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性咨商专业培训契机』找到一同合作的伙伴

十年前开始开办性咨商专业培训课程的吕嘉惠性咨商师,最初设置的依据是为了符合台湾性教育学会的「咨商师认证标准」,课程内容包含了身为一个性咨商师所需具备的性教育、性咨商相关知识。


但认证标准中仅提供了科目名称,真实的性咨商师在实务现场究竟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能力?


吕嘉惠性咨商师,在一次次的办课过程中,不曾停止询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也在一次次的挫折中修正课程。本次访谈,就聊聊这一路的走来的心情转折~

 


本文访谈与撰文者为李竹薇性咨商师,为荷光性咨商专业培训系列课程的经理与助教,同时负责教授成人性咨商专业培训中的性生理课程。

 

阵痛:早期由认证标准为主干的课程

 

竹:在台湾开始办理系列性的性咨商专业培训课程,契机是什么?

 

嘉:2007年开始,台湾性教育学会开始筹备引进美国的性咨商师认证标准,筹备期间我参与了认证小组,包含找资料、翻译、修編资料等过程,当时也开设了「性自我探索与觉察团体」两次,感觉到时机成熟了,有兴趣以性咨商为专业的学生足够了,便开设了第一届的性咨商师专业培训课程,2009年性教育学会也正式引进了台湾的性咨商师认证。

 

竹:据我所知,那个时候的培训课程和现在的方式有很大的差异,一堂课三十几人,有各领域以性为专长的讲师来上课,从性学教授、性教育学者、泌尿科医师、助产士、社工、律师、性侵或行为人专题讲师......这个模式背后的想法是什么?

 

嘉:刚开始办课的前五年办了三次这样的大堂课,当然美国那边的作法也是这样,依照认证课程的内容开课。主要是那时候我也还很年轻,不觉得自己够资格可以教,就想找大师来教,所以那时候几乎没有我的课,顶多一两堂吧。当时我的心情也不觉得自己是「老师」,比较是「同侪服务」的心情,既然这些聚在一起的伙伴都有打算往性咨商师专业发展,我来主办邀请大师开课,这样的心情,没想到找大师、找人脉真是比想象中的还不容易啊。

 

竹:当时开课的内容重点是符合认证标准,有哪些科目需求就找台湾该领域的专家。

 

嘉:对。其实课程领域大概就分成性生理医学、性教育、性社会学与性心理这几块领域,当然办课的过程中邀请大师来我也跟着听课,逐渐开始觉得不足、不满意了,但一直到第三届课程让我痛下决心彻底改变,决定不能用这样的方式训练性咨商师,

 

竹:发生了什么事?

 

嘉:那届首次尝试视讯上课,初衷是让南部的学生不用舟车劳顿跑来台北,结果视讯系统怎么样都不稳定,断讯到无法收拾。而我在上课的过程中,也逐渐知道这种「大堂课」的效果不是我要的,刚好有了硬件上的状况,让我觉得是时候了,该转变了。

 

:你提到大堂课的效果不是妳要的?

 

:是的。我们是找各领域有所专精的大师,同时着墨在性上面多一些,譬如性生理与医学领域来说,不是找泌尿科、妇产科医师来讲就行,而是真的以「性」为重要发展的医师,这在十几年前的台湾能找到的人不多。以性生理医学领域而言,课堂包含的知识背景是非常庞大的,短短的几个小时,医师分享专业领域与实务现场的相关知识,依照风格可能是诙谐好玩、严肃充实,现场学生听得开心,可是就内容吸收来说,跟性咨商实务上工作关联是什么?如果停下来想一想,可能是完全不相关的。当然,听完可以增加一些学养和性学背景知识,可是,你在性咨商实务现场要怎么运用这些内容?几乎是完全无法运用的。

 

竹:意思是,大堂课比较像是一种通识课程,可能可以增加学员在性学上面的涵养与知识,在提供个案转介资源上有一些概念,但这个方向比较不是妳自己在培训性咨商师上想要的方向,或是,觉得不足。

 

嘉:以这个时代来说,我觉得这些知识的提供是可以在网络上、书籍中找得到的,但是,要怎么把这些知识和东西化成专业和技术?这对我来说才是重要的,这是当时课程最大的问题。所以也会尝试沟通需求,但发现大师们不见得有时间为了这堂课去思考、研究、挑选出对于心理师有帮助的内容,而比较是讲原本在专业领域中准备好分享的内容,这是在性生理医学领域讲师遇到的困境。性社会学领域的讲师比较没有状况,因为授课目的就是带一个意识、概念,性教育领域的讲师又遇到了另一个困境。

 

竹:性教育领域的困境是什么?

 

嘉:十几年前和现在台湾性教育领域界当然有很大的不同,那时候上课是会出现讲师理念不同、价值观的差异,学生因此不满意。其实以我自己在训练性咨商师,我觉得性教育课程不用灌输给学生价值观,譬如说家庭性教育为什么很重要、青少年性教育对于社会性健康来说的帮助是什么,对我来说,上完S101的学生,对于人的包容度是高的,态度上是准备好的,可以各自厘清、拥有自己的性价值观。我希望的性教育培训是提供具体可用的概念,实际上操作的方式,譬如说你在学校进行青少年性教育演讲要与系统沟通的程度、现场与青少年互动动力的拿捏。但当时来上课的性教育讲师,课程内容的方向偏向灌输价值观,课程内容上就比较不是我要的。对我来说,我们是要培训,学员上完课之后不是知道「青少年性教育很重要」,而是要直接知道怎么站上台和青少年进行性教育演讲。

 

竹:听起来,找来的大师讲得精彩与否是一回事,对妳来说更重要的是,是否受欢迎的讲师,和有效能的训练是两回事。

 

嘉:是的,常常花很多力气和老师沟通,又无法达到我要的结果。但当时,我也讲不出更具体的东西,我只知道,这个东西不OK,上完课没有办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去芜存菁,从经验中提炼出课程主轴

 

竹:我听到很重要的是,大堂课的培训方式没有不好,只是无法达到妳所想要的效果。接着开始了自己办性咨商师的专业培训,上课也有了截然不同的方式。我觉得,那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与准备度才能做这样的决定。

 

嘉:对。也是专业自信足够了。早年因为在台湾专门做性议题的心理师是少的,各大机构跟性有关、比较困难状况的都会找我,有大量机会累积不同领域的经验,也带过很多小型的性议题助人工作训练,包含幼儿园、小学、国中、高中到大学的助人工作者,其实训练的媒材、雏形都有。在我正式开课之前,已经累积足够多的经验把心得萃取出来,当然,开办心理师专业培训又会调整,我自己会区分,我的学生付钱来上课,不会有机会在其他地方听到同样的东西,我又希望是小班制,能够兼顾到每一位学员的学习质量,做法跟在外面带30人甚至100人的训练是完全不一样的。几届课程看各领域的大师分享后,我觉得有了专业自信是,我也是有东西可以分享,而且,教起来会更有效率。

 

竹:等于是过去的所有经验都积累成后来课程的养分,大堂课的经验也是。

 

嘉:广邀讲师的大堂课帮助我体会到,我想达成的目标和学生的实际达成的效果有很大的落差。在大堂课的训练中得不到我想要的,那我就开始想,一个「性咨商师」到底需要什么能力?要怎么建立?一届一届课程看下来后,我是逐渐透过我不要什么,慢慢的找到我要什么。

 

竹:透过厘清不要的东西,逐渐找到自己所要训练、达成的东西。

 

嘉:我办专业课程的方向很清楚,我要做的是培训人才,不是要做概念性或推广性的演讲,也不是体验性的工作坊。我想要的是提升心理师的视野,看懂自己在不同角色上的位置,跟实际上的技术如何使用。我的课程,是以能力建构为最主要的方向。

 

竹:我感觉到,妳一开始的野心就是大的,希望能够带给学生的东西远远超乎他们以为自己需要拥有的东西。妳的培训目标是直接到心理师这个「人」身上,以「能力建构」取向,取代原本的「专题式课程」作为主要的方向。意思是,妳不仅仅是提供知识任凭心理师个人造化吸收多少,而是要在课程进行的过程中,透过各种方式直接建立心理师的能力?

 

嘉:我先假设大家都是心理师,都有基础能力,只是再加上「性咨商」这个专业。能力建构的方式是,我直接剖给你看一个动作背后所需要具备的种种能力,你再去下功夫,补充欠缺的东西。一个性咨商师的成熟是需要时间的,性咨商培训课程没有足够的时间直接补齐所有能力,但是课程中能够让你体验到自己有哪些能力,也会教你可以如何持续精进。拿最基本的能力来举例,我不会在课堂上花时间一页一页陪你读完性教育的知识,但是我会告诉你可以如何取得、辨别各类型的性教育知识,在读通、精熟后,如何进入下个阶段,让性教育知识依照不同对象做不同表达,将知识活用作为一种建立关系、专业呈现的工具,做为一种性价值观厘清的工具,而在性咨商历程中确实的达到效果。 

 


剖析能力:性咨商做为一个专业

  

竹:「将动作背后的所需具备的能力剖出来」,这句话我听了觉得感触很多,学习咨商的过程中,常常觉得同样表面上一句话介入,怎么老师做就和我效果完全不同?逐渐发现到,模仿表面并不能带来同样的效果,因为背后具备的能力是不一样的,而要如何去学习、提升「没被说出口」的内在能力,是最困难的。我好奇的是,妳如何去剖呢?

 

嘉:是从「台湾心理治疗联合年会」做心理师的性咨商训练,我开始把性咨商师所需具备的能力分层次整理。当时我要解释给那些没有接触过性咨商领域的人听,有些人会觉得,不过就是谈性啊!我平常也都会跟朋友谈性,有什么了不起?谈性为什么是一个专业?

 

竹:的确是。尤其是许多人会觉得自己平常聊天时满口黄色笑话,就代表具备有谈性的能力,是个案不谈而已。却不知道,就是自己欠缺建立安全谈性的能力才让个案无法启齿!对应起来,倒有点像是许多非心理专业的人会说,坐在咨商室里面与人聊天就能收钱,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啊!

 

嘉:对,因为大家都以为自己也做得到,那我要让参与者知道,你以为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其实你做不到。你想象中很简单的事不是性咨商专业在做的事,我要证明这一点出来,从背后的概念到实际的操作都有其意涵在其中,所以我会仔细的去拆解每一个动作与每一个能力,主要的目的,就是让别人了解我们在做什么。再来就是说,性这个主题,常常会被其他议题包含、隐藏。譬如说,性创伤的心理复健,很多人会认为「创伤」大于「性」,许多的「性创伤复原」重点都在处理创伤,只是这个创伤跟性有关,可是并没有处理「性」本身。但是助人工作者自己可能没有自觉到这个部分,觉得自己有在谈性。所以当我去上课时,我会做清楚区分,让他们看到心理复健和性心理复健的差异是什么。我记得那时候常常花大量的时间准备,拿一迭白纸,在纸上不停用笔拆解概念,一层一层的厘清。所以我需要去区分每一个概念、能力,最开始是因为我要帮助其他人理解。

 

竹:如果说性咨商在台湾是一个新的专业,要别人也认同,就是你要能够有足够清晰的东西去说服别人这真的有内涵,是一个专业。

 

嘉:是的,让他们改变观念。我一直设定我上性咨商专业培训课是要教一个工具,心理师拥有各自的学派,来上课是学一个新的、很好用工具,运用既有的学派和咨商能力,再加上掌握性咨商需要具备的各项能力後,这样就是性咨商了。那当然,能力指标到清晰到细项,是妳尝试去写出来的,因为要我停下来整理这种东西,仔细到足以让别人懂,对我来说是需要耐性和时间的事情,但我没有,所以感谢妳。

 

 


不仅仅是学生,更是一同合作的伙伴

 

嘉:我自己在这一路办课程的历程中也受到一个蛮大的冲击,在S101我和学生是交会,当时办大堂課时我变成商人的角色,在卖别人的课程,但是因为这些老师我没有办法掌握,我赔掉S101建立的关系。费心思去找人脉找大师,而每一个讲师如果学生不满意都会客诉,从上课的内容、方式、视讯的效果、讲师临时有事就取消的风险等等,后来我花很多时间在处理这些状况、补课,这很消耗。

 

竹:感觉起来是在消耗自己,也消耗了原本的关系。

 

嘉:主要是因为S101很多的连结不是以学生和老师的角色出发,我很珍惜每一位学生,那不是上一堂课而已,而是心中很自然的把学员囊括在里面。也是刚开始在性这个领域真的很孤独,很多东西没有人做,譬如说特教领域需要人,但没有人怎么做?回绝很残忍,但派案派不出去。开始做S101之后,对我来说每个成员都是伙伴,不同领域专业的心理师来上课,就有更多的人可以服务到不同需要的族群,这是我最希望的。转变到大堂课的时候,面对客诉我尽力弥补,但学生还是会有一个心情上的转变。那关系就是这样,可能在某些时候我们和某些人在某个地方卡关了,过一段时间后各自修通、有不同可能性的时候,都是可以修复的。而对我来说,我心中其实就是自然会为这些人都留着一个空间,随时回来,我们都还是可以一起发展继续前进。

 

竹:现在回头看,刚开始的性咨商专业培训走得颇艰辛。众邀讲师是希望可以容纳各个领域的精华,但发现与实务有极大的差异,而讲师的状况又让人疲于奔命,感觉起来,有点吃力又不讨好啊。

 

嘉:也不能这样说啦!我觉得这也是我自己做为培训师的发展状态。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我逐渐明白也许有些学生也需要这样的课程,当然如果只上大课程的学生,可能又不是我要的。以我自己学习的历程来说,我做性这个领域,就自然会大量搜寻性相关的信息,所以我假设学生也都会这样做,会觉得大堂课不OK,大家不需要这个。但到现在我发现不是,有些学生没有这样的动机。没有自己读书习惯的学生,在性知识上会有所不足;或学生不相信自己上S101后打开了就所不同,他还是要听大师讲性价值观念,那也很好。所以接下来荷光要做一套性通识的网络教材,学生可以自己上线,挑需要的听就好。但,对我来说,不论上了多少通识课,还是要上现在的性咨商专业培训课程,有技术上、实务上的训练。

 

竹:最初办课程以实务与自己的学习经验为主要的依据,觉得多位讲师的方式无法达到培训效果,反倒是走到了现在,看到不同的课程方向其实都有适合的群体。不过最核心的还是课程的目标,妳希望训练出来的学生是可以实务操作的。

 

嘉:因为我的学生不只是学生,而是找到未来一起合作的伙伴。我的目标是真的具备性咨商的能力,大家一起来发展更多可能性,服务更多有需要的族群。

 

竹:我想这就是最重要的关键。对妳来说,一开始办性咨商专业培训的初衷就不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名誉、赚大钱,而是在看到各个领域的需求后,希望真的能够培训出能够投入性咨商实务领域的伙伴,大家一同合作、努力前进。所以性咨商专业培训的课程,几乎是每两三年就会依照学生的学习成效有所修正、更新。

 

嘉:是的。我不会说赚钱不重要,有金钱收入才有继续发展的可能,曲高和寡也无法产生影响力,但的确这些不会是我办课程的目的。如果我能够以我的身份为这个世界做一些什么让他更美好,这就是我相信我正在做的事。



对于性谘商、个人性自我探索与统整有兴趣的助人工作者,可以考虑参加荷光性自我探索整合团体秋季课程,尚有少量名额。详情请点击参考:

『2018 吕嘉惠性咨商师』性自我探索整合团体课程

课程目的:

(1)性的脱敏

(2)自我性历史整理 

(3)性历史访谈与书写能力  

(4)身体意象觉察与重建  

(5)开放五感,增加个人身体感受能力



「性自我探索与整合团体」是为助人工作者设计的训练课程,其设计理念及说明请参考下列文章:

专访吕嘉惠性谘商师 〡 S101带领与设计访谈(上)

专访吕嘉惠性谘商师 〡 S101带领与设计访谈(下)

性谘商 | 性自我探索与整合的重要性

编  辑:尹己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X7RjEZNa9uaeespgzByH72u5AGiaVCOzd5VzXRS5TvYySWvuD2SxzbSB4Eic2ueFpg8s3ia5ECfSbibDAWUslr0FL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