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小说】夜色苍茫

【汉语小说】夜色苍茫

夜色苍茫

李立泰


  办公室主任老秦站着,毕恭毕敬的听郭镇长吩咐,今晚欢送钱镇长的事。

  

  老秦在镇里干二十年了,他说还是大头兵,大头兵说到底还是兵,有点情绪流露。要说办公室工作老秦蛮胜任的,写写画画的在行,镇领导讲话、县里要的汇报材料、出个简报、新闻稿件等等等等大都出自他手,号称镇政府的笔杆子。老秦协调领导与领导之间、领导与同志们之间、同志们与同志们之间的关系也说得过去。他工作按时上班,以镇为家,晚上大都住在镇里,也就是他办公室里,死看死守,基本上是没早没晚、没完没了、没大没小(大,可代表镇长,小,就是普通一兵),镇里的四大员(通讯员、驾驶员、炊事员、警卫员)都围着他转。看起来氛围是不错的,他常叹气,熬吧,干部都是熬出来的。

  

  晚上欢送钱镇长的宴会安排在哪儿?镇长问老秦。

  

  秦主任把眼镜往鼻梁上边推了推,这是老秦思考问题时的习惯动作,可以延长点时间,脑子多转几圈,他鼻梁露出两点儿微红的压迫小平面儿,然后放下。微笑着注视镇长,说:您说安排哪儿就那儿呀。反正街上饭店干净些,菜品好点儿的就那两家。老秦知道镇长心里想去那儿,已猜个八九不离十。

  

  镇长说:我问你哩,你说往哪儿。

  

  老秦嘿嘿一咧嘴,说:“春熙楼”行吧?

  

  郭镇长一听春熙楼,略一沉思,说:操!别啦,秦主任,那儿不大行,虽然服务、菜品都可以,就春熙楼名字有点黄,猛一听跟窑子似的,不大好,换一家。

  

  秦主任一听“窑子”二字,调动了他审美需求,心里一乐,脸上就笑了,露出征求镇长意见的眼光,搓了把手,又往上推了推眼镜,说:郭镇长,那若不去鸿运楼,您看行吗?

  

  郭镇长说:行!鸿运好听,预示钱镇长要走鸿运。秦主任,不过,现在这形势,抓四风,又八项规定,镇委要带头执行,跟以习总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一定要谨慎行事,少花钱、多办事、办好事,但还要让钱镇长看出来,咱重视她,高看她,没拿她不当回事。说实的,也千万不能小看钱镇长,你知道,人家是有来头的,虽是从市政府不撑劲的史志办下到咱小镇上,可锻炼这二年回去就挨提拔。你看着一准蹭蹭的几年就赶超上咱刘县长。钱镇长是“无知少女”。老秦一听这句,瞪着眼注视郭镇长。郭镇长说怎么解释呢?一是无党派人士,二是研究生,知识分子吧,三是少数民族,四是女干部,这就不用说了吧。

  

  虽然这之前秦主任也知道点钱镇长的情况,但今天听郭镇长系统的一番解释,听得老秦大眼一瞪一瞪的,腿一挺一直的。

  

  老秦冷桌子热板凳,饥一顿饱一顿,起五更睡半夜,憋材料改稿子,不怕流汗、艰苦奋斗二十年,如今写得满头白发数量超过了黑发,揌眉头揌的抬头纹快速增加,抬头纹条数已达到五至六条,血压高达180,心脏累得早搏,眼角鱼尾纹几近长成了鱼尾巴,这不是运用夸张手法的描写……此时此刻的老秦心里生产出凄凉的想法,咱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靠劳吧,啥时候领导开恩,老天开眼也提拔一小下儿,那怕给俺个副科的员儿?

  

  郭镇长,通知参加欢送宴的范围多大?老秦问。

  

  郭镇长说:这样吧,党委、政府班子成员,人大、政协的一把手,在家的晚上都参加,下班后走得也差不多了,估计也没多少人,一大桌基本可以。

  

  老秦答道:好的,没别的事我就通知去。他想早点把事卖出去,别压在自己手里。

  

  镇长又喊住老秦:别忙,通知慌什么,到下午下半晌再通知。

  

  老秦腵腵眼,心领神会。

  

  你注意先通知魏主任,叫她晚上别回城了,陪着钱镇长,有个女的坐一起喝酒、说说话好些。

  

  领了圣旨,秦主任专门找到鸿运楼,老板娘看见秦主任来了像燕子一样扑过来,小红嘴儿一撇,说:我的大主任哎,你还往俺这里来呀?您妹妹什么时候得罪你了?跟俺断路了!

  

  老秦也没躲老板娘靠过来的胸脯上主要器官,说:我这不来了吗。

  

  老板娘咯咯的笑了,说:灵芝楞着干什么,快给咱秦主任沏茶呀。

  

  老秦一摆手,说:别别别,我还有事,没空喝大茶,这就走。

  

  烟不好,秦主任,抽一支!已超过阿庆嫂的老板娘拿出苏烟。苏烟老板娘一般是不露的,这是高看秦主任,把老秦当财神爷供。老板娘手里打火机“啪”火苗儿窜出来,给老秦点烟。

  

  弟妹啊,我不是不来,现在抓紧得很,你不看新闻吗?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纪委监察局抓了多少典型啊,包括村级的!就连跑到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的都抓回来了。规定咱又细化了,规定中午绝对不能饮酒,公款招待,要写明来人职务、人数,陪客人数是来人的三分之一,不准上白酒,可用适量的干红。所以一般情况是不敢在外边吃饭的。老秦吐口烟说。

  

  那今天咋敢来?老板娘问。今天欢送钱镇长,市里下来挂职的女镇长。这也是必要的程序。老秦告诉她。

  

  老板娘说:秦主任,听说人家钱镇长的爸爸在市里当大官儿,是吧?

  

  老秦说:她爸爸官也不是太大,一个大局里的党组书记,正县级干部,跟咱县委书记县长平级,但毕竟人家是在上边市里。你别说,咱书记镇长说不定什么时候有用着人家的地方。老板娘说:那是。是人就有用,何况人家是市里的领导。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没多的。老秦喝了口茶,把烟蒂摁到烟灰缸,站起来,说:懂得不少哇!菜弄实惠点,少荤多素,现在都不愿意吃大鸡大鱼大肉了,288,按三百。老板娘眼睛媚媚地看着秦主任,说:大主任,把心放到肚里吧。也是的,你们当官的净吃好么,吃的肉多了,身上长劲,劲大的憋疙瘩,不知道往哪儿使。

  

  此时秦主任已迈出门一根腿来,听她说这话,回头说了句敲打老板娘的话:看看看看,还没说几句,就想下道,耪斜!纪律法规像座山长在那儿,想当苍蝇呀?老秦大踏步地走去。

  

  太阳点地儿(方言,快到地平线了)镇政府的大小官员们陆续走进鸿运楼,上到二楼288房间。这间房号称镇上的“总统套间”,外间沙发茶几一圈,里间大圆桌,从前一般只有县、市长或组织部的同志们来了才安排这儿。

  

  钱镇长是随谢书记郭镇长魏主任一块进来的,早一会来到的同志们,都站起来和钱镇长一一握手。谢书记座主陪,郭镇长座副主陪。钱镇长你是主宾,这个位子理应你座,谢书记郭镇长一起说。今晚主题明确,欢送您。

  

  钱镇长谦让,说:我可不能坐那儿,这么多领导哪轮到我坐呀,我挨着魏主任坐就行了。

  

  郭镇长拉住钱镇长的手,说:钱镇长,你快过来吧,别谦虚了,今天你不坐这儿,谁能坐?不然人家会笑话俺镇上没个明白人啊?!把她按到主宾椅子里。

  

  钱镇长穿着淡雅的西装,粉红色碎花衬衣,棕红色半高跟皮鞋,中央四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桑晨式的发型,脸面白的如西方女性,两眼熠熠生辉,魅力四射,她的那双笔直没有瑕疵的美腿,美的惊心动魄,让人震撼,浑身洋气的,把一桌人比了下去。

  

  钱镇长坐下就好安排了,各自找准自己的位次落座。郭镇长一句:上菜!老板娘踮踮地安排去了。

  

  老秦也是有位子的,不过酒场刚开始老秦坐不住,本桌在座的各位,数他级别低,正股级,虽然年龄他不是最小,他心里明镜似的,他不忙活谁忙活。所以他跑前跑后,慌着搞服务,沏茶、倒水、开酒、倒酒。秦主任掏出烟来,放桌上两盒苏烟,魏主任抻手把烟拿过来,说钱镇长在座,怕烟,大家就照顾一下,环保指标pm2.5会大有改善。烟瘾大的请到外面走廊里吸去。

  

  老秦眼看着谢书记、郭镇长,最后把眼光转到钱镇长这儿,说:钱镇长,为了活跃气氛,谢书记郭镇长从家里带酒来了,光吃饭多没劲啊。

  

  钱镇长看着谢书记、郭镇长,立马说:我就愿意光吃饭不喝酒,一喝酒我就害怕。谢谢谢书记,谢谢郭镇长,让您破费了。谢谢各位领导。

  

  谢书记微笑着没言语,郭镇长说:钱镇长客气什么?您从市里下到俺乡下,带着工资来,帮俺做工作,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大家也符合:钱镇长,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谢书记看一眼钱镇长及大家,说了开场白:今天在这里大家小酌,欢送钱镇长,钱镇长在咱镇挂职二年期满,按市委要求返回原单位。两年来,钱镇长可是甩开膀子大干,把挂职当实职,扑下身子,放下架子,深入基层,走进田间地头百姓家中,做他们的贴心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总书记说的。钱镇长出主意想办法,做了大量工作,做他们的贴心人,使之尽快脱贫,精准脱贫,跟上奔小康的步伐。同志们都知道,钱镇长分管文化、科技、卫生,把我镇的橙泥雕塑,逐级上报,申办成了国家级非物资文化遗产,明确了传承人,这在全市咱是首例。再就是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建设,还有城乡环境卫生一体化的推行,改水及厕所革命的硬仗等等,各项工作都抓的成效显著,科教文卫口开创了新局面。

  

  申遗工作抓得死,要抓一项成一项,和文化站的同志多次跑省厅,三进京城,有一次给领导送山东大枣,这可是枣农一颗颗过手挑出来的大枣,就差过圈儿了。枣个头像小鸡蛋儿,红得发紫,皮薄肉厚,吃一个甜的嗓子疼,这是夸张了。这么好的枣,钱镇长没舍得尝尝,但人家领导夫人看不上眼,说啥也不收。说的话都是报纸社论上的语言,廉洁勤政、反腐败,你们不能叫我们犯错误呀!无奈钱镇长从九楼(电梯维修停运)背着枣口袋走下来。偏偏她穿的高跟鞋,口袋不慎开了口,红枣们欢快地从七楼连蹦加跳争先恐后的淌下来。钱镇长惊呆了,蹲下拦截已无济于事,根本挡不住滚滚红流,她眼泪刷地下来了。不要了!她心一横,大度地走下来。

  

  还一次为了拉近领导的关系,领导家门不好进,改变了战略,去领导老家陕北黄土高原,看望老人,说不定春节还兴许能遇上领导。那可是大年初三,开车一路向西向西,到了三门峡地界,店铺家家关门,鲜艳的春联挂两边,人们都在家里团聚,吃饭喝酒热热闹闹其乐熔融,听着炸响的鞭炮,围着火炉捏着酒盅,喝着小酒儿。咱却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孤军奋战在送礼的路上,要吃没吃,要喝没喝,能住的地儿连开水都不供应,老板、厨师都回家过年去了。好心的服务员从自家提来瓶开水,我们吃了包泡面……大年初三钱镇长突然走进领导老家,还真把领导感动了一下子,人心基本都是肉长的,大年下的,冒严寒千里迢迢地来给领导和家人拜年,感天地泣鬼神!

  

  农村改厕是硬仗,是大事,总书记说,厕所革命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要把这项工作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推进,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改厕关系到生活环境改善、关系到国民素质提升、社会文明进步。各级抓的很紧,农民出工政府出钱,虽然农户基本不出钱,人工也是大事,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了,找人、雇人也不少花钱,人工贵得很。把几千年来的旱茅子拆掉,换成干净卫生的水冲便池,大家也是很高兴的事情。她和工程技术人员一起走进臭气熏天、苍蝇横飞,蛆虫乱爬的茅厕,虽然戴着口罩,也不行。就这一条,就一家伙拉近了钱镇长和村民的关系。村民夸她,不装样没架子,跟村民能坐到一条板凳上。

  

  多好的老乡啊,婶子大娘拉住她的手,叙家常,端水让饭,夸她多好的闺女啊,长这么好看,跟小洋人儿似的,又明白又没架子,人家多会当镇长呀!

  

  镇里书记镇长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自己受了委屈,谢书记来安慰,嘱咐别累病了……一幕幕的工作场景重放,不想这些了,都已成为过去,俗话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老话说,前途光明困难不少。

  

  钱镇长说:谢书记您过夸了!我可没干那么多,要说我做了点工作,那也是大家的功劳,若没有党委的正确领导和支持,您们做后盾,我会做什么事,那将一事无成。说句心里话,我要真诚的谢谢您和各位领导对我的支持和帮助!

  

  谢书记拿筷子首先把红烧鱼的只鱼眼挑出来,认真得放到钱镇长面前小蝶子里。钱镇长激动地站起来,说:谢书记,可使不得,使不得。谢书记按钱镇长坐下,说了今天你就应该。然后举杯:为钱镇长挂职圆满结束,祝贺一杯。大家也举杯,这样喝了三杯。郭镇长也带了三杯,人大主任、政协组长、副书记、副镇长依次敬下来。郭镇长单独提出敬钱镇长两杯,大家陪着喝,都是举杯一饮而尽状。

  

  郭镇长鹰般的眼睛瞄一圈儿:有没喝、喝净的吗?

  

  魏主任白他一眼小声对钱镇长说:他想说孬话,想用那个字。钱镇长微微一笑。

  

  头三杯过去,就书记镇长轮番敬酒,这些杯酒下肚基本管用了。

  

  郭镇长又提议:敬钱镇长一杯,这杯酒有内涵,咱有言在先,钱镇长在俺这穷乡僻壤吃苦了,我当哥的有哪儿照顾不到的,还请妹子多多原谅、包涵。咱这一杯酒喝下,就什么都在酒里了。

  

  钱镇长说:郭镇长您客气了。我初来乍到,扎手扎脚,农村工作一窍不通,全部从头学起,当你的小学生,哪儿学的不好、做的不到位,不对的,甚至惹您生气的地方,还请老哥您原谅哩。我敬您郭镇长,钱镇长举杯。

  

  不行,钱镇长,咱这里酒规,要得好,大敬小!郭镇长粗门大嗓,我提的这杯必须我敬你,先干为敬!郭镇长一家伙泼到肚里。

  

  钱镇长也喝下一杯,说:郭镇长,您少喝点吧。

  

  没、没、没事,妹、妹,这才多少酒哇,再喝几杯没、没问题。郭镇长说话舌头有点故障,抻不开的样子。

  

  满满一桌子菜没大动,一圈人推杯换盏,互敬互让,酒喝得嗷嗷叫,魏主任虽然能喝点,但叫他们灌的不少,脸儿红的大苹果似的端着杯转圈儿。郭镇长跟老魏喝,魏主任只沾沾嘴唇不跟他喝。

  

  秦主任举报:郭镇长,魏主任没、没、没喝完!魏主任白老秦一眼,巴结镇长是吧?想加个小步儿,进步啊?请秦大主任注意了,我这一票也很关键,别看不起我这党委委员。

  

  秦主任赶紧过来跟魏主任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想活跃活跃气氛,没那么严重啊魏主任。我尊敬你还来不及呢,哪敢怠慢您,我这一杯认罚,自罚一杯。老秦仰脖一杯下肚。

  

  魏主任说敬钱镇长一杯,钱镇长说,魏主任你别敬我了,两年来您没少麻烦你,可帮我忙了,农村工作您那么熟,我多亏你的指点。我敬你,大姐。

  

  钱镇长请谢书记上饭。谢书记适时宣布结束了喝酒。饭后大家陆续走出来。

  

  出门郭镇长问钱镇长:钱镇长,来到俺这穷乡二年了,你觉得在上边舒服啊还是在下边舒服?魏主任一听老郭问这,扭过来撞他一膀子:滚,一边去,臭流氓!

  

  看看看看,咋了这是?俺不能说句话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魏主任立马还击他。

  

  钱镇长二年来在农村基层摸爬滚打,和镇干部一起端碗,蹲着围一圈,吃伙房多盐少油的大锅菜,下村回机关晚了伙房已关门,泡包方便面也是常有的事。现在她锻炼的也老辣了,刚一来镇上时,别人说个荤呱笑话,她还脸红哩,现在脸儿也拉下来了,说荤呱也脸不变色心不跳了。她不好意思给郭镇长难堪,就正面板板正正的回答了郭镇长的问话。钱镇长看一眼,扭秧歌似的郭镇长,说:郭镇长,说实话,干工作还是城里机关上生活有规律,到点上班、到点下班、吃饭,休息,比较舒适,在咱镇上吧就不能呆板的到点下班,到点上班,到开饭时间了,群众来反映问题哩,你能撵出去吗?说我到点下班,开饭了,明天再来吧?不行的。再者咱下乡搞贫困户脱贫调查,到村上帮助贫困户做工作,屋里脏的下不下脚,不能嫌弃,要拉住手,坐到炕头上,拉家常,才能摸清底子,帮他理出路子,精准扶贫,也是饥一顿饱一顿的,作息时间表从来没用吧,你说是吧郭镇长。

  

  郭镇长瞪着红眼珠,仰脸看着苍茫的夜色,泪兮兮的,冲钱镇长一亮大拇指,说:这不结了!老魏,你看看人家钱镇长这水平,张嘴就是工作,闭嘴也是扶贫,不服不行,就是比咱高,思想觉悟高。哪像你光会胡想八想,净往身体不卫生的地方联系。

  

  唉——他长叹了一口气:说句心里话,咱乡镇干部也就一年到头嘴痛快痛快罢啦。

  

  郭镇长,你别吃蒜儿不觉辣,我告诉你,人家钱镇长再从市里下来就改名了,就叫钱县长!钱部长!知道吗?能管住你,往你上边去了。魏主任说给郭镇长听。  钱镇长说:没那事儿,我没敢想过,谁能那么快呀?

  

  郭镇长说:老魏,钱镇长虽然这会儿在我下边,她马上上我上边去我才高兴哩!说明咱咱咱镇上出人才!

  

  魏主任拉着钱镇长边走边说:咱快走,别听他的,张嘴就胡啰啰。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ckPribgz4ZzCPnGKdr6vpUSRjVvgFeBgGLreMeNMrEODAvjeiav6MYUBvQx4Aa27MD5OpVvnew1XT4N2jSlvSJo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