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夏梦,一贯冰清玉洁,出淤泥而不染

夏梦是金庸的梦中情人,很多金庸小说中的完美女主角都是夏梦的化身,她是香港公认的西施演员,也是香港左翼电影的代表人物。

外形艳而不媚,贞静平和,娴雅大方,兼之身材高挑。夏梦擅演擅唱,不论时装、古装、戏曲电影皆能胜任,是国语片罕见的全能演员。

除了才貌双全之外,最令人尊敬的是一贯冰清玉洁,出淤泥而不染,平生没有任何“绯闻”。




董桥说,夏梦像演员不像明星,是在讲故事不是在摆姿态,戏台上荧幕里一出出悲欢离合终归如梦如幻,只剩夏梦依旧。

黄佟佟说,82岁仍然美得让后辈们屏住呼吸,生怕唐突了美人,惊扰这份宛若天成的沉静之美。

许鞍华说,夏梦的智慧比她的美貌更出众。




夏梦是50年代左派电影的绝代佳人,比明星更耀眼夺目。

1950年,她被香港长城公司负责人看重,为自己取名夏梦,初涉电影院。

一年后,她出演了处女作《禁婚记》,上映后,大受欢迎,因此也受到了公司和导演的重视。




不到两年的时间,演技突飞猛进,主演的《孽海花》成为第五届爱丁堡国际电影节展映的19部影片之一,

21岁,就与当时的石慧、陈思思一起,并称“长城三公主”。

五年后,在《长城画报》主办的“香港国语片十大明星”选举中,夏梦名列第一。




就连金庸也为她的魅力折服,偷偷化名编剧林欢,加入长城电影公司,为夏梦量身打造许多剧本,后来自己当上导演了,夏梦便主演了他编剧、指导、导演的《王老虎抢亲》,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掀起了一个中国戏曲电影的风潮。

她一双丹凤眼,流转着属于中国古典美人的风韵,立体的五官,更衬托出几分活泼与俏丽。

影迷们更愿意说她是“东方的奥黛丽·赫本”。




夏梦是上海人,生于斯,成长到14岁才离沪去港。市三女中杰出校友的布告栏上,骄傲地贴着她的照片,和宋庆龄、张爱玲、顾圣婴等同列。

少女时代离沪,后来夏梦用一种特别的方式重返了家乡。身为香港出道的电影明星,她在长城影业演出的电影,作为特供片,在五六十年代的上海被引进、放映。

她做封面的《长城画报》,也在一些特殊渠道买得到,流传于民间。这类的香港舶来品,和当时上海市面上的主流宣传物是很不同的,似曾相识,又陌生迷离。




当时的中老年人在夏梦主演的电影里捕捉一些业已经消散的昔日气息,新一代成长起来的少男少女则将夏梦视为青春偶像。

在那个物质贫乏,严肃紧张的年代,她像星空明月一样的无瑕美好,又可望不可及。

其实夏梦本人成名后还是常往返内地与香港的。她虽是14岁就离沪去港,家里许多亲人,比如表妹、舅母,仍留在上海,亲人是她和上海割不断的纽带。




夏梦的妹妹是练体育打篮球的,本也跟她去了香港,被选拔出来做专业运动员,就回了内地,后加入国家女篮队,在体育界地位也相当于夏梦。

《女篮五号》中秦怡扮演的角色林洁的原型就是她——夏梦那妹妹叫杨洁。夏梦是艺名,她家本姓杨。

网上流传夏梦受到周恩来、毛泽东接见的珍贵照片,那是她1957年回来参加会议,领导人接见电影界人士时的留影。合影的阵容里还有后来自杀的上官云珠,“文革”里受尽折磨的白杨,以及90年代关锦鹏拍《阮玲玉》时还自己演自己的黎莉莉。




夏梦是她们的后辈,和她们不同的是她人去了香港,和她们一样的是她也一心向着新中国。夏梦曾回忆,与领导人联欢时,她问周总理:“请总理对我们的工作给点指示。”

总理笑着说:“你这是在讲‘北京’话嘛!你是香港人,不要讲北京话,要讲香港话。在香港这个地方,可以做很多工作。用影片团结华侨,宣传爱国主义。”

夏梦前后所拍三十多部作品里,有四部是很特别的,它们是越剧电影。越剧电影在现在不多见,当年香港的电影人一拍就是四部。




一来可见当时电影圈从业者的构成,上海江浙人士多,二来看得出受众群体,大时代下背井离乡的中国人,集体将越剧视为“乡音”——同期流行的黄梅调电影也如是。

而夏梦为了这几部港产越剧电影是切切实实回了上海来学戏的。世人赞美张国荣90年代拍《霸王别姬》学京剧,其实早有夏梦前辈钻研戏曲,足本演出整出戏的优良传统。

这不是花拳绣腿的三脚猫功夫。这是努力加天赋。




直到多年后的2015年,我在香港电影资料馆,看到重映的《三看御妹刘金定》,仍然被夏梦的唱词与身段迷醉。

台下坐的观众许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或都是当年仰望夏梦的迷弟迷妹吧。

可惜我并不懂越剧的欣赏,我只是在欣赏夏梦,试想如果今时今日能有夏梦这样的青春偶像如夏梦当年那样学戏演戏,我们的传统戏曲是否会有更好的光景呢——然而只能这样空想了。




夏梦却也一直没有反驳什么。直到82岁回上海参加“夏梦电影回顾展”仍被问及金庸的事。她说:“不如不说。”

除了金庸,夏梦还有不少的朋友,她虽然不在香港的社交圈活跃,但在电影界人缘一直不错。

同辈的演员将她视为好友,后辈的明星将她视为德高望重的前辈。夏梦,凭借自己的影响力、人脉,一直在发光发热着。




曾有一位老牌香港明星告诉我,上世纪80年代初,电影界很多人想回又不敢回内地。

夏梦拍着胸脯对她说:“不要紧,内地不是洪水猛兽。”现在的人难以理解当年的那份恐慌,而夏梦在当时是他们的信心。

夏梦走了——没有一本自传,只留许多传说。她家位于梅龙镇附近的老宅,早就拆迁,无迹可寻。




何处可以凭吊这位出生上海,出道于香港,走红东南亚的传奇明星?她将永远活在她留世的三十多部电影里,笑起来时,穿透胶片,轻诉着光影的如梦令。

金庸先生曾经追求过夏梦,可惜惨遭拒绝,但夏梦始终是金庸的梦中情人,金庸曾经评价过夏梦“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才名不虚传。”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天若有情天亦老,红颜鬓边亦白发,往事俱都如烟。




夏梦已仙去,佳人再难得。

一个事业成功、家庭幸福的现代女性而言,作家笔下的故事再离奇动人,也只是精心编织的虚幻童话,就如烟花一般,何等绚烂、却转瞬即逝。

生如夏花般灿烂,逝如秋叶般静美,以此祭一代红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