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晋源拾忆——晋源人你记得么?儿时游戏“挆泥炮”

童年的游戏一如湖泽中的尾尾小鱼,不经意的时候就会跃出湖面,荡出童趣甜美的涟漪。那时候,我们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孩子,经常在街上、地边、树下、屋檐下,玩耍着最古老最原始的游戏:“挆泥炮”。说了也怪,仅仅是一块黄黄的烧土,却给我的童年带来过无尽的开心和快乐。

我们晋源地区一带的儿童们玩耍的所谓:“挆泥炮”。其他地方的少年儿童也玩,叫法不一,有的叫:摔泥巴、摔泥罐、摔泥娃娃、挆泥碗等。

“挆泥炮”的制作:

春天的泥土是最有活力的,燕子筑巢,农家建房,孩子们耍泥泥,都是在这个时候。我们选用的是东门外二里半以东的烧土(胶泥),它是一种黄色的土,非常有黏性,而且干湿适中,用它既容易捏成碗状,又容易摔碎。下过雨后,被雨水打湿的烧土最适合用来做“挆泥炮”。玩时,先把泥巴揉几下,团成个厚圆饼子模样,再用大拇指从中央开始慢慢往四边抠开,边抠边捏,做成个碗状。“碗沿儿”要捏得很厚,“碗底”很薄,这样摔时底才能全部被震破,而沿儿却完好无损。若沿儿摔破了,就意味着失败了。泥巴的质量要好,不仅要找最好的胶泥,还要翻来覆去的不断在地上摔打,不能太稀,太稀了活不起来,烂泥巴糊不上墙;也不能太硬,太硬泥巴就干了,也做不成泥碗。

“挆泥炮”的玩耍

几个小孩子每人弄一些烧土(亦叫:胶泥),捏成碗状,放在手心,就用手高高托起,丹田运气,全神贯注,眼瞧地上一点,倒扣着使劲摔向地面,因为倒扣着的泥盆中的空气膨胀,就会将盆底冲开个洞。当把泥碗高高举起时,小伙伴们都会异口同声念叨一首歌谣:“小泥碗,手中拿,用力一挆惊雷炸,四边儿成了饼,中间开了花,揪啊揪,补啊补,挆泥炮的娃娃笑哈哈。”摔的一方高声说“响!”对方伙伴则高声说“不响!”碗底摔破后,得根据毁坏程度,由对方伙伴提供用泥拍成的“布”,补窟窿。这样相互反复多次,直到将对方的泥巴赢光为止。一轮结束后,大家围在一起,评判谁摔出的泥巴窟窿大,胜者刮输者三个鼻儿。

“挆泥炮”游戏的泥碗捏起来如此简单,游戏规则也如此简单,其一,碗底上的洞必须是伴有响声摔出来的,对方才予以修补;其二,人为留下的洞口对方不予以修补。其三,摔不破的泥碗不能在同一轮中重新摔第二次。其四,此游戏多玩耍于春夏季。

可别小看这些泥泥游戏,它在孩提时代的我们心中可是占有非凡的重量。为了得到对方更多的泥土,我们想尽各种各样的办法让洞口能够破得更大一些,比如,尔喜、丑娃山药蛋他们把盘子的边做得厚一点,底部捏薄一点,以便挆下去之后能够让盘底飞得无影无踪;或是把盘子做到大小刚合适的形状,以便能使出的最大力气;抑或是等其他小伙伴们往盘子里哈气的时候,趁其不备,把破洞挖大一点。在为对方填补破洞时,小伙伴们也是斤斤计较,把补破洞的泥捏得薄之又薄,比一比,发现盖不住对方的破洞,拿回来把自己认为厚的地方再捏薄一点。就这样,泥巴在我们中间转来转去,不管最后谁多谁少,大家都玩得不亦乐乎。也忘记了,我们把那些“战利品”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而现在社会发展了,科技发达了,娱乐设施也多了,城市的孩子,甚至是乡村的孩子,估计也没几个会接触泥巴!顶多也是拿橡皮泥玩玩,可这远远也没玩真泥巴哪么过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