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文艺视角下的徐州 | 李继玲:孔子的吕梁洪

作者简介

李继玲,笔名木子雪凌,供职于徐州血液中心。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徐州市作协理事。

着有散文集《玫瑰往事》、散文合集《风烟苍茫》等。300余篇散文、诗歌、通讯、纪实等作品散见于《扬子晚报》、《新华日报》、《诗歌报》、《散文选刊》等报刊杂志,诗歌《中国丝绸》获《中国20世纪末短诗精选》二等奖,散文《经历》获《健康报》征文大赛二等奖,2012年获得“晨报文学奖”、《星星文学》网络散文大赛优秀奖,2013年获得“南水北调”征文二等奖等。

作品以游记、生活随笔和个人感悟见长,力争把河山、典故、文化与情感融为一体,增加散文的深层次内涵,富有人生感、景观感、历史感。



孔子的吕梁洪

□ 李继玲

穿过徐州城东南40公里,那片绿意尽染的风景区,就是吕梁。

和人说山西好风光的吕梁相比,这是苏北的吕梁,春秋战国时,瘦小的彭城屁颠颠跟在他的身后,讨得一杯羹。

站在志愿者认养的小山包上看景。对面是凤冠山,绿色的,泛着春天的色彩。山下已经干涸的吕梁洪,早随清代断废的河道荒成历史,很老很久远的沟壑,一道道,100多年的刻度,多像耄耋老人的脸,失去了所有水气的光泽。农耕的人们零零星星从那里经过,好多光阴也从那里悄悄晃过,水草茂盛的热闹,或许只能从久远的故事里找到。

三千年的光阴。无论魏晋,还是唐宋,太张扬的水景总是消逝很快。

春秋时,宋国吕城(吕梁),泗水在流淌,那些群山起伏峡谷中的水流,像一个独自闯荡江湖的男子,多么汹涌,多么阳刚,带着勇敢的表情,不顾一切地承担着沟壑给它的力量,哗啦啦来到这里,变成吕梁洪。“悬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卷起千堆雪,白生生,远远看去,很生猛。       

后来,来了一位名叫孔子的人,喜欢那生猛。

有一天,孔子一行路过吕梁,路过那些壮观,不禁被这景象击中。嗖嗖的,凉凉的,茂盛的水流和季节相辅相成,足够野性,也足够打动人,好象诺大的吕梁只有它了。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论语·子罕》)。 浩荡的水流,汹涌的姿态,大面积盛开的水花,白天夜间推着,赶着,拼命奔跑的姿势亮而且凉,总能打动人,这是一个个多么忙碌的浪花!孔子站立在凤冠山上,鹤立风中,手指吕梁洪,试图减慢这水流一意孤行的速度,更有一种人生苦短的感叹和无奈。惊动的时间就像这奔流的河水一样,不论白天黑夜不停地流逝,想想吧,无论水流何处,它们都流逝在光阴里。

吕梁洪边,孔子的站姿一定气势,举手投足间,一定打动人,那磅礴刻骨的河水于他,如此动静结合,如何不是一道风景?否则如何又有后来的“圣人窝?”如何又有后来的“岳飞墨宝?”水声哗哗,水气弥漫,每赏,都似赏那吕梁洪的豪放和古人的情怀。是的!是的!想想就很历史,很画面,很春秋。

时间的流逝不仅仅来自于水的放纵。阳春三月,朱自清也《匆匆》发现,“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

日子的水声里,装点了多少故人的感喟?

吕梁洪奔走在春秋,在战国,在唐宋元明清,这一走就是三千年!伴随它的有孔子的赠言,还有那170座山头,又及天凤湖、倪园湖、白塔湖、洪山湖的泉水。河边的一排排柳树,杨树,槐树,山花,野性而古意,占尽田园意味!

凤冠山。倪园村。天凤湖。行走在春风里,看着修缮一新的排排民居,小小院落,却有一种前世今生的味道,这是先人们在这里留下的-----朴实、风俗、清新……人们三三两两出来,很悠闲的眼神,这是今日的吕梁,经历过故事的吕梁,山水环绕的吕梁,没有汽车尾气的吕梁,看到这里的彩石时,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吕梁。

触摸吕梁洪的故事,眼睛会湿。三千年遗梦,怀念那逝去的泗水。每读,都是一边在赏吕梁洪的山水长卷,一边对无情的时间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我最关注的2018徐州文艺界10件大事”

评选活动  开始啦!

两千元大奖等您拿!

点击下方黄字  投票留言拿大奖!

“我最关注的2018

徐州文艺界10件大事”评选活动

赢取两千元大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16qdoVDUguK7QtUBtfjxMGb1m0OusdOC35VysiaMvIdBNYV9Au3uAmwibEBt4no8CpwTQAA22TvJibw0vdxQw4Ric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