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女人长的胖,居然有这么多的好处!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章 诡意Wifi

电视上经常报道说公共WIFI不安全,最好是别连接,如果连接上了,不要登陆支付宝网银等跟人利益密切相关的帐号,不然的话,容易被别人盗取帐号,造成经济上的损失。

其实,不仅仅如此,误连wifi,有时候会要命。

周兵住我隔壁,昨天搬过来的,第二天我才想起没有告诉他wifi密码,不过我接过他手机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机连着WIFI,WIFI的名字叫做:千万别连我。

我指着排在第二位的WIFI说道“这个是我的:队长别开枪是我!”

我点开wifi输入了秘码,将手机递回了周兵。周兵使用了一会儿说道:“你这速度和别人一比渣得一逼啊,我还是用回原来的吧!”

昨晚,正是因为有这么快的网速,他玩手机玩到了凌晨三点。可能是因为玩得太晚,他的脸色苍白得可怕。

他将我的手机也连上了“千万别连我”的wifi,我接过手机的时候感觉他的手一片冰凉,我点开浏览器上网,确实如此,比我的wifi快了三倍也不止,我说道:“快是快,但是公共wifi,不安全!我还是用回自己的吧!”

周兵正要哧笑我两句,但是恰在这时候,电话响起了,周兵在窗口前接了电话说道:“我要出去一趟,不陪你了!”

我和周兵是大学同学,恰好又在同一座城市,所以有些往来,前两天他从公司离职,没地方去,正好隔壁退房,他就搬了进来。

奇怪的是,随着周兵出门后,那个叫做“千万别连我”的WIFI也不见了。

周兵这一次出门,就没有再回来。

第二天,我收到了一条莫明其妙的短信,是周兵的手机号发过来的,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我是替你去死的!

我回拨过去,电话里响起了冷冷的电脑音: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报了警,警官听了我的描叙,又翻看了我的手机短信,笑了笑说道:“顾先生,你先别着急,我猜,你的朋友只是跟你开玩笑呢!”

开玩笑?我和周兵的交情,还没有到能开这种玩笑的程度吧!

从警局出来,我心神不宁地在商业街闲逛,突然间不想回家,总感觉家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等着我。就这样一直到晚上十点,一些街铺开始关门了,我才不情不愿地往回走。

回到家冲了个凉,打开笔记本看电视,这才发现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缓存了,看着电视播两分钟卡一分钟,要是快进,起码要缓冲上三四分钟,气得我拍桌子大骂:“破网络,能不能快一点啊!”

说也奇怪,我骂过之后,网速神奇地变快了,再也没有卡过,我觉得奇怪,难道电信服务商客服听到了我的抱怨?

这他娘的也太恐怖了吧!

我打开无线网络,发现网络连接不是我的WIFI,而是“千万别连我”,这个消失的WIFI,又出现了。

就在这时候,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但是奇怪的是声控灯并没有亮起,那脚步声来来回回地踱着,听着人心里一阵烦燥。

叭答一声,门开了,那脚步声也消失了。

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周兵回来了?我得好好问问他短信的事情。

我来到周兵的房门前,轻轻一推,门就开了,这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因为我昨天出来的时候,我记得将门带上了的。

房间里一片黑暗。我开了灯,在屋子里找了一圈,连周兵的便携式衣柜都没放过,什么都没有。我的目光移向了房间门,这家伙不是想吓我吧。

我慢慢地靠近房间,猛地将房门拉开,你小子敢吓我,我先吓你一跳!可是,房门的后面,跟本没有人。

但是,我却在门后看到了血。

血是从墙缝里流出来的,这墙的另一边,就是我的房间,我的心顿时下沉,赶紧冲向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播放器没有关,出现的是恶俗的三角恋的镜头和嗲声嗲气的对话,而在床下,涌出了大量的鲜血。将地面都染红了,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功能,俯下身往床底下看去。

房间太窄,导致我养成了什么东西都往床下放的毛病,我将旧鞋子和密码箱拨开,顿时看到了一张七窍流血的面容。几乎和我脸贴着脸。

在那一刻,我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我想要退出来,慌乱中脚往后一蹬,不知道蹬倒了什么东西,撞在我的屁股上,将我撞向那张流血的脸。

我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挡在面前,将那张流血的脸压到了墙上,这时候,我仿佛听到了一声细微但是尖利的叫声。

我缩回手来,同时吁了一口气,触感告诉我,这不是一个死人,而是一个充汽娃娃,不对啊,记得我搬过来的时候做过大扫除,充汽娃娃这么大件的东西我不可能没发现啊,而且是一只流血的充汽娃娃!

他娘的,不知道谁这么恶心啊,这样搞我?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情!我将充汽娃娃扯了出来,这才发现,充汽娃娃肚脐眼的地方,插着一根网线,连着路由器,我将网线拨掉,顿时又有一股血水涌出来,而在它的背后充气的软塞上,贴着一张写满奇怪文字的黄符,不过那黄符不知道为什么缺少了一块,连同充汽娃娃也少了一块,血正是从充汽娃娃破损之处涌出来的。

充气娃娃穿着黑白相间的女仆装,留着齐眉短发,再加上一张精致的脸孔,原本是赏心悦目的,但这时候因为满身的血迹和干瘪的身体,看起来就像是一张才从人身上剥下来的诡异人皮。

我找了一个大些的塑料袋,将充汽娃娃装了进去,将血迹擦干净了,虽然房间里看起来干净了,但是,却多了一股之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我拧开花露水的瓶子,到处洒了洒,满以为能遮住这股子血腥味,没想到花露水的气味和血腥气混和到一起,形成了一种十分奇怪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

我将所有窗户都打了开来,又打开了风扇,这才提着塑料袋下楼。相隔三幢楼的地方,有一个垃圾桶,我将塑料袋往垃圾桶里一扔,正碰上房东从外面回来。

我对房东道:“马姨,我想看看监控视频!”

马姨皱眉问道:“怎么了,小顾,丢东西了?”

不是丢东西,而是多了东西,不过这时候我也不方便细说,应道:“嗯!”

马姨将我带到二楼,取出钥匙打开了门,马姨的老公在看电视,相互打了招呼,马姨指着一旁的房间说道:“监控在那里,我女儿的房间,我女儿出国了,房间就空下来了,小顾你自己去看吧……”

我说一声打扰了,就进了房间,房间里很干浄,正对门的地方摆着一张电脑桌,主机发机嗡嗡的声音,证明它正在运行着。

我晃了晃鼠标,电脑屏亮了起来,现出了十多个监视窗口,我调到正对着我房间的监视器,查看三天内的监视记录。

当时间调到昨天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我看到了恐怖的一幕,画面中,那只穿着女仆装的充汽娃娃慢慢地走上楼来,它似乎感应到了有摄像头在看着她,还回过头来,对着摄像头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在我的房门前停了下来。

然后,它的身体慢慢地变得干瘪,从门缝里钻了进去,但是,有一样东西被卡在了门外,我仔细一看,原来就是那只路由器。

充汽娃娃打开了房间,将路由器取了进去。

我的心脏慢慢地收紧了,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一样。原本,如果是一个正常人来做这些,顶多让我愤怒,但是,换成了充汽娃娃,就变得十分恐怖了。

进屋之后,它钻到我的床下,连接好了网线,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有什么目地?

当时,周兵正好搬进来,为了庆祝乔迁之禧,他请我吃烧烤,如果我算得没错的话,在充汽娃娃钻进我房间的时候,我们正喝到第三瓶啤酒。

然后,我在这只诡异的充汽娃娃上面睡了一晚上,我却不知道,就隔着一块床板,有一双幽幽的目光正看着我,也许她还会从床下爬出来,坐在我坐过的地方,翻看我的手机,看看锅里的剩菜剩饭……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关了电脑,往外走去,马姨叫住我问道:“小顾啊,发现什么没有!”

我摇了摇头,突然间,我呆住了。

马姨看着我疑惑地问道:“小顾,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苍白啊?”

“没事,没事!”我几乎是逃一般地冲出房东家的,因为,我看到了他们家的全家福——除了房东夫妻外,还有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我和房间里的充汽娃娃一模一样!

我冲下了楼,向着垃圾桶跑去,我有一种直觉,充汽娃娃已经不在了。果然,我站在垃圾桶面前的时候,看到了打开的黑色塑料袋,袋子空了,只有一些残余的血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cdicGkGiaNPnV54icK1US5qc6SVg39RicdxBiaVYNvw0zg97hRk26UHbEXibAnffZYTjyJyiaCfKBkNL831CnQaRXDIg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