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在那个仲夏夜,我感受到清凉的温度。



是否曾有一件器物,

让你感受到生活的温度?


+



飞龙在天

白昼最长

阳气最盛



中午最是燥热难耐

一树的蝉鸣

吵得你睡不着



怕是要闷场雨吧

赶紧去院子里

把簸箩里晒的谷物收拾进来



方桌上的四角篮里

有剩下的半块西瓜

吃完了人才有精神

靠在竹椅上看看书

心也就静了下来



等到了晚上

繁星初上

院子里铺上一张竹簟

温水细细擦拭

一家人就摇着蒲扇聊聊天


 

这是我儿时的夏天

竹篮、竹筐、簸箩

竹床、竹椅、竹席

编织成的旧时记忆



在中国曾活跃着一群竹篾匠人

有的在自家院里开铺子

有的则挑个扁担喊生意



篾匠们大都不会去买竹子做竹器

他们“奢侈”地养一片竹林



清明前后

一夜春风把竹笋都唤了出来

从它们钻出泥土

直到笋叶剥落

篾匠要一直悉心照料



背起锄头

拿上镰刀

钻进竹林

要防备牲畜闯进咬断鲜笋

要砍掉老竹给新竹空间

还要清除杂草

挖掉断竹



立夏前

再上山的时候

春笋已经长成新竹了



做竹器的竹子

是上年冬末已经砍好的

冬天的竹子历经风霜 

坚硬粗壮

这种竹子编的竹器

结实耐用



势如破竹

 先要把竹子劈开

一筒青竹

几经对剖

剖成竹片



再根据需要

剖成青篾片或青篾丝

带竹皮的细篾是“青篾”

结实受力

不带表皮的是“黄篾”

专做箩筐 簸箕



剖出的篾丝

讲究粗细均匀

青白分明



好的篾匠师傅

能将一片竹劈出八层篾片

篾片的宽度

八条并列

正好一寸



篾匠师傅们

往往以蔑出又细又匀的竹子为荣

这样的篾匠也是同行称颂的对象

那是篾匠人的江湖



丝篾横纵交织

一来一往

上下翻腾



编织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活计

没有图纸

没有公式

全靠师传口授

自己领悟

没个五六年出不了师



竹片锋利

被刮伤是常事

篾匠的手多是老茧纵横

伤痕累累

如虬盘的老树根

却比冬竹更有力



完成一件蔑制品

少则三天

多则四五天

没有耐心不行

守不住不行



编完后

篾匠师傅还要细细端详

哪里有毛刺刮手

哪里不够美观

编的结不结实

这些都要考虑周全



虽是普通人家最最普通的器物

篾匠师傅却跟宫廷匠人一样

精益求精

倾尽心血



从守护一只笋开始

直至长成竹子

劈成篾条

编成竹器

竹器带着篾匠师傅手里的余温

温暖着生活和时间




簸箕里的谷物

蛋篓里的蛋仔

背起的竹篓

挎上的小篮

前屋的竹凳

里屋的竹床

卷起又铺开的席子

···

消失山野的篾匠们

回去又回不来的夏天



当我们开始怀念

一件件手艺的诞生与颠簸时

才发觉它们承载的是

不只是光阴与岁月


编者申明:以上图文来自匠心之城,仅供学习与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4YhiaiaFYqFXdpI5mDj3ZHPct0nbjD4R4TYxO9iaickJtAER7AibrtOPwibSLB74rY9ABb3xWtekiaHKfaiaUoSkcBib3aA/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