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济宁消防故事——驱梦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时间不多了,快上车吧!”我一把拽过旁边的新月,“别先哼歌了,走!这次带你去寻个光明。”

一路上,说不出新月是紧张还是兴奋,也许两者都参杂其中。他不停的搓着手,许是冷的缘故,嘴里呼呼的往手上喷出白汽。“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可以握枪当战斗员了!”“你也多盼点好儿,每次警铃响起也意味着此刻正有老百姓陷于急难之中呢,不过,锻炼了这么久,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当老司机轧过一处坑洼时,他两膝也随之一提。“我说,你心也跟着提到嗓子眼了吧,这一天终究来临了,在这个漆黑的时刻~一会儿啊别紧张,哪里不会点哪里,哦,不是,哪里有火喷哪里。”在这个三九天的深夜,空气把一句话也冻碎成几截了。看向新月时,他全然没有听到我的话,定定地望向窗外,双手隔空比划着战斗的动作。

“噼里啪啦” ,超市酒水崩裂声与冰柱破碎声融汇一起。火魔正伸出巨掌在梦的深蓝织帘上拍出一片片猩红色,此刻,转身又游浮着向小镇梦呓的上空吞吐出火舌。我担心他的心也随着这片忽明忽暗的火光晃动。新月渐渐的消失在我的镜头之中。直到一团火光照到他的脸上,只见他牙关紧绷,一边双手钳制着生粗冷硬的银色冰带,一边又用坚毅的眼神怒视着的手舞足蹈赤焰火魔,几番水流射过,火魔渐渐隐遁了身形。望到这场景,让我暂缓下心来。没过多久,火魔不甘心地又在另一侧裹挟着寒风滚滚而来,浓烟如浪潮一般叩击着他的面罩,似要吞噬掉这面罩下的怒目。我果真能望到他眼中射出的寒光,黑夜也果真给了他黑色的眼睛,这眼中寒光、头上月光此刻将他身形投射下巨大的影子,步步进逼,火魔身形一步步退却,身形也渐渐萎缩……又一番搏斗之后,火魔轰然倒塌。

新月一上车顾不得干呕,先忙不迭地用手擦拭着脸上的灰痕。“年轻人就是爱美,没关系,等你再风吹日晒大半年,到时脸膛黝黑,抹几道灰也看不出来喽,这才是咱们消防员的爷们本色,风雪淬炼,百炼成钢,金刚黑!当啥小鲜肉,当啥伪娘炮,哈哈!第一次当战斗员打败了梦靥火魔大BOSS,来来来,让我给你拍张纪念照。”我把镜头对准他,稚嫩稀松的胡须上零落着点滴冰渣,已经融化的雪水已顺着眉鬓往下流……

红色的消防车一路向前,渐渐划开梦靥笼罩的黎曙镇,前方隐约可以看到梦境边缘的鱼肚白了。城市楼房内依稀亮起了灯火,晨起的人们站上阳台欠了欠腰,全然不知昨夜梦境中升起的烟火。

随后他在朋友圈搭配上这句话“愿这个城市的夜晚是平安的”。我朝车窗哈下一口气,就着水汽写下——年轻人,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世界,愿你不曾沾染火魔的梦,我们,是你们的驱梦人。

  本篇故事人物原型:刘书鑫。故事背景取自辖区一超市火灾。相关人名、地名、情节,故事需要,略做艺术加工修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66T3JUGt8XMibNpS5DgIQ4p5xROIAR0XFlPSsaa6wcD0zfEGhHcu6BSpPyPe1HnH0ShHVY61Vx8icUkHkxMTOrA/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