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1945年海南受降:中方接收官员因衣衫褴褛被日军拘捕

陈卿美读书

——两耳只闻窗外事,一心不读寻常书——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QQ 172305150

来源|中国新闻

作者|刘笑非

原题《海南岛接受日军投降密事——69年前的那些人和事》


位于东方市八所港旁边的“日军侵琼八所死难劳工纪念碑”。 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由于很多知情老人的陆续离去,海南岛接受日军投降的历史画面显得稀少而零碎。


好在还有相关资料记载,将很多亲历者和亲闻者的见证,以白纸黑字的形式保留了下来。


这些资料,除了中共琼崖革命者的回忆录,还有些是后来定居台湾岛的海南籍国民党军官的记忆,有些则来自日本等地。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停战诏书》,宣布接受《波兹坦公告》,日本无条件投降。


1945年9月,国民党第四十六军登陆海南岛,接受日本投降,遣送战俘,恢复秩序。


而提到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就不得不提时任第四十六军军长、有着“隐形将军”之称的中共卧底韩练成。


“隐形将军”韩练成


八旬老人的记忆


有一件事让82岁的海口市琼剧院作曲家吴梅先生记忆犹新——


1945年8月15日晚上,不知道什么人在海口市博爱路东门路口四牌楼处贴出一张告示,说是日本无条件投降了。有人在楼下高声喊出这个消息后,13岁的吴梅马上跑到东门口“围观”,来看的人越来越多,没等他看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马上有许多人高呼“日本投降喽”,博爱路两边铺店的店主,都将灯光管制用的黑布套拿下来,整条马路一下子都亮了。吴梅也立马跑回家,拆掉黑灯套,市民们情不自禁地都跑上街道,欣赏好久没有过的灯火辉煌的夜景。


第二天,吴梅在四牌楼处看见有人追打一个日本士兵,士兵抱头逃遁。这时,旁观者说,这个人是台湾人,假日本子,也有人说他是汉奸,该打。


此后不久,海口市民就看见国民党军队整齐的入城仪式,从中山路经博爱北、博爱南走去,两旁店铺从楼上吊下长长的鞭炮,响个不停,烟雾弥漫,入城仪式好威武。当时的情景给吴梅留下深刻印象,这辈子都忘不了。


吴梅看到的可能就是国民党四十六军的部队,接受日本投降的,正是这支部队以及其军长韩练成。



“隐形将军”在海南


在1945年9月下旬韩练成率部渡过琼州海峡接受日军投降之前,他接到了3条“指令”。


第一条,来自南京国民政府“总统”蒋介石:“你去海南,一是受降,二是剿共。”


第二条,与蒋介石的授意相同,来自国民党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要趁共产党还没来得及把琼崖游击队提到和谈的议事日程之前,就用狮子搏兔的力量,在一夜之间,把它消灭在这个孤岛上!”


而第三条,也是韩练成最终选择执行的一条指令,是来自周恩来的亲笔信:“现在只能运用你个人的影响和你手中的权力,在无损大局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琼崖党组织的安全,并使游击队不受损失或少受损失。注意!从实际出发,能做多少,做多少,由你酌定……”


即使韩练成打定主意要保护琼崖纵队,但又谈何容易?整个琼崖纵队,韩练成只知道冯白驹、庄田两人,但根本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无奈之下,韩练成只得找到一位即将释放的被俘人员,将一封亲笔信借由他之手,交到冯白驹将军手中,邀他来海口商谈游击队改编问题。


1945年11月,琼崖民主政府委员史丹,应邀赴海口谈判。但在韩练成表明身份的一片真心之下,由于琼崖纵队与中央联络的电台已于1941年损毁,因此无法确认韩练成身份,而史丹也就带着疑惑回到琼崖纵队。


事实上,韩练成到海南后,一直借着“剿共”的名义暗中帮助琼崖纵队,他不但遣散了琼纵伪军部队、枪毙了伪军头目詹松平,为琼崖纵队消除了一方隐患。更时不时拍摄一些出游照片,并将自己的行程公布在报纸上,给蒋介石和张发奎一种“海南很安全、不需要剿共”的假象。


但由于迟迟无法确认韩练成的身份,琼崖纵队也不敢贸然相信韩练成。


就在1946年初,韩练成公开视察石碌铁矿之时,遭到琼崖纵队袭击,韩练成不但本人受伤,也给了国民党在海南“剿共”的口实。在他回南京养伤的一个月时间里,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对琼崖纵队造成了严重打击,这也让韩练成和冯白驹“结下了梁子”。


直到1946年9月,国民党通报韩练成“剿匪不力”,整编后的国民党第四十六军调出海南。直到解放后的1950年,韩练成和冯白驹在北京相见,在周恩来总理的解释下,才解除了当年的误会。


在海南籍国民党将领黎元所撰的《廿载沧桑话海南》一文中,提到第四十六军时,多言“该军部属大多按兵不动”,“在剿匪接受工作上,多未切实奉行中央之决策”,也证实韩练成将军在海南暗中保护琼崖纵队。


而正是韩练成在海南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用他自己的力量,帮助琼崖纵队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找到了一丝生机。



国民党军官的回忆


“八月十一日早上,副指挥黄昌鸿来见,面露笑容,连忙递给我昨夜收到的无线电记录。”这是在时任文昌县县长何定之在《琼崖七年抗日回忆》中的一句话,而其中提到的“无线电记录”,则正是日本天皇裕仁所广播的《停战诏书》。


何定之随后将消息通告全县军民,不久,他便听到了不绝于耳的爆竹之声。


在回忆录中,日军与国民党部队交接过程里,有一件事让何定之感触颇深,他写道:“八月下旬,国军前进指挥所开到海口,指挥所朱晖日中将命令驻文昌县城之日军一队,护送我到海口参加会议。由文昌县城到海口一百八十里途程中,所经过市镇,日军均整队欢送,向我敬礼。我默想,曾与我战斗不下百次的敌军,现在竟然向我敬礼,使我受到无上光荣……”由此可见,在日本政府宣布投降后,曾在海南岛肆意妄为的日军竟然如此“配合”,不禁令人唏嘘。


何定之还在他的回忆录中写到,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到达海南后,海南民众为表达感激之情,“凡买卖不特依照往日价格,没有提高,间也有以自己出产品降低价值者,以示敬军。”令人欣慰的是,第四十六军的将士们却往往按照原本的价格购买,甚至时常多付一部分钱。在抗日战争刚刚结束的海南大地上,军队与民众之间达成的这种默契,无不让人体会到人性的温暖。



接管轶事


而在日军投降后,国民党军队在受降的过程中发生的种种轶事,也能够让我们透过历史的长河,还原当年的场景,更贴近那一段历史。


刚从日本参加完学术交流会议的海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金山,带回了一批珍贵的历史资料。而在浏览了大量的资料之后,金山讲述了一件在国民党军队受降过程中发生的轶事。


“当年国民党军队到海南接受日军投降之后,曾经颁布过一条奇怪的命令:不允许日军战俘随便说中文。”金山说,这条看似有些无厘头的命令,实际上在当时海南抗战胜利之后起到了重要的稳定作用,既保证了日军战俘情绪稳定,又避免了国民党军队和日军战俘间不必要的摩擦。


“当时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开始接收日军战俘和物资时,爆发过一次冲突。毕竟,前一个月还是战场上兵戎相见的死敌,如今却要和平相处,不管是谁都难以短时间内接受这样的局面。”金山说,冲突正是在这不稳定的和平相处中慢慢累积的。“据了解,在当年的日军战俘中,有会说一些中文的士兵,但我们知道,日语语法和汉语有着很大的区别,一句抱怨国民党战士态度的‘你不把我们当人看!’,说出口却变成了‘我们不把你当人看!’”刚刚接受日军投降的国民党军队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侮辱?一场斗殴也就像火药桶一般炸开了。 


“从这件事后,国民党军队便下发了那条看起来不明所以的命令。”金山说。


而在时任万宁县县长王定华的回忆中,亦有一段轶事。在日本政府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万宁县国民政府便着手受降工作。同年11月1日,万宁县派时任和乐乡乡长蔡克昌等人接受投降时,竟然因为衣衫褴褛,而被驻扎和乐的日军中尉渡边拘捕,闹出笑话。


幸而确认身份后,蔡克昌顺利完成任务。而王定华则在回忆中报以一声苦笑,其中所包含的,恐怕也不只是无奈。



不同势力粉墨登场


据1985年出版的《海口文史资料》记载,1945年8月,日寇降伏后,国民党最先回海口的,不是游战于海南内陆山区的王毅,而是军统特务头子吴仕伶。吴是军统特务海口站站长,公开的职务则是第九缉私区(当时琼崖属广东第九区)的缉私主任,辖有三个中队。抗战期间,海口沦陷,他奉派潜伏在琼山县咸文、甲子、大林、灵山等乡搞特务工作。这些地区接近府城和海口,所以抗战胜利后,他率领所属,先行潜进海口。


吴仕伶一回海口,就住进振东街吴姓富商宽敞豪华的私邸。他住进后,门口顿时车马喧嚣,冠盖如云。绕着他转的除了他属下一班心腹爪牙外,还有一些国民党游击队长,以及许多伪琼崖临时政府的汉奸,如警务厅长詹松年,副厅长林曜李等一伙高级汉奸官员。这些人,据说在抗战后期就跟吴互通声气,暗中勾结。


吴仕伶回海口不久,就接到国民党军委保密局电令,指派他负责收编伪军,维持海口地区的治安。这差使正中他的下怀,因为负责收编伪军,维持治安,可借机升官发财。而詹松年这个伪军头子自动投上门来,正是实现升官发财美梦的难得机会了。


这个一贯善于投机钻营的詹松年,是日寇一手扶植起来。为当时海口灸手可艾,权势显赫的汉奸。在日寇侵华前期,依仗主子强暴势力的詹松年,气焰嚣张睥睨横行,不可一世。直到日寇侵华后期,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逐渐走下坡路,各战场节节败退,出现了不日崩溃的迹象,詹松年睹此情势,知日军大势已去,必以失败告终。


后来,广东省政府主席罗卓英电令:琼崖守备司令部是为抗战需要所成立的,现抗战已胜利结束,该司令部及其所属两个守备团,已无存在的必要,应一并予以撤销。不久,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所部从海口登陆进驻海南,负责接收日军军械、器材、车辆及一切军需品等事宜。


四十六军经过大约半个月的接收与驻防部署后,就下令逮捕海南守备司令詹松年。


日寇宣告无条件投降一个多月,国民党计划恢复海口市政府机构的工作,大致完毕。这时海南社会颇见生气。接着,蔡劲军(万宁人)奉广东省政府主席罗卓英委派,任广东省政府驻琼崖办事处主任,回海南主持政务。


这份档案,是1945年12月29日由“中国陆军第四十六军军长中将韩练成”发给“琼崖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长伍贺启次郎中将”的训令,下令日军调集六百名徒手官兵,分成六队,30日到达英山附近集合,接受中方巢指挥官指挥,为海口市打扫卫生。



“接管海南岛”资料完整


“这次找到的资料实在太多了,连我都来不及消化。”金山一边整理着电脑里的资料一边说着。在此次日本之行中,金山在学术交流之余,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日本友人的帮助,他找到了1945年国民党第四十六军接受日军投降的几乎全部统计资料,详细至每一个部队多少人、每一批物资都有些什么,可谓详尽。


在一张统计单据上,清晰地记载着日军“海南警备府司令部”共有投降将校军官78人、下士官兵795人、辅助兵力(巡查海军)31人,连海军移交船只能够直接使用、是否需要大修等等,都记载得清清楚楚。


而在这些资料中,不断出现的新内容也往往印证着此前已经了解的历史,从侧面证明当年那一段历史的真实性。“我认为,这些资料的出现,很有必要将它们整理出来,作为一个研究日军投降、移交国民政府的课题,其中所能够挖掘出的内容,将会很有研究价值。”金山表示,目前初步的想法已经有了,接下来就要好好整理这些资料,力求填补那一段历史的空白处。



日军投降时在琼军警力量


日军在海南正规军约10000人


海南警备府下辖部队作战人员投降的有10755人,包括将校军官、下士官兵和辅助兵力


除正规军外,日本警察部队超过5000人


部队从属人员、军属在内,加上正规军、警察20000人左右


琼台湾侨民约有6000-8000人


加上在琼朝鲜人(军方控制人员),日企职工、劳工,日本控制人员在海南总数约有4万人


海口人口约40000-50000人,日军军方一个中队 300人,特务人员1000人,侨民4000-5000人


当时海口的日军人员占到海口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三亚榆林,日军侨民3000人左右


三亚人口包含崖城县城,总共有3000居民


嘉积日军一个中队,约300人


嘉积城区人口约8000人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MR32CZTic0GGA2vCXgvU2MPBkBWIBTycGS7oDvyoLb5r0hr0h503ic3VOsrX43pkK41LPctHAqkIicD8HleAvpqU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