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马邑之谋的蝴蝶效应:帝国财政嬗变

1

马邑之谋

 

汉武帝元光二年(公元前133年)六月,军臣单于亲率十万匈奴精锐挥师南下,准备进犯中原,这一次他选择的目标是马邑(今山西朔州)。军臣单于对这场战斗志在必得,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汉宫早在数月之前就已经谋划好的棋局,甚至单于本人也只是这棋局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单于让军队在武州塞驻扎。在正式进攻之前,他要等待一封重要的书信,商人聂壹的书信。

 

此前,这个商人来到单于王庭,他对单于说:“我经常出入边塞经商,对汉域边境的情况了如指掌。我此番来时见马邑富庶,但兵力空虚,这正是上天赐给单于的良机。我有徒众数百人,愿为单于马前卒。”单于相信了他的话,双方议定,由聂壹的商队先行混入马邑,斩杀县令,单于亲率大军接应,则马邑的财物尽归囊中。

 

聂壹的使者很快赶到,他告诉单于:聂壹已经将马邑县令的首级悬于城门之上。单于大喜,全军尽出,直扑马邑。

 

 

出于意外,匈奴人在途中攻击了一个汉军的边防哨所,俘获了雁门尉史。这名基层军官惶恐之下,主动告诉单于,马邑是个陷阱,汉军早已在当地设下埋伏,准备全歼匈奴主力。单于大惊之下,立刻撤军,这名尉史受封匈奴“天王”。

 

尉史没有欺骗单于。当时韩安国、李广、公孙贺率汉家甲士三十万埋伏在马邑周边的山谷里,他们在等待匈奴人踏入陷阱,然后一举将其歼灭。与此同时,大行令王恢率军三万出代郡,准备从侧翼截断匈奴军的补给线。但是,单于没有上当,马邑之战的剧情并未按照在汉宫预演过的剧本去推进,这让侧翼的王恢陷入了困境。王大人思前想后,终究不敢以孤军对抗匈奴主力,只好主动退军。

 

双方并未交锋,岁月依然静好,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其实这场超远距离的“眼神杀”已经改变了一切。

 

在马邑之谋之前,汉家以和亲政策来羁縻匈奴,但在马邑之谋之后,汉匈之间再也不屑玩温情伪装的游戏,双方直接开打。战火自此燃起,直到东汉和帝永元三年(公元91年)窦宪出塞五千里攻占阿尔泰山才算基本结束。此时距离马邑之谋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

 

马邑之谋彻底破坏了汉匈之间以和亲维持的信任关系,双方陷入了连绵的战争,而战争就是人类财富的熔炉,它能将一切化为灰烬。这种烈度极大的战争迅速让西汉文景之治以来攒下的家底消耗殆尽,迫使汉武大帝不得不建立起一套特殊的财政体系。这套财政体系绵延两千多年,直到现在依然被中国人所沿用。

 

今天,让我们来谈谈这套古老的财政体系。

 

 

 

2

 

汉武时代的财政改革

 

 

卫青、霍去病都是中华名垂千古的良将,但是辉煌战绩的背后则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残酷现实。与士卒白骨一同枯萎的,还有西汉的国家财政。

 

 

西汉自高祖刘邦立国以来,一直奉行黄老之术无为而治。尽管中途遭遇了吕后之祸,但动荡都限制在庙堂之上,祸水并未流到民间,甚至是在吕后专权时代,汉室都在奉行无为而治的基本国策。太史公司马迁对吕后的酷烈深恶痛绝,但他也在《吕太后本纪》里写道:“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到了文景年间,民间更是富足。

 

马邑事件之后,汉武帝开始积极备战,并随着战争的推进,不断加大投入,国库的家底很快就消耗一空。为了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汉武帝将目光投向了他的人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民众性命的所有权尚且归属于帝王,更遑论区区财富了。

 

武帝接受大农令郑当时的建议,封桑弘羊、东郭咸阳、孔仅三人为大农丞,这三人立刻组成“黄金三人组”,绞尽脑汁地搜刮民间财富来报答武帝的知遇之恩。

 

技术官吏桑弘羊以精于计算著称。桑弘羊先是推出算缗法,对商人、手工业者、高利贷者和车船业者征收新税,每2000钱收120钱,然而民间抵触情绪很大,偷税漏税的情况很多。于是桑弘羊又推出告缗法,凡是举报偷税漏税者都有功,一旦坐实,则被告者全部财产充公,发配戍边一年,而举报者则获得所没收财产的一半。

 

“一时之间,天下商人破产者数十万户。”(茅盾《雨天杂写之一》)

 

东郭咸阳原为齐国盐商,孔仅则是梁国铁商,这二人读懂了汉武大帝的心思,摇身一变,以财政专家的身份向朝廷投诚,与桑弘羊一起被封为大农丞。这二人对盐铁贸易的内情了如指掌,为了替皇帝敛财,他们提议将盐铁行业收归国有,不准民间私人经营。

 

盐铁两业是秦汉时期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它们被收为国有,民间流离失业者众,天下疲敝。

 

为了这次国有化,两个钱串子专家开始搞起了学术研究。东郭咸阳和孔仅提出,盐铁行业之前私营,致使许多商人暴富,而普通人没有从事盐铁业,所以受到了盘剥。既然商人都为富不仁,那么不如将盐铁收归国有,由政府来平衡全民利益吧。

 

汉武帝对桑弘羊、东郭咸阳、孔仅都非常信任,经常夸赞他们的贤能。这是理所当然的,能顺应圣意的人,当然是国之栋梁。

 

东郭咸阳和孔仅劳心费力地在全国建立起了盐铁管理机构,这实在是大功一件。他们以为自己能加官进爵、公侯万代,但万万没想到,皇帝罢免他们的官职,最后落得个生卒年月不详。

 

武帝认为,东郭咸阳和孔仅用人不当。他们当初任用了许多经营盐铁的大商人担任各地的盐官、铁官。这些人虽然熟悉业务,但操守不好,营私舞弊的事情比比皆是。他们生产出来的镰刀连草都割不断,质量低劣,令人发指,而他们生产的盐则太咸,不合武帝的口感。武帝顺应民意,整治贪腐,东郭咸阳和孔仅立刻就被罢官,他们所任用的人也被整体换血,但是他们建立的全国盐铁管理体系却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圣意岂是你们几个钱串子能参透的?命运的吊诡能超越你的想象力。

 

 

东郭咸阳和孔仅虽然有钱,但读书太少,层次太低,棋局刚到中盘他们就出局了,而桑弘羊毕竟肚子里的墨水多,他仍然如鱼得水地活了很多年,一直撑到了汉昭帝时期。

 

桑弘羊在武帝一朝算得上是“圣眷颇隆”,但他很不幸,因为他长寿。桑弘羊要是死在武帝前头,没准还能捞个厚葬,就算厚葬捞不着,怎样都不会落个灭族的下场,然而他长寿,活到了汉昭帝时代。

 

桑弘羊是昭帝的辅政大臣,权柄极大。在他的多年运作之下,朝廷里有许多技术官僚,这些人俨然已有将汉室江山变成一家混业经营的超级大公司的意思。此时,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早已不只是盐铁业了,它还控制着全国的运输物流,如果将来有新的支柱产业出现,它的业务范围还可以无限扩大。

 

在这些技术官僚们设计的框架里,皇帝是帝国的董事长,丞相是帝国的CEO,而技术官僚团队则是帝国实质上的管理层。他们用从中央到地方密如蛛网的财货体系,暗中掌控着国策的方向,掌控着国家经济命脉,掌控着帝国的命运。

 

然而,他们与东郭咸阳、孔仅那两个钱串子一样,栽在了吊诡的圣意上。

 

始元五年六月,霍光采纳杜延年的建议,诏令三辅、太常各举“贤良”二人,各郡国查举“文学”一人。经过大半年的筹措,霍光培养了一批“清议之士”,在外界看来,他们就是帝国的“清流”。

 

始元六年二月,霍光召集这批“贤良文学”,在朝廷中商议罢黜盐、铁、酒等专营政策,史称西汉盐铁会议。

 

这是桑弘羊等技术官僚们始料未及的事,等他们发觉时,已经身陷全国大V们的口水汪洋之中。贤良文学派起自民间,这些人饱受新财政模式之苦,对桑弘羊等人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他们全盘否定了盐铁官营财政,并将桑弘羊置于舆论漩涡之中。

 

始元六年七月,盐铁会议结束,霍光罢黜了郡国酒榷和关内铁官,官营政策有所收缩,但是并未废除,而桑弘羊的政治生命走到了尽头。

 

一年后,桑弘羊受政变牵连被灭族。

 

 

3

 

垄断之辩

 

 

至于这么做对不对,说法不一。 许多人认为:政府垄断确实拖累了民间经济,但这是中国创建大一统社会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其生一利必生一弊。

 

当汉高祖在如此庞大的疆域内创建起统一的中央集权帝国时,这个国家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为了维持它的统一,帝国必须拿出相当一部分资源来发展军备,防范外部的敌人,又要加强政府官僚体系的控制力,来镇压内部的反抗,而军备资源和维持官僚体系的成本最终必须由人民来承担。

 

但是在大一统帝国下,人民同样享有无数的好处:迁徙的便利,庞大的市场,内部军备费用的节省,强烈的民族自豪感等等。为了获得这一切,我们必须承担一部分垄断之恶。

 

在汉昭帝时期,就发生了一次关于“国进民退”还是“国退民进”的大讨论,讨论的双方是皇帝的“聚敛之臣”和民间的“贤良”。

 

随着经济的好转和农业的进步,昭宣时期逐渐出现新气象。崇尚自由经济的人们在昭宣新气象的鼓舞下, 期待皇帝能够做出根本性的变革,彻底回归文景时期,将武帝创建的国有经济体系废除掉。

 

这场国家和民间的大争论发生在汉昭帝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一个叫桓宽的人将当时的辩论记录整理成了一本书,这本叫作《盐铁论》。

 

当年,汉昭帝为了了解民间疾苦,让各个郡国推荐了数十位贤良,也就是民间的社会贤达,到朝廷来反映民间问题。这些人果然不负众望,一到京城,就将民间的问题和盘托出,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罢黜盐铁专卖、还利于民的建议。

 

与此同时,汉武帝时期功劳最大的大臣桑弘羊仍然在朝,当贤良们控诉他亲手制定的政策时,桑弘羊自然坚决不同意。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

 

桑弘羊的基本观点只有一个:财政需要。

 

为了应付庞大的财政开支,政府必须从商业上获得收入,否则政府就会破产。而与他辩论的贤良们都来自民间,对于政府财政问题不甚了了,但对于民间发生的事情却有切身感受。他们对汉武帝的政策给民间带来的困扰如数家珍,但这些人在理论功底上比桑弘羊差很多,说不过,就只能搬出“政府要以德服人”,或者“政府要回归儒家传统,不要与民争利”,甚至强调要重本抑末,也就是重农轻商。所以,后世的新派人物大都嘲笑这些贤良的迂腐。

 

4

结语

 

马邑事件虽然未动刀兵,但它却改变了汉匈之间的政治格局,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变动更是影响了中华数千年的文明演化路线。蝴蝶振翅的威力就是这么巨大。

 

汉武帝将盐铁之利收归国有,扩大财政收入,从而为卫青直捣龙城、霍去病封狼居胥提供了物质保证,由是奠定了中华帝国的千秋版图。这确实是光耀千古的丰功伟绩。然而,历史进程的前方虽然永远光明着,但道路之曲折往往超越了我们的想象力。

 

一将功成万骨枯,将军尚且如此,何况帝王在汉武帝彪炳史册的万丈光芒背后,桑弘羊们的人生是悲剧的,东郭咸阳和孔仅们的人生是悲剧的,比他们更悲剧的是那些从未在史册上留下过姓名的普通人,他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佛他们从未来过这人世间。

 

人心都是向往光明的,而历史总是曲折地前进着,在每一个小小的曲折中,都隐藏着不知其数的无名氏们悲催的人生。很少有人会在意无名氏们的故事,生活在光明的未来时代里的人可能也并不想了解我们,我们只能自己在乎自己,认真地活在当下

 

版权说明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谢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uploadfile/2018/0612/20180612121746471.jp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