品略图书馆

物有本末 事有始终

《大学》开篇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道”有一层意思是“路”的意思,“有道”就是有路可走,“无道”就是走投无路。有道、无道,可以用寿命来衡量,中华文明延续了几千年,有些文明只能延续几百年、几十年,中华文明就是相对的有道;西方工业化革命才几百年,石油、煤等能源已经所剩无几,海平面上升百年之内肯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这就是走投无路,这就是无道。

“道”没有那么神秘,“道”无处不在,比如“为人民服务”就是毛主席的“道”,“愚公移山”就是毛主席的“法”,“纪念白求恩”,白求恩就是行道行法之人。道、法、人缺一不可,“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修性不修命,一点灵光无处用”,真正能一贯践行“为人民服务”之道的,家境一般不会差到哪里去,光说不做、或者今天做明天不做总是不受用的事。

如果“道”没有人走了,自然它就灭了,儒家之道就快灭了,释家之道已经进入末法时期,“为人民服务”之道没人走了一样会灭,而且灭到之人往往是说道之人,只有内因才会起决定性作用。

也许有人说,无路可走地球毁灭了我也值了,打仗的时候讲究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地球毁灭了所有人所有动物都给我陪葬,我比希特勒更有成就感。不能这么讲,物有本末,事有始终,你有那么大的造化有因,你取得那么大的“成就”,还是要受相应的果报。

宋朝洪迈有一个“张良无后”的记载,陈平、张良都是得道之人,有“宇宙在手,万法由心”的本事,但由于他们心计用的太多,陈平知道自己到曾孙那一代就无后了而,张良则还不如陈平:

张良、陈平皆汉祖谋臣。良之为人,非平可比也。平尝曰:“我多阴谋,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废矣,以吾多阴祸也。”平传国至曾孙,而以罪绝,如其言。

然良之爵,但能至子,去其死财十年而绝,后世不复绍封,其祸更促于平,何哉?

予盖尝考之,沛公攻峣关,秦将欲连和,良曰:“不如因其懈怠击之。”公引兵大破秦军。项羽与汉王约中分天下,既解而东归矣。良有养虎自遗患之语,劝王回军追羽而灭之。此其事固不止于杀降也,其无后宜哉。

不用“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的方法是认识不了事物的,世人总喜欢光鲜的一面,往往忽略前因和后果,所以认识总是产生偏差。关于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很多人读后就容易产生偏差,你读读时寒冰先生的读后感感觉可能就不一样了:

阅读《记念刘和珍君》的时候,深感军阀的残暴和血腥。但是,在读到它背后的历史后,却是更深的震撼。1926年3月18日,北洋政府镇压徒手请愿的学生,打死47人,女学生刘和珍是其中之一。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一八惨案”。惨案发生后,段祺瑞赶赴现场,长跪不起,请求赎罪,并从此开始终生吃素。随后,段祺瑞处罚凶手,颁布“抚恤令”。而且,段祺瑞政府并未干涉媒体报道此事,以至于各种谴责和抨击之声不绝于耳。当时的国会和司法,亦召集非常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京师地方检察厅认定:“此次集会请愿宗旨尚属正当,又无不正当侵害之行为,而卫队官兵遽行枪毙死伤多人,实有触犯刑律第三百十一条之重大嫌疑。”社会压力最终导致执政的国务院总辞职,段祺瑞亦承担全部责任,辞去所有职务退居天津,每日吃斋、诵经、看书、下棋,撰有《正道居集》、《正道居诗》。1936年,身患胃病,十分虚弱,“医生劝他开荤以增加营养,他仍执意不肯:人可死,荤不可开。”

物有本末,事有始终,止痛剂止得了一时之通,但终究改变不了因果。真实的学问是从自己的性德中流露出来的,凡是与真心、自性相应的,这就是善,与自性相违背的,这就是恶,这是佛法善恶真正的标准。我们见到小孩就喜欢,小孩没受到习气的污染所天真活泼,更接近我们的性德,所以我们喜欢;“为人民服务”很慈悲,更接近我们的性德,所以我们容易产生共鸣。

偏离了自己的性德就产生了种种痛苦烦恼,不偏离自己的性德就不会有灾祸,就像孙悟空给唐僧划的那个圈一样,只要不离开那个圈妖魔鬼怪绝对奈何不了他。圣贤之学才能使自性圆显,小可以修身、齐家,大可以治国,甚至可以使世界和平。

出世之文,迦文为最,治世之文,文宣王为最,文宣王就是孔子。蕅益大师在《文最说》中说:“天下不治。由人心不明。人心不明。由圣学不讲。圣学不讲。由功利不忘。功利不忘。由自待菲薄。君子莫贵厚自期待也。诚念念自厚。则大行不加。穷居不损。有何功利不忘。功利即忘。凡接对师友。诵读诗书。专为身心性命。有何圣学不讲。圣学即讲。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有何人心不明。人心即明。正己而物正。有何天下不平治也哉。今之文学。吾惑焉。不求于自心。不合于圣学。惟趋时袭取科甲为志。苟遂厥志。则恣其人欲之私而莫知返。无怪乎世道人心大坏。而不可救也。虽然。非文之咎。文不知其最者之咎也。出世之文。迦文为最。治世之文。文宣为最。迦文舍身求得半偈。文宣遇难曰。文王即没。文不在兹乎。此皆于文而知其最者也。文之最者。始于大圣大贤。极于诸佛菩萨。诚以圣贤佛菩萨自厚。举凡道德文章功名富贵。皆非五霸假之。皆非义袭而取。吾所以勖文最者无他。惟以文最厚自期待而已。”

有人说孔孟之道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不是这个样子的。《大学》说:“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修身干什么?修身是为了“明明德”,人人都有“明德”,也就是说天子和庶人的本来面目都是一样的,天子和庶人本来是平等的,平等本有,不平等本无,平等是“本”,不平等是“末”,所以才能成就一个大同世界,如果天子和庶人的本来不平等,阶级是必然存在的,“大同世界”只能是一时,不可能长久。

“孔孟之道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根本问题是统治阶级怎么产生的,为什么你没成为统治阶级?这才是问题的根本。俗话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如果自己孩子不是科学家的料你非得把他往科学家上培养,如果不是运动员的料非要培养让孩子当运动员,那可就把孩子毁了,德不配位必然遭罪。

所以人小时候就有阶级,这个阶级不是可孔孟之道造成的,孔孟之道恰恰是教人们怎么消灭“阶级”的。《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说:“世间难得者,人也;人生难得者,道也。夫人与天地同才而不能与天地同长久者,何矣?皆因不知消长之理也;人与佛仙同体而不能与佛仙同超证者,何矣?皆因不知先天之道也;人与君臣同形而不能与君臣同富贵者,何矣?皆因不知积德之功也;人与万物同性而不能与万物无伤者,何矣?皆因不知恻隐之心也。然而不知消长之理、先天之道、积德之功、恻隐之心,则天堂路塞、地狱门开也。” 只不过人们不明因果,往往喜欢速成,最终欲速则不达。

既然有了阶级的因,只能顺势而为,不能反其道而行之。比如果消灭部队的阶级没,部队绝对会丧失战斗力。地球也有阶级,山河大地一样有阶级,地球如果没有喜马拉雅山这个阶级,就不会有长江,就不会有黄河,甚至不会有中华民族。统治阶级应该有,关键的问题是统治阶级有没有道。

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又必有非常之事,方显非常之人,毛主席想消灭阶级也是因为他有非常的能力,他是非常之人。其实非常之人本省就是不平等,如果你非要崇拜非常之人,问题就严重了,非常之人在时你有乐,非常之人不在你可就要新账旧账一起还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为什么“治世之文,文宣为最”,“出世之文,迦文为最”,因为只要你按照教理做,决定可以得到相应的果,不管你是什么人。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做者是,物有本末,事有始终。不光命由自造,世界也是自造的,地球资源耗尽、环境污染是自造的,不是别人给的,“依报随著正报转”,环境的破坏是依报,正报是什么?正报是人心。其根本原因是我们心理的污染,心理的污染是什么?错误的思想、错误的见解,再引发了错误的行为污染了环境。现代的术语所谓是地球上的生态平衡被人为破坏了,这就是污染的结果。怎样才能真正做到有效治理?必须要从净化人心做起,我们的思想、见解清净了,做法、说法清净了,外面大自然的环境自然也会清净。佛法当中,特别是净宗,净宗提倡一心不乱,「心净则土净」。不但我们心净将来能生西方净土,心净,我们现在这个娑婆国土也能够净化。所以不仅是将来的利益,现前的利益就不可思议。

佛门讲三界、六道、轮回,轮回从哪来的?三界是怎么产生的?三界、六道、轮回不是佛菩萨建立的,也不是上帝造的,也不是鬼神主宰的。佛告诉我们,这些东西是自己制造的。为什么有这么缤纷的世界,因为人与人因地的不平等,比如面对前方的死路一条,有人就开始找“道”,找一个“跑路”的地方,有人则还在为温饱挣扎,有人还昏睡在“自由民主”之路之,层次不一样,所以待遇自然不一样。德不配位必然遭罪,光鲜的背后一样有的是眼泪。

不求根本智就会迷昏颠倒,《楞严经》说:“但有言说,都无实义”,比如“无产阶级”就没有什么实义。无产阶级里面也是鱼目混杂的,其中有真受剥削的,有赌输的,有败家的,有好吃懒做的,有没把握住机会的,有得到了又失去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病万变药亦万变,光用一副药是不能永远解决无产阶级的问题的。

“无产”和没有尊严绝对不能划等号。在佛门里受菩萨戒的,有一条,身上带钱就是犯戒了,所以,真正的沙门“无产”比谁都彻底,善道大师、清凉大师、法藏法师、玄奘法师等很多高僧大德,虽然“无产”,下至平民百姓,下至皇亲国戚都对他们恭敬有加。受善导大师的影响,净土宗在长安迅速普及,甚至形成了“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的局面。

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延续几千年,在于明白根本智,得到根本智后一通百通。古时候根本智在童蒙培养。七岁上学教规矩,教读书,读书不讲解,只教读、背诵,这是戒、定、慧三学一次完成。守规矩就是持戒,读、背书,心专注在课本上,不去想东想西,就是定,把一切妄想杂念打掉,属于修定。书念得清清楚楚,字没念错,句子没念颠倒,这是慧,就是根本智。七到十二、三岁,他心定了,该背的东西全背熟了,进太学开讲,叫后得智。佛法里求智慧,也是一门深入,长时薰修。

唐大圆居士说:“佛法教人,先求根本智,无相无分别。次求后得智,能分别一切法。亦如中国往日教童蒙的读经,先但句读,后乃开讲,自然开悟。学佛亦应熟诵应读之经论,不求甚解,即为求根本智。乃熟能生巧,由闻发思修慧,是为后得智。以是比较东西,东方不急求解,是培养根本智,而发达后得智。西方初学即求甚解,是破坏根本智,而失后得智之用。”

福地福人居,福人居福地,虽然福地和福人可能永远成为过去,但还是谨以此文恭迎先师孔子圣诞,恭迎中华民族的教师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