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一人一张经典碟——柯达伊·《舒伯特:弦乐四重奏》



专辑名称:舒伯特:弦乐四重奏(Schubert: String Quartets )

专辑艺人:柯达伊四重奏(Kodály Quartet)

唱片公司:Naxos

发行时间:1992年07月30日

专辑语种:古典专辑

弗朗茨·舒伯特生前得以出版472部作品,看起来算一个比较大的数目,但对目录稍加浏览,就会觉得打了折扣:472部中,181首是歌曲,193首是为钢琴而作的舞曲。我们所知的他的交响曲和15部四重奏中,仅有一部四重奏是他生前出版的。这些大作引起了一些注意,但舒伯特的主要声誉仍是一名歌曲作曲家。他的弦乐四重奏,创作时间跨越20多年,比其他任何体裁都更能反映他从天才学生成长为完美的年轻大师的发展历程;这一发展过程所必经的创新、自察和弃作在其中有大量体现。

舒伯特从小就拉小提琴,后转中提琴。他非凡的音乐才华很快显现,且在家就因为“舒伯特家庭四重奏”而得到很好的培养。关于这些家庭音乐活动,在舒伯特去世后着手出版他的作品的哥哥费迪南德·舒伯特(1794-1859)在一篇题为《弗朗茨·舒伯特的生活片段》中写道:“他的父亲和哥哥们都非常喜欢和他一起拉四重奏。这样的活动在假期尤为频繁……在四重奏里,弗朗茨总是拉中提琴,他的哥哥伊格纳兹担任第二小提琴,和他感情最好的费迪南德担任第一小提琴,爸爸则拉大提琴。”

从一些由舒伯特父亲改编自海顿和莫扎特管弦乐弦乐五重奏作品看,舒伯特一家演奏的不只是四重奏而已。因此,年轻的舒伯特写下一部弦乐五重奏“序曲”(D 8),后将其改编为弦乐四重奏(D 8a),也就不奇怪了。舒伯特从1813年起就读的市立学院也有相当多音乐演奏的机会。当时的一个校友安东·霍尔查普费尔(Anton Holzapfel)在1858年6月1日写道:“除了每日乐队训练和男童圣乐合唱演出外,还有一个校长大人乐得放任的小组合,经常演些弦乐四重奏和声乐四重唱等等。”

这样的环境对舒伯特的创作发展有强烈而持久的影响。据说,他10岁时就第一次尝试创作弦乐四重奏了。当时,他的老师是利西腾塔尔教区教堂的管风琴师和乐长米夏埃尔·霍尔策(Michael Holzer)。另外,现存的诞生于1810至1813年的作品也应被视作追求个人特色和内在“刺激”因素的尝试。这些作品的曲式设计和管弦乐式的特征初看似乎并不太符合这种体裁的特点,即动机—主题式的写法、各声部在“不可省伴奏”(obbligato accompaniment)中也同等重要。然而,我们今天对“室内乐是什么”的定义和19世纪早期并不相同;不同风格层次的组合完全可行;只要想到这一点,对舒伯特的早期四重奏就会有不同的看法。舒伯特自小演奏大规模管弦乐的弦乐四重奏或五重奏改编,因此,小型编制、大型编制的区分,或者室内乐和管弦乐的区分,显然对他没有很大的影响。他那些年的四重奏也表明,他在家庭环境中和与朋友演奏的音乐包含了各种不同的风格。其中一些具有特定的功能,最为突出的例子就是现存的一组舞曲(D 89)。

相反,舒伯特1813年至1816年创作的四重奏表现出另一种特点,我们也许可以总结为“风格确立”或“初级独立”。正是在这些作品中,舒伯特向宫廷乐长安东尼奥·萨列里(Antonio Salieri)的学习成果初得体现。但表层的曲式、技巧控制不应和扎实、严谨的作曲技艺相混淆。这些作品中,舒伯特对自己独特道路的追求有着明确的显现。这一探索的其中一方面是他给予大提琴声部以新的角色:他不再把大提琴声部写得符合他父亲有限的演奏技巧,而是给它同等的地位,写得和其他几件乐器一样难。1814年夏的《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D 112》是他脱离家庭四重奏这一私人世界的标志,是他第一次尝试通过出版作品来追求更大的观众群。海因里希·冯·克莱斯勒(Heinrich von Kreissle)在第一部舒伯特传记中记录下他生命中不太愉快的一个情节,说的就是这些事:“道普勒先生告诉我,舒伯特一部作品也不想交给艺术出版商多米尼克·阿塔利亚(Domenico Artaria),因为他曾经拒绝他的三部弦乐四重奏。当时,舒伯特还是萨列里的学生,作品题写着‘献给恩师安东·萨列里先生——学生弗·舒敬上’,而阿塔利亚回绝道:‘我不收学生作品!’”我们并不清楚舒伯特投给阿塔利亚的是哪三部作品。《D大调弦乐四重奏,D 74》因为有新写的标题页,所以一定是其中一部。

这次投稿被拒可能是舒伯特接下去四年(1816-1820)“四重奏空白期”的一个成因。也有可能是贝多芬新近出版的《F小调弦乐四重奏,作品95》让他印象太深了。然而,我们确定知道的是,年轻的舒伯特最爱上演新作的家庭室内乐组,这时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小乐队。

接下去的一段时间(1818-1823)常被称为舒伯特创作史上的“困难时期”。这一点,在他的弦乐四重奏中也有反映。《C小弦乐四重奏,D 703》于12月开始创作,显示出鲜明的新方向,但没有完成。而19世纪20年代的三首庞大的晚期四重奏则走出了完全不同的路。这些新的方向显示出他摆脱先前的自己的努力。当费迪南德告诉他说,他和伊格纳兹“又开始拉你的四重奏了”,舒伯特在1824年7月回复道:“我很惊讶于你的四重奏社,因为你居然把伊格纳兹给说动了!。但你们俩最好准备些不是我写的四重奏,因为我那些——除了你喜欢以外——什么都没有,而我写的所有东西你都喜欢。”

舒伯特自己解释了创作《A小调弦乐四重奏,D 804》和《D小调弦乐四重奏,D 810》时所怀的目标。这两部作品写于1824年2月和3月,相隔仅几周。在他那封被频繁引用的写给列奥波德·库普尔维瑟(Leopold Kuppelwieser)的信中,他用廖廖数语概述了创作计划:“我最近在歌曲方面作为不多,但是写了几首器乐作品。我写了两首给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的弦乐四重奏和一首八重奏,我还要再写一首四重奏;不管怎么说,这是我向大型交响曲进军的方式。”

上面提及的三首四重奏中,舒伯特最终没有写最后一首,有几个原因。(《G大调弦乐四重奏,D 887》源起于另外的情境。)第一,伊格纳兹·舒潘齐格(Ignaz Schuppanzigh)和他的四重奏组拒绝演奏《D小调四重奏》。他们在1824年3月14日上演了《A小调四重奏》,这是舒伯特生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自己弦乐四重奏的公演。第二,出版的拖延可能让他没兴趣再写一首四重奏了。出版广告中“三首四重奏,作品29”里,《A小调四重奏》是面世的唯一一部。这种情况,出版商的谨慎是主要原因。19世纪的最初20年里,受中产阶级沙龙世界欢迎的主要是易于演奏的四重奏,此外,钢琴渐占上锋,弦乐四重奏卖得也不如原来好。对高难度作品的需求减少到令人吃惊的程度。四重奏在9月出版,不久后,舒伯特就在给弗朗茨·冯·硕伯尔(Franz von Schober)的信中描述了这一情况。虽然他写的主要是关于声乐套曲《美丽的磨坊女,D 795》,而不是这首弦乐四重奏,但总体看来还是能说明问题的:“和莱德斯多夫(Leidesdorf)的生意一直不好。他什么钱都付不出,也没人买任何东西,不论是我的东西还是别人的东西,滥大街的烂货除外。”

接下去几年里,舒伯特和朔特(Schott)、布莱特科普夫和黑特尔(Breitkopf & Haertel)、普罗伯斯特(Probst)都联系过,但都没用。这些出版商对出版他的四重奏——哪怕只出一首——都没有兴趣,甚至没有让他提交一首给他们看看。他们要的是简单易懂的钢琴独奏和二重奏,因为卖得好。弦乐四重奏因为它对创作技巧和乐思的更高要求而进入危机时期。它成为衡量作曲才华的标杆,因此就把普通的音乐爱好者拒之门外了。另外,弦乐四重奏的演奏技巧也超出业余爱好者的能力,这也进一步导致这一体裁只能由专业团体演奏的局限。

有趣的是,如今已成为每一个弦乐四重奏组保留曲目的舒伯特晚期四重奏,最早是在19世纪下半叶的音乐会里引起公众注意的。这几首晚期四重奏和早期四重奏的共同点是它们都具有“宏大风格”,也就是四重奏的外表和交响性的元素相结合。旧版《舒伯特作品全集》的编者尤瑟比乌斯·曼迪策夫斯基(Eusebius Mandyczewski)在1897年对这一风格总结如下:“虽然舒伯特在这一领域走了一条漫长而艰难的路,他的四重奏有一个共同点:乐队化的倾向。这在他乐思的内在特质和他对弦乐器的运用方式上都有体现。这是舒伯特所特有的东西,也许可以这样解释:他一直被强烈的冲动所驱使,要尽可能充分而完整地表达自己。这在他所有的作品中都很明显。”

柯达伊四重奏团成立于1966年,由匈牙利布达佩斯李斯特音乐学院的学生组成。经过几次人员变动,柯达伊四重奏团已经成为具有匈牙利传统弦乐四重奏风格的演奏团体了。乐团成立初期,受到弗里吉斯·向陀尔、维尔莫斯·塔特拉伊和安德拉斯·米哈伊诸教授的悉心指导,尤其是后者对该重奏团起到继往开来的作用。

时至今日,柯达伊四重奏团差不多已走遍了欧、美与亚洲各地。他们的演奏曲目除了标准的古典曲目之外,偏重于匈牙利作曲的作品可称之为最准确与最权威的诠释。他们已经录制了全套的海顿、德彪西与拉威尔的弦乐四重奏作品,最近还准备为Naxos唱片公司录制贝多芬与舒伯特的弦乐四重奏。

柯达伊四重奏团自成立以来成绩斐然,至今已获得“李斯特奖”(1970)、“匈牙利共和国功勋艺术家”称号(1990)以及“巴托克·帕斯托利奖”(1996)。该团在Naxos演绎的多款海顿的室内乐作品都获得英国《企鹅唱片指南》三星以上的好评鉴,1993年发行的室内乐专辑(海顿:弦乐四重奏Op.64)被古典CD杂志评为最佳唱片,。

柯达伊四重奏团的首席小提琴阿蒂拉·法尔瓦伊:16岁时即进入李斯特音乐学院学习,师从斯尼科夫斯基教授。1979年获西盖蒂国际小提琴比赛二等奖。翌年获胡巴伊比赛一等奖。毕业以后,他在维也纳音乐学院的约瑟夫-西沃教授指导下继续深造。1980年加入柯达伊四重奏团。

第二小提琴托马斯·萨博出生于布达佩斯。七岁即开始学音乐。1969年毕业于李斯特音乐学院。当时他已经是匈牙利国家乐团的成员了。后来成为布达佩斯节日乐队的第二小提琴首席。在大学期间,萨博研习并演奏室内乐,1969年成为柯达伊四重奏团成员。

中提琴嘉博尔·费亚斯出生于杰尔,并在那里接受基本音乐教育。1963年-1967年进入李斯特音乐学院,并成为李斯特室内乐团成员。1966年他进入柯达伊四重奏团,1968年该团在布达佩斯举行的莱奥-韦纳国际四重奏比赛上获一等奖。1969年,费亚斯个人获ARD慕尼黑三重奏比赛二等奖。

大提琴杰尔吉·埃德尔:在李斯特音乐学院师从埃德-班达教授。完成学业后他继续在美国与加拿大的耶鲁大学(1978)、班夫中心美术学校(1983)以及威斯康星大学(1984-85)学习。他曾担任布达佩斯交响乐团的大提琴首席多年。他还是埃德尔弦乐四重奏团的创始人。

1999年11月9日,柯达伊弦乐四重奏团于第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期间在北京音乐厅举办“室内乐作品音乐会”,中国的观众有幸亲耳聆听这个世界著名的重奏团的现场演出。

这套四重奏,从91年开始录制,最后完结于2005年,前前后后拖了10多年。虽然Naxos的早期唱片上,都没有标注详细的成员(后期已经有标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10多年中,成员肯定已经发生变化了。

舒伯特 C小调四重奏,D103 - 庄严地快板

舒伯特 第15号G大调弦乐四重奏, d.887 - 4. 极快板

舒伯特 第15号G大调弦乐四重奏, d.887 - 3. 诙谐曲 (活泼的快板)

舒伯特 第15号G大调弦乐四重奏, d.887 - 2. 稍快一点的行板

舒伯特 第15号G大调弦乐四重奏, d.887 - 1. 很中庸的快板

舒伯特 第14号D小调弦乐四重奏, d.810 -"死神与少女" - 4. 急板

舒伯特 第14号D小调弦乐四重奏, d.810 -"死神与少女" - 3. 诙谐曲 (甚快板)

舒伯特 第14号D小调弦乐四重奏, d.810 -"死神与少女" - 2. 流畅的行板

舒伯特 第14号D小调弦乐四重奏, d.810 -"死神与少女" - 1. 快板

舒伯特 第13号A小调弦乐四重奏, d.804 - "罗莎蒙德四重奏" - 4. 中庸的快板

舒伯特 第13号A小调弦乐四重奏, d.804 - "罗莎蒙德四重奏" - 3. 小步舞曲 (小快板)

舒伯特 第13号A小调弦乐四重奏, d.804 - "罗莎蒙德四重奏" - 2. 行板

舒伯特 第13号A小调弦乐四重奏, d.804 - "罗莎蒙德四重奏" - 1. 不太快的快板

舒伯特 第12号C小调弦乐四重奏, d.703 - "quartettsatz"

舒伯特 第11号E大调弦乐四重奏, d353 - 4. 回旋曲,活泼的快板

舒伯特 第11号E大调弦乐四重奏, d353 - 3. 小步舞曲,活泼的快板

舒伯特 第11号E大调弦乐四重奏, d353 - 2. 行板

舒伯特 第11号E大调弦乐四重奏, d353 - 1. 火热的快板

舒伯特 第10号降E大调弦乐四重奏, d.87 - 4. 快板

舒伯特 第10号降E大调弦乐四重奏, d.87 - 3. 柔板

舒伯特 第10号降E大调弦乐四重奏, d.87 - 2. 诙谐曲,最急板

舒伯特 第10号降E大调弦乐四重奏, d.87 - 1. 中庸的快板

舒伯特 第9号G小调弦乐四重奏, d173 - 4. 快板

舒伯特 第9号G小调弦乐四重奏, d173 - 2. 小行板

舒伯特 第9号G小调弦乐四重奏, d173 - 1. 有活力的快板

舒伯特 第8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 d112 (op.post.168) - 4. 急板

舒伯特 第8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 d112 (op.post.168) - 3. 小步舞曲,快板

舒伯特 第8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 d112 (op.post.168) - 2. 持续的行板

舒伯特 第8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 d112 (op.post.168) - 1. 不很快的快板

舒伯特 第7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d.94 - 4. 急板

舒伯特 第7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d.94 - 3. 小步舞曲,小快板

舒伯特 第7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d.94 - 2. 流畅的行板

舒伯特 第7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d.94 - 1. 快板

舒伯特 第6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d 74 - 4. 快板

舒伯特 第6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d 74 - 3. 小步舞曲,快板

舒伯特 第6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d 74 - 1. 不很快的快板

舒伯特 第6号D大调弦乐四重奏,d 74 - 2. 行板

舒伯特 第5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d 68 - 2. 快板

舒伯特 第5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d 68 - 1. 快板

舒伯特 第4号C大调弦乐四重奏,d.46 - 4. 快板

舒伯特 第4号C大调弦乐四重奏,d.46 - 3. 小步舞曲. 快板

舒伯特 第4号C大调弦乐四重奏,d.46 - 2. 流畅的行板

舒伯特 第4号C大调弦乐四重奏,d.46 - 1. 柔板 - 较快的快板

舒伯特 第3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d 36 - 4. a小快板

舒伯特 第3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d 36 - 3. 小步舞曲,不太快的快板

舒伯特 第3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d 36 - 2. 行板

舒伯特 第3号降B大调弦乐四重奏,d 36 - 1. 快板

舒伯特 第2号C大调弦乐四重奏,d 32 - 4. 有活力的快板

舒伯特 第2号C大调弦乐四重奏,d 32 - 3. 小步舞曲,快板

舒伯特 第2号C大调弦乐四重奏,d 32 - 2. 行板

舒伯特 第2号C大调弦乐四重奏,d 32 - 1. 急板

舒伯特 第1号弦乐四重奏,G小调,D18 - 4. 急板

舒伯特 第1号弦乐四重奏,G小调,D18 - 3. 行板

舒伯特 第1号弦乐四重奏,G小调,D18 - 2. 小步舞曲

舒伯特 第1号弦乐四重奏,G小调,D18 - 1. 行板 - 活泼的急板



詹姆斯·莱文指挥舒伯特:鳟鱼五重奏

舒伯特:钢琴五重奏《鳟鱼》

舒伯特这首五重奏,A大调,D667,作于1819年,其标题因其第四乐章变奏曲主题采自舒伯特1817年所作的歌曲《鳟鱼》旋律而命名。此曲乃舒伯特与其好友、男中音歌唱家佛格尔在北奥地利旅行时,受到博文加纳热情款待,因此而受博文加纳委托而作,首演于博文加纳府邸。

乐曲共分五个乐章:

第一乐章:活泼的快板,A大调,古典奏鸣曲式。开头以钢琴弹奏三连音音型,起连接全曲的作用。先是第一主题的呈示与发展,然后经过部形成E大调,钢琴弹出第二主题,小提琴反复后进入呈示部小结尾。发展部在以附点4分音符及8分音符进行的新节奏伴奏下,小提琴以C大调奏第一主题,展开幻想追逐。再现部第一主题发展音型以D大调由钢琴再现,通过短小的尾奏而结束。

第二乐章:行板,F大调,由3个抒情的旋律组成。第一旋律为F大调,第二旋律为升F小调,第三旋律为D大调。然后第一旋律以降A大调,第二旋律为A小调,第三旋律为F大调重现,为巴赫、莫扎特的传统。

第三乐章:谐谑曲,急极,A大调,复合三段体。以弦乐与钢琴对答,再构成赋格。

第四乐章:小行板,D大调,主题与6段变奏。主题为歌曲《鳟鱼》,先以第一小提琴奏主题,弦乐陪衬。第一变奏把旋律分配给钢琴,弦乐琶音为衬托。第二变奏中提琴主奏,小提琴衬托,旋律移到低音提琴,钢琴奏复杂的快速经过句。第四变奏转调到三连音节奏,第五变奏也有转调,第六变奏和结尾使用原歌曲伴奏中钢琴的波浪音型。

第五乐章:快板,A大调,不完全的奏鸣曲式,其中流露着匈牙利色彩。



布伦德尔与克利夫兰四重奏录制的《鳟鱼》是此曲最平衡的版本。5个人配合默契,相互烘托,使乐曲跌宕起伏,回味无穷。



美艺+格吕米欧三重奏:舒伯特:三重奏全集

这张专辑收录了舒伯特仅有的二首弦乐三重奏,一首是完整的降B大调D581,另一首是只有第一乐章和少部分第二乐章的降B大调D471。完整的降B大调D581作于1817年,1869年2月15日由约希姆等首演。其四个乐章分别是:

1.中庸的快板,降B大调,小型奏鸣曲式。第一主题是以8分音符为中心的前半部和以16分音符为中心的后半部两部分构成,以发展后半部为主。经过部后,以属调呈示由第一主题衍生的第二主题,由大提琴合奏而通向小结尾。

2.行板,F大调,三段体。第一段第一主题中包容各种节奏,利用各种形态进行。中段小提琴与中提琴奏卡农主题,以明朗的降A大调主题承接,然后再现第一段。

3.小步舞曲,小快板,降B大调。主部以优雅的主题始,以小提琴为中心,中段降E大调,中提琴随外声二部断奏的伴奏音型,奏出单纯的舞曲,经反复,重复小步舞曲。

4.回旋曲,小快板,降B大调。用类似海顿方式的活泼主题的反复构成主部,第一插句前半部以回旋主题部分动机逆行,后半部用三连音形成高潮。第二插句导入新的音型,最后以主题部分动机构成尾奏。

专辑中还收录了舒伯特的全部钢琴三重奏,它们是:第一号,D898,降B大调,作于1827年,1828年1月28日首演。第二号,D929,降E大调,作于1827年。除这2首有编号的外,另有降B大调D28,仅一个乐章。降E大调D897,柔板,也只有一个乐章。

舒伯特的三重奏结构庞大,蕴含着诸多动听的旋律,与他的《鳟鱼五重奏》以及《死神与少女》四重奏一样,都是非常优美的作品。CD2-6,是别名为《夜曲》的降E大调钢琴三重奏,柔板,这曲只有一个乐章。是舒伯特的遗作,这段柔板也非常优美动听。

舒伯特十分热衷于谱写室内乐作品,在他短暂的生命当中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室内乐作品,其中共写下两部钢琴三重奏作品,这首钢琴弦乐三重奏(D898)为第一号,写于1827年,舒伯特《降B大调钢琴三重奏》是在贝多芬去世的同一年里创作的。这首作品与贝多芬的最后一首钢琴三重奏(降B大调,Op.97),不仅用了同一个调性,而且在篇幅和规模上也是类似的。但是舒伯特在这首作品中展现了他的独特、成熟的创作手法。可以说在某种角度上,这种创作手法已超越了贝多芬,已从古典乐派进一步地向前发展了,它的精神已是明显的浪漫乐派的开端。这种超越尤其表现在他更加抒情、歌唱、具有丰富音色的片断,以及那些所有舒伯特的晚期作品中,在和声上不断出现的神来之笔。与绝大多数舒伯特作品一样,这是一首不把炫技放在首位上的作品,而是有着内在深度、着重于室内乐音乐性的作品“。痛苦的、女性化的、抒情的”——舒曼在他的著名评论文章中如此描绘这首三重奏。

《舒伯特钢琴三重奏D.898》曾被舒曼称为“使世界为之一亮”的作品。舒伯特的两首钢琴三重奏在其作品中相当具有代表性,至今仍是音乐会上最受欢迎的曲目之一。舒伯特的室内乐作品充满着温暖与亲切,而且极具艺术性。舒伯特的作品较内敛,与他晚期的歌曲一样,展现了深刻的自省情感发掘。这两首钢琴三重奏又是舒伯特晚期情绪最丰富、最精致的作品。

专辑曲目:

CD1

01. String Trio in B flat, D.581 - I. Allegro moderato

02. String Trio in B flat, D.581 - II. Andante

03. String Trio in B flat, D.581 - III. Menuetto (Allegretto)

04. String Trio in B flat, D.581 - IV. Rondo (Allegretto)

05. String Trio in B flat, D.471 - Allegro

06. Piano Trio in B flat, D.898 - I. Allegro moderato

07. Piano Trio in B flat, D.898 - II. Andante un poco mosso

08. Piano Trio in B flat, D.898 - III. Scherzo (Allegro)

09. Piano Trio in B flat, D.898 - IV. Rondo (Allegro vivace)

CD2

01. Piano Trio in E flat, D.929 - I. Allegro

02. Piano Trio in E flat, D.929 - II. Andante con moto

03. Piano Trio in E flat, D.929 - III. Scherzo (Allegro moderato)

04. Piano Trio in E flat, D.929 - IV. Allegro moderato

05. Piano Trio in B flat, D.28 "Sonata" - Allegro

06. Adagio in E flat, D.897 "Notturno"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