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张仪的舌头

 

张仪的舌头

作者 | 胡长白

 

张仪的墓在开封的东北郊,我在2015年冰冷的春寒中去过。阳光普照,北风从树梢折到人脸上,像历史的幽潭把飞沫溅到人心里。恭敬地向这位中国公关界的老祖宗行礼后,我心中的第一念头是,两千多年倏忽而过,这老家伙的舌头是否还在?

 


张仪《芈月传》剧照

 

山西人张仪少时勤苦,出道很惨。中国文人的故事,大抵都是这么讲的。与张仪同窗且齐名的苏秦,少时读书犯困,用锥子刺大腿以求其成,这就是锥刺股故事的由来。张仪也差不多,读书遇到精彩处,便在手上胳膊上记下来,再折竹书之,是为张仪折竹。

 

书读多了,心地明亮了,嘴和脚便不安分起来。

 
可惜,张仪刚一出道,就遇到了一个奇葩公司楚国和渣领导楚相。楚国当时是天下第一大国,怀王姓芈,这个生僻字如今人人识得。这位身有异味的楚怀王起初还是有些作为的,但是公司文化不好。楚人好巫,鬼神之风炽烈,举国神神叨叨的。彼时,张仪投奔楚相,惦念着把竹子换成金子。

 

 

张仪还是见到了大领导的。有一次,楚相召集饭局,把价值连城的和氏璧丢了。门人都怀疑是张仪干的,理由在兹:仪贫无行。这话太伤人,翻译过来就是贫穷且无节操。楚相对张仪掠笞数百,这小子仍然不招不服,也就放了。

 

归家之后,老婆心裂,便对张仪说,阶层板结啦,你别再读什么书游什么说了,爬上了贵族家的梯子也不过是条受鞭打的狗。

 
这老婆有见识。古人讲“寿则辱”,而对底层来说,夭也辱寿也辱,退也辱进也辱。这天可怜见儿的被侮辱与伤害的人们!
 
张仪倒是乐观,回应老婆说:“吾舌尚在否?”我的舌头还在,这就够了!
 

 

苏秦在这一点上远比不得张仪。当年,苏秦游说秦国未遂,如丧家犬一般返回洛阳的时候,妻不下纴(织布机),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如是而观,在苏秦那里,六亲不认的六亲,乃是主语。

 

张仪的舌头在秦国找到了发动机。秦国相信成功学、厚黑学、正能量、软实力、公共关系、公共外交和跨文化传播。简单点说,秦国正处改革的深水区,相信一切能走出发展中陷阱并且做大做强的理论。

 

张仪投奔秦惠王的时候,第一炮就卡壳了。当时韩蜀两国两路攻秦,惠王问计于司马错和张仪,最后听计于前者。但是,辩论失败的张仪却露出小荷尖尖角,留下了两句名言:

 
第一句是“据九鼎,案图籍,挟天子以令於天下”。后世曹操等人,算得上张仪的门徒。
 
第二句是“争名者於朝,争利者於市”。这话直白,要出名入朝廷,要挣钱找市场,于斗争中博取功名利禄。
 
 

我在《说服与认同》一书中提出一个判断,这般直言功名市利的话,春秋士人断然是讲不出口的。受中学历史课本影响,我们经常把春秋与战国混为一谈,实则二者大不相同。记述春秋史事的《左传》,士人开口,大多道德文章——礼与义,引用《诗经》470余处;而在《战国策》中,张仪之辈公然谈论利与力。

 

这在苏秦那里也到得到了证实。作为张仪的师兄,苏秦亦无半点遮掩,他说:“且夫信行者,所以自为也,非所以为人也,皆自覆之术,非进取之道也。”在苏秦看来,诚信不过是个人修养之私德,绝非人生进取之“正道”。
 
不问良心信舌头的张仪很快就位致富贵,比你知道的所有人——比如于连还快。在战国乱世,这舌头如巨鲸入海,掀起了惊涛骇浪。张仪的第一场漂亮仗,就重击了自己的祖国魏国。果然待祖国如渣男。
 
这也不奇怪,除了苏秦合纵、张仪连横,当时实名可查的说客、策士百余人之多,皆“日夜扼腕瞠目切齿”,企求“腾说以取富贵” (战国策•燕策一)。朝秦暮楚说的正是这帮人,对每一个大王都那么深情,然后背叛他。
 
苏秦与张仪
 

后来,张仪靠着舌头又平趟了一系列大国小国,“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孟子·滕文公下)。当然,最得意的是报复楚国。兄弟当年潦倒,疑为窃你楚相之玉,今日就要明目张胆地窃你楚王之国。他多次戏弄怀王,致其客死他乡。后面的故事,《芈月传》里半真不假地讲了一大堆。

 

谁也别当真,谁也抵达不了真相。后来的出土文物表明,苏秦也许并非张仪师兄,生世也比张仪要晚一些,连他们的老师鬼谷子其人是否真实存在亦不确凿。

 

但整体而观,在强烈的功名刺激和邦兴国亡的幻灭感之下,策士们言则恢奇雄浑,行则虎虎生气,改变了自己,也创造了历史。而驱动策士嘴和腿的,正是利与力。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战国策士全部是追逐名利、趋炎附势、人格空洞之辈。他们之中一些“义士”的独立人格、潇洒自信,不能因后儒家对纵横家的激烈批评而被忽视和湮没。兹举《战国策》颜斶(chù)说齐王一例,以显战国纵横家的主体意识和士人风骨:

齐宣王见颜斶,曰:“斶前!”斶亦曰:“王前!”宣王不悦。左右曰:“王,人君也。斶,人臣也。王曰‘斶前’,亦曰‘王前’,可乎?”斶对曰:“夫斶前为慕势,王前为趋士。与使斶为趋势,不如使王为趋士。”王忿然作色曰:“王者贵乎?士贵乎?”对曰:“士贵耳,王者不贵。”(战国策·齐策四)

 

 
齐宣王见颜斶
 

故事大意如下:齐宣王召见颜斶,说,你过来!颜斶说,不,你过来!左右光火,说:不带这样的,王乃人君,你是小臣,哪有王说你过来,你却要王过来的道理!

 

而在颜斶看来,你是王我是士,既然见面,凭什么让我靠近你跟前?你靠近我是“趋士”,乃是王道精神的体现;我靠近你是“附势”,不过是小民之志,孰重孰轻?

 

最后齐宣王感慨万千,颜斶却毫不领情,凛然而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8.pinlue.com/thumb/img_jpg/eeKDzxiavhiaaIvVkhDcL9NBOdpxAT0U9xNdmibXEW54EHYmTvX8k6vSHQJZbwYiacHByqV0FMDNz9ry517STiaVQE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