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列子新解》(32)汤问Ⅳ 扁鹊的神奇医术

一、原文

    5-09 均,天下之至理也,连于形物亦然。均发均县轻重而发绝,发不均也。均也,其绝也,莫绝。人以为不然,自有知其然者也。詹何以独茧丝为纶,芒针为钩,荆筱为竿,剖粒为饵,引盈车之鱼于百仞之渊、汨流之中,纶不绝,钩不伸,竿不挠。楚王闻而异之,召问其故。詹何曰:“臣闻先大夫之言。蒲且子之弋也,弱弓纤缴,乘风振之,连双仓于青云之际。用心专,动手均也。臣因其事,放而学钓,五年始尽其道。当臣之临河持竿,心无杂虑,唯鱼之念;投纶沉钩,手无轻重,物莫能乱。鱼见臣之钩饵,犹沉埃聚沫,吞之不疑。所以能以弱制强,以轻致重也。大王治国诚能若此,则天下可运于一握,将亦奚事哉?”楚王曰:“善。”

    5-10 鲁公扈赵齐婴二人有疾,同请扁鹊求治。扁鹊治之。既同愈。谓公扈齐婴曰:“汝曩之所疾,自外而干府藏者,固药石之所已。今有偕生之疾,与体偕长,今为汝攻之,何如?”二人曰:“愿先闻其验。”扁鹊谓公扈曰:“汝志强而气弱,故足于谋而寡于断。齐婴志弱而气强,故少于虑而伤于专。若换汝之心,则均于善矣。”扁鹊遂饮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药,既悟如初。二人辞归。于是公扈反齐婴之室,而有其妻子,妻子弗识。齐婴亦反公扈之室室,有其妻子,妻子亦弗识。二室因相与讼,求辨于扁鹊。扁鹊辨其所由,讼乃已。

    5-11 匏巴鼓琴而鸟舞鱼跃,郑师文闻之,弃家从师襄游。柱指钧弦,三年不成章。师襄曰:“子可以归矣。”师文舍其琴,叹曰:“文非弦之不能钩,非章之不能成。文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内不得于心,外不应于器,故不敢发手而动弦。且小假之,以观其所。”无几何,复见师襄。师襄曰:“子之琴何如?”师文曰:“得之矣。请尝试之。”于是当春而叩商弦以召南吕,凉风忽至,草木成实。及秋而叩角弦,以激夹钟,温风徐回,草木发荣。当夏而叩羽弦以召黄钟,霜雪交下,川池暴。及冬而叩徵弦以激蕤宾,阳光炽烈,坚冰立散。将终,命宫而总四弦,则景风翔,庆云浮,甘露降,澧泉涌。师襄乃抚心高蹈曰:“微矣,子之弹也!虽师旷之清角,邹衍之吹律,亡以加之。被将挟琴执管而从子之后耳。”

    5-12 薛谭学讴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薛谭乃谢求反,终身不敢言归。秦青顾谓其友曰:“昔韩娥东之齐,匮粮,过雍门,鬻歌假食。既去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左右以其人弗去。过逆旅,逆旅人辱之。韩娥因曼声哀哭,一里老幼悲悉,垂涕相对,三日不食。遽百追之。娥还,复为曼声长歌,一里老幼善跃舞,弗能自禁,忘向之悲也。乃厚赂发之。故雍门之人至今善歌哭,放娥之遗声。”

    5-13 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逢暴雨,止于岩下;心悲,用援琴而鼓之。初为霖雨之操,更造崩山之音。曲每奏,钟子期辄穷其趣。伯牙乃舍琴而叹曰:“善哉,善哉!子之听夫志想象犹吾心也。吾于何逃声哉?”

 

二、句解

  均,天下之至理也,连于形物亦然。均发均县,轻重而发绝,发不均也。均也,其绝也,莫绝。人以为不然,自有知其然者也。

    均,是天下最高的道理,涉及到有形的物体也一样的。均匀的发丝能够悬挂均匀的物体,如果物体质地不均则发丝必然断掉,就是发丝受力不均匀的缘故。只要力量均匀,看上去会断掉的也不会断掉。一般人认为不是这个道理,但自有懂得这个道理的人。

  詹何以独茧丝为纶,芒针为钩,荆筱为竿,剖粒为饵,引盈车之鱼于百仞之渊、汨流之中,纶不绝,钩不伸,竿不挠。

    詹何用独根蚕丝做鱼线,用稻麦的芒针做鱼钩,用荆条和嫩竹做鱼竿,用剖开来的米粒做鱼饵,在百仞深渊的湍急流水中钓到能装满一辆车子的大鱼,鱼线不断,鱼钩不直,鱼竿不弯。

    詹何,战国时道家,楚国术士。他继承杨朱的“为我”思想,认为“重生”必然“轻利”,反对纵欲自恣的行为。

  楚王闻而异之,召问其故。

    楚王听闻后感到惊异,便召他来问其中的道理。

  詹何曰:臣闻先大夫之言。蒲且子之弋也,弱弓纤缴,乘风振之,连双于青云之际。用心专,动手均也。臣因其事,放而学钓,五年始尽其道。当臣之临河持竿,心无杂虑,唯鱼之念;投纶沉钩,手无轻重,物莫能乱。鱼见臣之钩饵,犹沉埃聚沫,吞之不疑。所以能以弱制强,以轻致重也。大王治国诚能若此,则天下可运于一握,将亦奚事哉?楚王曰:善。

   詹何说:“臣听已故的父亲说,蒲且子射鸟,用柔弱的弓和纤细的丝线,趁着风势射出去,能把一双黄鹂从青云之上射下来。是因为他用心专一,动手均匀。我沿用他的方法,摸仿着去学习钓鱼,用了五年时间才完全掌握了这种技术。当我在河边拿着鱼竿的时候,心中没有杂念,只想着钩鱼。扔出鱼线,沉下鱼钩,手不轻不重,任何事物不能扰乱。鱼看见臣的钓饵,认为是沉淀下来的尘埃和聚集在一起的泡沫,毫不怀疑地吞了下去。这就是我所以能以柔弱制服刚强,以轻物得到重物的道理。大王治理国家如果也能这样,那天下就可以在你的手掌上运转,还会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呢?楚王说:说得好!

    均天下,把握利益的均衡,谈何容易!

  鲁公扈赵齐婴二人有疾,同请扁鹊求治,扁鹊治之。

    鲁国公扈和赵国齐婴两人有病,一同到扁鹊那里求医。扁鹊为他们做了治疗。

  既同愈,谓公扈齐婴曰:汝曩之所疾,自外而干府藏者,固药石之所已。今有偕生之疾,与体偕长,今为汝攻之,何如?”

    一同痊愈后,扁鹊对公扈、齐婴说:你们以前所生的病,是从外面侵入腑藏的,用药草和针砭就能治好。现在你们身上还有生下来就有的病,和身体一同增长,现在为你们治疗,怎么样?

  二人曰:愿先闻其验。

    二人说:请先说说我们俩的症状。

    扁鹊谓公扈曰:汝志强而气弱,故足于谋而寡于断。齐婴志弱而气强,故少于虑而伤于专。若换汝之心,则均于善矣。

    扁鹊对公扈说:你的心志刚强但气魄柔弱,所以足智多谋却缺乏决断。齐婴心志柔弱但气魄刚强,所以智谋不足却过于专横。如果把你们的心交换一下就均衡了。

    扁鹊多事,要以人为之力、技术手段均天下。道理是不错的。

  扁鹊遂饮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药,既悟如初,二人辞归。

    扁鹊于是给两人喝了毒酒,让他们昏迷了三天,剖开胸膛,取出心脏,交换以后又放了进去。给他们吃了神药,醒来后没有什么异样,两人告辞回家。

    神乎其技!

  于是公扈反齐婴之室,而有其妻子,妻子弗识。齐婴亦反公扈之室室,有其妻子,妻子亦弗识。

    于是公扈回到了齐婴的家,并拥有他的妻儿,妻儿却不认识他。齐婴也回到了公扈的家,拥有了他的妻儿,妻儿也不认识他。

    出问题了吧!

  二室因相与讼,求辨于扁鹊。扁鹊辨其所由,讼乃已。

    两家人因此打起了官司,求扁鹊来分辨缘由。扁鹊说明了此事发生的原因,官司才解决。

    天下事,顺应自然而均,非神人之力能为也,不治则已,一治就乱。因此要顺应自然民情而治,才能达到均天下的目的。

  匏巴鼓琴而鸟舞鱼跃。

    匏巴弹琴,能使鸟儿飞舞、鱼儿跳跃。

  郑师文闻之,弃家从师襄游。柱指钧弦,三年不成章。

    郑国的师文听说后,便离开了家,跟随师襄游学,按指调弦,但三年也弹不好一支乐曲。

  师襄曰:子可以归矣。师文舍其琴,叹曰:文非弦之不能钩,非章之不能成。文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内不得于心,外不应于器,故不敢发手而动弦。且小假之,以观其所。

    师襄说:先生可以回家了。师文放下琴,叹了口气说:我并不是不能调弦,也并不是弹不好乐曲,而是我心中所存在的不是琴弦,脑子所想的不是乐声,心内不能专注,心外便不能与乐器相应,所以不敢放手拨动琴弦。姑且给我一些时日,看看我以后怎样。

    天下事,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没体察天下人心意,就不能瞎折腾。

  无几何,复见师襄。师襄曰:子之琴何如?师文曰:得之矣。请尝试之。

    没多久,师文又去见师襄。师襄问:“你的琴怎样了?”师文说:“行了。请让我试试吧。”

  于是当春而叩商弦以召南吕,凉风忽至,草木成实。

    于是在春天里拨动了商弦,奏出了南吕乐章,凉爽的风飘忽而来,草木随之成熟并结出了果实。

    春—秋。人心如此,春华之际盼望秋实来临。

  及秋而叩角弦,以激夹钟,温风徐回,草木发荣。

    到了秋天,又拨动角弦,奏出了夹钟乐章,温暖的风慢慢回旋,草木随之发芽并开出了花朵。

    秋—春。秋风萧瑟,又怀念春光明媚。

  当夏而叩羽弦以召黄钟,霜雪交下,川池暴

    在夏天拨动羽弦,奏出了黄钟乐章,霜雪交相降落,江河池塘突然冻结成冰。

    夏—冬。夏季酷热,恨不得冬至卧冰。

  及冬而叩徵弦以激蕤宾,阳光炽烈,坚冰立散。

   到了冬天,又拨动徵弦,奏出了蕤宾乐章,阳光炽热强烈,坚固的冰块立刻融化。

    冬—夏。冬天寒冷,便怀念夏日自由。

  将终,命宫而总四弦,则景风翔,庆云浮,甘露降,澧泉涌。

    弹奏将要结束,又拨动宫弦统领四种音律,则和暖的南风回翔,吉祥的彩云飘荡,甘甜的雨露普降,清美的泉水流淌。

    总四弦,均天下寒暑,颇合天下人心。但只是幻觉而已,实际上是做不到的。即使能够做到也不能去做,试问如若真的抹杀四季,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师襄乃抚心高蹈曰:微矣,子之弹也!虽师旷之清角,邹衍之吹律,亡以加之。被将挟琴执管而从子之后耳。

    师襄抚着心口蹦了起来,说:你弹奏出的道理太微妙了!即使是师旷弹奏的清角,邹衍吹奏的旋律,也不能超过你,他们将挟着琴、拿着萧跟在你后面向你请教了。

    微妙就在于能使人顿悟“均”的真谛,大均不均也。

  薛谭学讴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

    薛谭向秦青学习唱歌,还没有把秦青的本领完全学到手,就自以为没有什么可学的了,于是告辞回家。秦青也不制止,还在郊外的大路口为他饯行,并打着节拍唱着悲伤的歌曲,声音振动了树林,回响挡住了行云。其悲哀发自爱才之心,故能感天动地。

    薛谭乃谢求反,终身不敢言归。

    薛谭这才认错并请求返回继续学习,终身不敢再提起回家的事。

  秦青顾谓其友曰:昔韩娥东之齐,匮粮,过雍门,鬻歌假食。既去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左右以其人弗去。

    秦青曾对他的朋友说:过去韩娥往东到齐国去,粮食吃完了,经过雍门时,便依靠卖唱来维持生活。她走了以后,留下来的声音还在屋梁间回荡,三天没有停止,周围的人还以为她没有离开。

    过逆旅,逆旅人辱之。韩娥因曼声哀哭,一里老幼悲悉,垂涕相对,三日不食。遽百追之。娥还,复为曼声长歌,一里老幼善跃舞,弗能自禁,忘向之悲也。乃厚赂发之。

    韩娥经过旅馆时,旅馆里的人羞辱了她。于是韩娥拖长了声音悲哀地哭泣,周围一里以内的老人和小孩也都随之悲哀忧愁,相对流泪,三天没有吃饭。旅馆里的人急忙追赶她,向她赔情道歉,韩娥回来后,又拖长了声音长时间地唱歌,周围一里之内的老人和小孩也都欢喜雀跃地拍着手跳起舞来,谁也不能自己停下来,都忘记了刚才的悲哀,然后给她很多钱财送她回家去。

    故雍门之人至今善歌哭,放娥之遗声。

    所以雍门附近的人至今还喜欢放歌悲哭,那是在模仿韩蛾留下来的声音啊!

    悲喜发自内心,因而可以感动众人。

  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

    伯牙善于弹琴,钟子期善于听琴。伯牙弹琴时,心里想着登临高山,钟子期说: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心里想着融化于流水,钟子期说: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心念什么,钟子期一定能领会到。

  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逢暴雨,止于岩下,心悲,用援琴而鼓之。初为霖雨之操,更造崩山之音。曲每奏,钟子期辄穷其趣。伯牙乃舍琴而叹曰:“善哉,善哉!子之听夫志想象犹吾心也,吾于何逃声哉?

    伯牙在泰山北边游玩,突然遇到暴雨,停留在岩石下,心中悲哀,于是拿起琴弹了起来。先弹《霖雨之操》,又弹《崩山之音》,每弹一曲,钟子期都能领会它的旨趣。伯牙于是放下琴叹道:善哉,善哉!你心中想的简直和我想的一样,我哪里逃得掉你对声音的把握呢?

    君临天下之道无他,善听而已,善听民间心声尔。善方能均,均方能举重若轻,进而运天下于一握也!

 

三、白话

    均,是天下最高的道理,涉及到有形的物体也一样的。均匀的发丝能够悬挂均匀的物体,如果物体质地不均则发丝必然断掉,就是发丝受力不均匀的缘故。只要力量均匀,看上去会断掉的也不会断掉。一般人认为不是这个道理,但自有懂得这个道理的人。

    詹何用独根蚕丝做鱼线,用稻麦的芒针做鱼钩,用荆条和嫩竹做鱼竿,用剖开来的米粒做鱼饵,在百仞深渊的湍急流水中钓到能装满一辆车子的大鱼,鱼线不断,鱼钩不直,鱼竿不弯。楚王听闻后感到惊异,便召他来问其中的道理。詹何说:“臣听已故的父亲说,蒲且子射鸟,用柔弱的弓和纤细的丝线,趁着风势射出去,能把一双黄鹂从青云之上射下来。是因为他用心专一,动手均匀。我沿用他的方法,摸仿着去学习钓鱼,用了五年时间才完全掌握了这种技术。当我在河边拿着鱼竿的时候,心中没有杂念,只想着钩鱼。扔出鱼线,沉下鱼钩,手不轻不重,任何事物不能扰乱。鱼看见臣的钓饵,认为是沉淀下来的尘埃和聚集在一起的泡沫,毫不怀疑地吞了下去。这就是我所以能以柔弱制服刚强,以轻物得到重物的道理。大王治理国家如果也能这样,那天下就可以在你的手掌上运转,还会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呢?楚王说:说得好!

    鲁国公扈和赵国齐婴两人有病,一同到扁鹊那里求医。扁鹊为他们做了治疗。一同痊愈后,扁鹊对公扈、齐婴说:你们以前所生的病,是从外面侵入腑藏的,用药草和针砭就能治好。现在你们身上还有生下来就有的病,和身体一同增长,现在为你们治疗,怎么样?二人说:请先说说我们俩的症状。扁鹊对公扈说:你的心志刚强但气魄柔弱,所以足智多谋却缺乏决断。齐婴心志柔弱但气魄刚强,所以智谋不足却过于专横。如果把你们的心交换一下就均衡了。扁鹊于是给两人喝了毒酒,让他们昏迷了三天,剖开胸膛,取出心脏,交换以后又放了进去。给他们吃了神药,醒来后没有什么异样,两人告辞回家。于是公扈回到了齐婴的家,并拥有他的妻儿,妻儿却不认识他。齐婴也回到了公扈的家,拥有了他的妻儿,妻儿也不认识他。两家人因此打起了官司,求扁鹊来分辨缘由。扁鹊说明了此事发生的原因,官司才解决。(天下事,顺应自然而均,非神人之力能为也,不治则已,一治就乱。因此要顺应自然民情而治,才能达到均天下的目的。

    匏巴弹琴,能使鸟儿飞舞、鱼儿跳跃。郑国的师文听说后,便离开了家,跟随师襄游学,按指调弦,但三年也弹不好一支乐曲。师襄说:先生可以回家了。师文放下琴,叹了口气说:我并不是不能调弦,也并不是弹不好乐曲,而是我心中所存在的不是琴弦,脑子所想的不是乐声,心内不能专注,心外便不能与乐器相应,所以不敢放手拨动琴弦。姑且给我一些时日,看看我以后怎样。(天下事,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没体察天下人心意,就不能瞎折腾。)没多久,师文又去见师襄。师襄问:“你的琴怎样了?”师文说:“行了。请让我试试吧。”于是在春天里拨动了商弦,奏出了南吕乐章,凉爽的风飘忽而来,草木随之成熟并结出了果实。到了秋天,又拨动角弦,奏出了夹钟乐章,温暖的风慢慢回旋,草木随之发芽并开出了花朵。在夏天拨动羽弦,奏出了黄钟乐章,霜雪交相降落,江河池塘突然冻结成冰。到了冬天,又拨动徵弦,奏出了蕤宾乐章,阳光炽热强烈,坚固的冰块立刻融化。弹奏将要结束,又拨动宫弦统领四种音律,则和暖的南风回翔,吉祥的彩云飘荡,甘甜的雨露普降,清美的泉水流淌。师襄抚着心口蹦了起来,说:你弹奏出的道理太微妙了!即使是师旷弹奏的清角,邹衍吹奏的旋律,也不能超过你,他们将挟着琴、拿着萧跟在你后面向你请教了。(微妙就在于能使人顿悟“均”的真谛,大均不均也。

    薛谭向秦青学习唱歌,还没有把秦青的本领完全学到手,就自以为没有什么可学的了,于是告辞回家。秦青也不制止,还在郊外的大路口为他饯行,并打着节拍唱着悲伤的歌曲,声音振动了树林,回响挡住了行云。(其悲哀发自爱才之心,故能感天动地。)薛谭这才认错并请求返回继续学习,终身不敢再提起回家的事。

  秦青曾对他的朋友说:过去韩娥往东到齐国去,粮食吃完了,经过雍门时,便依靠卖唱来维持生活。她走了以后,留下来的声音还在屋梁间回荡,三天没有停止,周围的人还以为她没有离开。韩娥经过旅馆时,旅馆里的人羞辱了她。于是韩娥拖长了声音悲哀地哭泣,周围一里以内的老人和小孩也都随之悲哀忧愁,相对流泪,三天没有吃饭。旅馆里的人急忙追赶她,向她赔情道歉,韩娥回来后,又拖长了声音长时间地唱歌,周围一里之内的老人和小孩也都欢喜雀跃地拍着手跳起舞来,谁也不能自己停下来,都忘记了刚才的悲哀,然后给她很多钱财送她回家去。所以雍门附近的人至今还喜欢放歌悲哭,那是在模仿韩蛾留下来的声音啊!(悲喜发自内心,因而可以感动众人。

    伯牙善于弹琴,钟子期善于听琴。伯牙弹琴时,心里想着登临高山,钟子期说: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心里想着融化于流水,钟子期说: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心念什么,钟子期一定能领会到。伯牙在泰山北边游玩,突然遇到暴雨,停留在岩石下,心中悲哀,于是拿起琴弹了起来。先弹《霖雨之操》,又弹《崩山之音》,每弹一曲,钟子期都能领会它的旨趣。伯牙于是放下琴叹道:善哉,善哉!你心中想的简直和我想的一样,我哪里逃得掉你对声音的把握呢?(君临天下之道无他,善听而已,善听民间心声尔。善方能均,均方能举重若轻,进而运天下于一握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v5HF8BiagwTRYvnamI5wlny4KOIt5ib82o8cIueQUbDJZxDJHVWdePUIbltyeuqEYMk0oC7IQPkr5hpWCMNxCB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