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真正的三寸不烂之舌

鬼谷子先生有两个学纵横之术的学生,他们就是苏秦和张仪。

至于鬼谷子何许人?并无定论,世传《鬼谷子》一书是不是后人伪作也未可知,总之是个世外高人。

苏秦和张仪是真正的传奇。

司马迁在《史记》里有七十篇列传,都是写先秦至西汉的牛人的,涉及的先秦人物屈指可数,经常是几个人物写在一篇传里,真正一人独占一篇题目的不过十来个人,这十来个中就包括苏秦和张仪,他俩都是一人一篇,而且所占的篇幅也几乎是最长的。

苏秦本是东周国都洛阳人,他跟鬼谷子学成之后,就出来闯天下,结果四处求职,四处碰壁。“出游数岁,大困而归。”没人待见他,混得差不多要饭了,只好回家。家里人,爹妈肯定没问题,回来就回来呗,有妈吃的就有你吃的。可是嫂子、弟媳们就翻白眼了,哦,这是要回家白吃白喝吗?还是要来分家产啊。

苏秦怎么办?忍着呗。

《周易》里有一个蹇[jiǎn]卦,里面有句话是:

蹇,君子以反身修德。--《周易*蹇*大象》

意思就是,前面的路走不通了,就得返身回来,回来干嘛啊?回来修德,回炉再炼,修炼本事,修好了,再上去!

苏秦回到家,把老师教的书重新苦学,他还得到一本新的秘籍,就是《阴符经》,这本书现在还有传世的版本,不过据说是南北朝时期的伪书了。总之,苏秦苦苦玩索,夜以继日,睏了就拿锥子扎大腿,这就是锥刺股。不是有个词叫“头悬梁,锥刺骨”,形容人苦学的,这个锥刺骨就是说苏秦的。“头悬梁”是说谁的呢?据说是东汉的一个大儒叫孙敬,把头发吊起来,拴在房梁上,一打瞌睡,头一低,上面就给抻醒了。

他也不可能老是拿锥子吧,或者每天都头悬梁吧,可能也就是突发奇想,整过那么两次,结果就成了一个好故事,就帮着他们扬名了。咱们没事时,也应当给自己整点这样的故事,就离成功近一些了。

苏秦经过一年苦学,有一天,忽然就顿悟了,眼前豁然开朗,那一刻他是一拍大腿呢?还是仰天大笑呢?还是痛哭流涕呢?我也不知道,史记只写了,他自言自语:这一次我肯定能搞定当世之君了。

然后,他再度走出家门,真就做到了。

为什么跟鬼谷子学完了,出去闯荡吃不开,然后自学了一年,再出去就行了呢?很简单啊,第一次去闯荡时,他肚子里只揣着一堆理论;第二次出去时,又有理论,又有实践,又有教训,又有屈辱,又有信念,他已经淬炼升华了。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他顿悟了,顿悟什么呢?顿悟了天下大势,这是他说服天下国君的资本。

这一次,苏秦本来想报效家乡,先去找东周国君周显王。但是,有句话叫“凡人贱近而贵远”,都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都本乡本土的,从小看着你长起来的,能有多大能耐啊。所以,周显王和他身边人都没拿苏秦当个玩意。

苏秦这一次一点也没气馁,心想:我找你,是给你面子。你不听,那是你没脑子,没觉悟。这也正好,因为我心中的天下大势,本来跟东周国也没什么关系。

那么,苏秦心中的天下大势是什么呢?苏秦心中的天下大势就是,要么秦并天下,要么六国联手灭秦。

于是,他离开洛阳,直奔正在强大起来的秦国。他到秦国之后,见到了刚刚即位不久的秦惠王。当时,秦惠王刚刚杀了商鞅,对于这种出奇计强秦的人物,他没有什么好感。他对苏秦讲:

毛羽不丰者不可以高飞。(《战国策》)

小鸟的羽毛还没有长丰满,就不可能飞得太高。您说的“吞并天下,称帝而治”的想法太大了,我们还不敢想啊。

苏秦看秦惠王没兴趣,只好实行第二套方案。这套方案麻烦点,但更加轰轰烈烈,就是要说服东方六国的国君,合纵攻秦。

一个秦惠王你都说服不了,六国国君你就都能说服吗?苏秦做到了!他就凭三寸不烂之舌,从北到南,挨个去游说燕王、赵王、韩王、魏王、齐王、楚王,把这哥六个都给说得热血澎湃,共同成立联合国,总部设在赵国,由苏秦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同时配六国相印,待遇也参照元首级。或者,这个六国合纵更像是今天的北约,联合起来一起扼制俄罗斯的感觉,苏秦就是北约司令。

此时的苏秦,麻雀变凤凰,抽空就回了趟家,随从车辆浩浩荡荡。周显王都被吓到了,净水泼街,派人欢迎,一迎就迎出十多里地来。嫂子们,都趴在地上给他行礼。苏秦笑了:怎么之前是那样的,现在成这样的了?嫂子们低着头回答:因为如今的叔叔位高金多。

那么,苏秦都跟这些国君们讲的什么呢?就都把他们给忽悠住了呢?史书里都有详细的记载,时间关系,咱就不引述了,总之,超级雄辩。唯一可以跟他有一拼的,可能只有他的老同学张仪,在若干年后,再挨个说服六国国君,解除合纵的那套说辞了。

当年上学时,苏秦自认为张仪的才能在己之上。可是起初张仪混得也很不好。他曾经在楚国丞相的府上混事,也是给人家当门客呗。有一次,丞相丢了一块宝玉,不知谁偷的,相府的门客们都看张仪不顺眼,就认定肯定是张仪偷的,就把张仪抓起来,狠揍一通,差点没打死。不这,张仪咬定不是自己干的,最后也被放了。被人拖到家里时,手脚都疼得不能动弹了。他老婆又疼又气:你个死冤家啊,要不是因为读了点破书,到处吹牛,怎会遭这个罪啊。这时,张仪把嘴张开了。老婆问:干嘛?喝水吗?张仪有气无力地说:你看看,我的舌头还在不在?老婆说:在啊。张仪笑了:OK啦,只要这三寸不烂之舌还在,老婆你就放心吧,早晚让你妻凭夫贵!

就在这时,苏秦派人来请张仪去赵国。苏秦为什么要来请张仪呢?因为他知道,要想确保这个合纵的计划持续成功,就必须要稳住秦国,不能让秦国插手搅局。怎么办呢?必须在秦王身边安插自己的人。这个人必须也得有超级忽悠能力,找谁呢?张仪最合适。虽然张仪是自己的老同学,可是,他肯听自己的安排吗?另外,他下得了决心,去把秦王忽悠住吗?这可不是你有才能就一定能做到的啊。最后,他想出一个奇招。

张仪兴冲冲来赵国见苏秦,心想,这个老同学真够意思,这是要跟我有福同享啊。可他没想到,他到了赵国之后却吃了闭门羹。一连好几天,苏秦闭门不见。之后好容易见了面,苏秦却冷淡至极,讲:我是想让跟我混口饭吃,可是看你这能力状态,还是差点事啊。你现在怎么成这怂样的了呢。然后,勉强给张仪安排了顿饭菜,也都是给仆人下人的标准。

这一下,就把张仪给气疯了。古人讲,知耻而后勇啊。他强忍怒火,从苏秦府上出来,就直奔秦国而去。他誓死也要争这口气,东方六国都没意思了,混到头也就跟苏秦差不多,只有到秦国,才有可能反制苏秦。

张仪头脚走,苏秦就去找赵王,让赵王派人扮做一个富商,拉一车金子,尾随着张仪一起向秦国走。中间住店时就一起住,一来二去就熟识了,就成了好朋友,就开始给张仪慷慨支持。

张仪在这个朋友的雄厚财力的支持下,顺利地见到了秦惠王。把秦惠王一下子就给忽悠住了,还被封了官。

他兴冲冲回来拜谢自己的朋友,自己的这位贵人。这时,这个人却说自己任务完成,向他告辞。之后,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是这么着这么着这么着,总之,这一切都是苏秦丞相的安排。

张仪被惊呆了,对苏秦又是佩服,又是感激,于是铁了心暗中帮苏秦,维护其合纵计划。

接下来,六国合纵的局面大致维护了有十几年,秦与东方六国保持着大致的平衡。

什么叫大致平衡呢?就是说,这十几年时,这个合纵也是铁板一块,也是分了合,合了分的。中间,秦国采取远交近攻的战略,极力拉笼齐国,来打赵国。弄得苏秦在赵国呆不下去了,他就去了燕国。

苏秦到了燕国,那还是座上客。有道是,狼走遍天下吃肉,狗走遍天下吃屎。苏秦是吃肉的,吃谁的肉?这不好说,反正,他在燕国成了燕王老妈的情夫。要说这也正常啊,六国国国君他都能忽悠,忽悠寡妇女人那还不更是手拿把掐啊。这种事,时间长了,肯定纸包不住火啊。弄得在燕国又不容易呆了。他就去找燕王,说:您看,燕国现在跟齐国关系很紧张,我在燕国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不如去齐国,在齐国那边暗中帮着咱们燕国。您觉得如何?

燕王正为难不知怎么办呢。老妈养情夫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可要是杀了苏秦,又怕老妈伤心。现在苏秦主动请求去齐国作间谍,什么都解决了。于是,以厚礼为苏秦送行。

苏秦到了齐国,接着吃肉,深得齐王器重,被齐国大夫们羡慕、嫉妒、恨。这是真恨啊,最终,在公元前317年,有人竟派出刺客将苏秦刺杀。当时苏秦重伤,没有立即死掉,接下来的几天也没有抓到凶手,更不知谁主使,苏秦这口气咽不下,临死前对齐王讲:等我死了,您就宣布我是燕国间谍,把我车裂了,那时凶手就肯定出来。齐王照办,果然凶手现身,齐王诛之,为苏秦报了仇。

苏秦死后,天下第一便是张仪的了。他在秦国混到了丞相级别,后来又以间谍身份当了魏国丞相。在苏秦死后,他不再顾忌之前对苏秦的承诺,出使魏、楚、韩、齐、赵、燕六国,一通忽悠,就彻底瓦解了合纵。这其中,他忽悠楚怀王的那一段最精彩。

先是,秦国想打齐国,可是呢,齐国和楚国的关系很好。秦王就派张仪出使楚国,要他去破坏齐楚的关系。张仪就来忽悠楚王:我们秦王说了,只要楚国跟齐国断绝关系,秦国就把公主嫁给您,还送给您六百里土地。

楚怀王挺高兴,心想要抱粗腿,当然是越粗越好。齐国不如秦国强大,当然是跟秦国联盟更好啊。于是,就跟齐国断交。然后派了一个将军跟随张仪回秦国。等着张仪向秦王复命,然后接收那赠送的六百里土地。

可是呢,张仪一回到秦国,就来了一个“假摔”,从车上摔下来,然后就在家里养着,一连三个月也没上朝去见秦王。

楚怀王这边就着急了,秦国这边没动静,是不是嫌我跟齐国绝交绝得还不够彻底啊。就派了个代表,发表公开的国际宣言,把齐王大骂了一通。这次,齐王被气坏了,干脆就自降身段,折节事秦。结果,齐、秦成了盟友了。

这时,张仪才去向秦王复旨,说:咱们给楚国六里地吧。楚国使者在旁边一听就急了:不是说好了给我们六百里地吗?

张仪故作惊讶:你们听错了吧,明明我就是讲的六里地的,从哪到哪的,讲得多清楚啊。

使者只好回来向楚怀王报告。楚怀王气坏了,发兵攻秦。结果战败,最后,割地请和。

过了一年,秦惠王派人出使楚国,想跟楚国换块地。楚怀王回复:你们想要我的那块地,不用拿地换,拿张仪换就行。

秦惠王换吗?他还没这么卑鄙。不过,张仪倒很大方,跟秦王讲:您就让我去吧,他们不会拿我怎样的。

然后,张仪就来到了楚国。一进楚国就被抓起来了,准备着要砍头。但是,过了几天竟然就被放了出来,又成了楚王的座上宾。为什么?因为,张仪在楚国有个好朋友叫靳尚,靳尚既是楚怀王的嬖臣,就是宠臣啊,又跟楚怀王的宠姬郑袖关系极好。张仪刚被抓起来,靳尚立即来见郑袖。他跟郑袖讲:这个张仪是秦王的红人,他现在被扣在这,我听说,秦王要拿六个县的地皮,外加两个秦国公主来换张仪。秦国公主要来了,将来她们的地位肯定要在您之上啊。

这一句话,就把郑袖给点燃了:靳大人啊,您说怎么办吧?靳尚就教给她:您这么办、这么办就OK了。于是,郑袖就天天去跟楚怀王哭天抹泪:张仪那是秦惠王的大红人啊,您要是杀了他,把强大的秦国给惹急了眼,我们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这个男人啊,最架不住两样东西:一是女人的眼泪,二是老婆的枕边风。

几天之后,楚怀王就把张仪给放了出来。此时,张仪依然牛叉,吹了一通秦国多么多么强,搞好秦楚双边关系,对楚国多么多么重要。

楚怀王也只好认怂。

那么,楚怀王与张仪的这段故事说明了什么呢?其实就是现在经常讲到的一句话:弱国无外交。你弱,就只好被人欺负呗。

张仪离开楚国之后,就去了韩国、齐国、赵国、燕国,挨个忽悠一遍,就把合纵之势给完全解除了。

这一趟结束之后,他回到秦国,正赶上秦惠王薨了。继位的秦武王在做太子时,就跟张仪不对脑袋。张仪就有了一种不祥之感。于是,他也学苏秦,主动请缨再去魏国当间谍。最后在魏国又做了一年的丞相,得以善终。

苏秦与张仪草根起家,纵横天下,达到成功的颠峰,成为当时读书人的偶像。那么,司马光怎么看待他们的成功呢?

司马光自己没讲,但他引用了孟子和西汉扬雄的两段评价。

孟子与苏秦、张仪是同时期的人物。有人曾问孟子:苏秦、张仪这样的人物,“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他们要是发怒,诸侯国君都害怕;他们要是消停了,天下也就没有战火。他们称得起大丈夫吧?孟子答:他们可算不上大丈夫!

那怎样才算大丈夫呢?

孟子便讲了一句流芳百世的话: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诎(qū),此之谓大丈夫。--《资治通鉴*周纪三》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评价一个人,不要看他世俗的成功,而要看他人格的圆满。

扬雄对苏秦张仪的评价则更加尖刻,称他们是“诈人也”,就是两个大骗子而已。他们为成功不择手段,完全就是靠忽悠、靠骗,一点诚信和道德也不讲。

是不是有点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呢?随大家想吧。

 

 

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本站所载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的立场,仅供读者参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8.pinlue.com/img3/tu/p1NDk2IZ4vLial5q8YmSpphaNjT2N8O8WS2WG6Z6IJuagcSsd1icHKthMI5cGTcshiaf662mNibZuZGySGQF4WffUw/64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