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黄马甲"不领情要闹更大,法国政府:不用军队镇压人民

12月4日周二,法国政府决定暂停六项征税措施,期望走出“黄马甲”运动引发的危机。第二天出版的法国报纸,纷纷指责政府这一政策推得迟且做得少。学生、农民、卡车司机纷纷加入抗议浪潮,运动有愈演愈烈之势,但政府目前认为不应动用军队对抗人民。

《解放报》头版头条为“向后倒”,这同马克龙创立的“共和国前进党”形成对照。《巴黎人报》则提出疑惑称,这些政策能否成功平息民愤,还是个未知数。《东部共和报》记者认为,“黄马甲”运动属于非常规社会抗议,但现在总统希望同过咨询反对党并在国民议会发起辩论等经典方式应对危机,是行不通的。

从表面看,“黄马甲”运动反对燃油税增长并呼吁提高购买力,但从深层来看,这体现出法国社会阶级分化。很多抗议群众直接将矛头指向总统,并喊出“马克龙下台”的口号。马克龙上任以来的执政方式,也成为各大报纸分析的对象。

《解放报》一篇文章题为“正常总统马克龙”,里面提到,因为当前抗议声潮凶猛,政府被迫后退,“改革家和朱庇特式的总统神话化为虚有”。“正常总统”是前任总统奥朗德自诩的标签,而马克龙则认为,总统职位不可能“正常”。他希望树立众神之王朱庇特式的风格,从而同“正常总统”形成对比。

《洛林共和报》的记者反讽说道,“从此,抗拒改变的高卢人将坦然承认他们跟新世界的差距”,“现在不是朱庇特统治,而是民众胜出”。此前,马克龙访问丹麦,开玩笑将丹麦人的路德新教精神,同法国高卢人的反叛脾性做比较,称前者拥抱变化,而后者拒绝变化。“高卢人拒绝变化”这句评语,在法国引发很多不满。马克龙其它“出格”的言论也曾引发媒体热议,比如“国家在社保方面花了N多钱”或“成功的人和什么都不是的人”等。

政府决定暂停六项征税措施后的第二天,“黄马甲”抗议者依旧继续堵路运动。油库、公路要道和大型商场仍是围堵对象。法国几个大区比如布列塔尼、诺曼底等部分加油站出现汽油短缺的现象。据道达尔公司介绍,全国2100个加油站中,145个在当天上午出现“油荒”现象。

长途卡车司机工会号召8日起罢工,农会宣布农民下周全周在全国各地示威

据法新社报道,CGT与FO两家工会号召长途卡车司机从本周日(8日)起罢工。运输交通部长博尔纳女士应两家工会的要求,12月5日在交通部与CFDT、CGT、FO、CFTC及CFE-CGC工会代表举行了一次会议。全国农业经营者行业公会联合会(FNSEA)当天宣布,法国农民下周全周将在全国各地示威,抗议对“农民的侮辱和攻击”,并要求政府尽快实行《农业和食品法》政令。

CGT和FO两家工会揭露行政法院最近的一个裁决取消了有关长途卡车司机加班费增值的一道政令,要求交通部为此召开“一次紧急会议”。

2016年通过的科姆里劳动法改革,允许雇主根据企业中的劳资协议给予职工加班费增值10%。卡车司机动员施压和封路堵桥之后,政府随后公布一道政令,例外允许长途卡车司机加班费增值率为25%和50%(工作总时数39至43小时,超时的每小时加班工资增值25%,超过43小时,增值50%)。

两家工会也号召长途卡车司机捍卫自己的购买力,声称菲利普总理前一天为安抚“黄衫军”而宣布的措施“不够塞牙缝”。FO工会是运输业中第三大工会。自11月20日以来,FO支持“黄衫军”的抗议行动。

自12月3日以来,交通部不断重申:这道政令被取消,但“在实际作法上未造成任何改变”。交通部认为两家工会“假借一个坏的借口,发出罢工呼吁,其实毫无任何理由罢工”。但两家工会拒绝交通部的保证,“深信行政法院的裁决彻底破坏了长途卡车司机加班费增值的保障”。

交通部长对新闻媒体宣布:“这两家工会以为或好像以为长途卡车司机的加班费增值率被否定。我非常明确地说:长途卡车司机加班费增值率未被否定。前任政府颁布的一道政令因有法律方面的问题而被取消,因此这并不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我非常明确地说:如果这是一个误会,我们将重新解释,如果这是一个借口,我只能揭露”。

全国农业经营者行业公会联合会主席克丽斯蒂安娜·朗贝尔(CHRISTIANE LAMBERT)宣布:法国农民下周全周将于“不同的日期和不同的地点”示威,抗议对“农民的侮辱和攻击”,同时要求政府尽快实行《农业和食品法》政令。

克丽斯蒂安娜·朗贝尔(CHRISTIANE LAMBERT)

朗贝尔指出:全国农业经营者行业公会联合会与年轻农民农会(JA)协商后,决定按每个省的现实情况,组织示威活动。“不是只有一天,而是整个一周都采取行动”。

她强调:农民的行动不是附和“黄衫军”,“黄衫军”要的是一个非政治、非工会的行动,我们尊重这一选择。“我们农民和农业经营者有我们特殊的问题”。

她说:“当然,我们的目标是省政府、国会议员、和我们的诉求所涉及的其他场所,我们将以负责、尊重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态度行动。行动方式尚未确定,目前在准备中”。

农业部长纪尧姆最近宣布推迟颁布《农业和食品法》执行政令,朗贝尔说:“希望只是推迟而已,政府不能退缩。重要的是明年1月1日能够执行”。

朗贝尔强调农民首先担忧的是“对农民的粗暴对待和侮辱”,譬如政府设立的草甘膦(Glyphosate)除草剂平台,让农民通过这个平台申报自己放弃使用这种农药的情况并交流经验,“所有的农民都觉得这是对他们的侮辱”。

“为法国人民而感到自豪”,“军队不是用来对抗人民的”

“不屈服的法兰西”党员、 国会议员鲁帆(François Ruffin)表示:“我为法国人民而感到自豪,他们让一个装聋作哑的政府开始倾听民声。”鲁帆表示,总理周二宣布的这些措施不能回应民间的疾苦,他认为政府无法再正常运作下去了。

据Ifop民调所最新报告显示,72%的法国人支持或同情“黄马甲”运动,且53%的人认为,为了应对抗议中出现的暴力行为,应重启“紧急状态”机制。在社交网络上,法国外省抗议人群尤其呼吁这周六在巴黎再次示威游行。此外,劳工总工会和工人力量工会呼吁为捍卫购买力,从12月9日晚10点开始罢工,且时间不设限。12月5日,法国政府发言人格力沃表示,马克龙要求各大工会和政党明确呼吁民众保持冷静。

“黄马甲”运动已连续三个周末,警察疲惫不堪,警察工会呼吁政府动用军队维安。12月4日,国会讨论后认为“军队的枪杆子是用来对抗敌对势力的,而不是对抗自己的人民的”。议员Michel Thooris对媒体说:“其他国家遇到法国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拿出武器枪杀至少十几个平民,但这不是法国的选择……我们面对的是示威的人民,而不是敌人或者叛乱者。”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在法国西南部的波城,正当“黄马甲”示威者威胁要攻占波城市政厅时,十几名法国警察在上百名身着黄马甲的示威者面前纷纷脱下头盔。而另一边的示威者们则开始向警察鼓掌,还齐声高唱法国国歌《马赛曲》,感谢警察做出的和平姿态。随后,示威者们安静地散去。这段视频在推特上被法国网友疯转。

网友评论,躲在头盔后面时,这些警察代表人民不再支持的权力;脱下头盔时,他们也是人民。据《解放报》,在波尔多和蒙彼利埃等城市,当“黄马甲”和警察出现对峙局面时,均出现过类似场景。

(欧洲时报/春花,周文仪 编译报道)

编辑:小C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