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再造唐朝的战神郭子仪如何巧妙吓退强大吐蕃兵

安史之乱后,唐王朝陷入了藩镇割据的局面中,河北三镇实际上是处于独立状态的,军政大权朝廷无法过问,于是基本上也是战祸不断。不久盘踞湖北的梁崇义发动叛乱,和唐朝有矛盾的野心家仆固怀恩屯兵汾州,趁着唐朝军队讨伐北方叛军内地兵力空虚,于是秘密引回纥、吐蕃兵众入侵河西,进而犯奉天、武功,占领了陕西凤翔以西、邻州以北的十几个州,直逼京城。

公元763年十月,吐蕃陷泾州,虏刺史高晖,高晖遂为蕃军做向导,引贼深入京畿,掠奉天(今陕西乾县)、武功,虽然有渭北行营兵马使吕日将逆战于盩厔,并杀敌数千,不过唐军也损失惨重。而且骁勇善战的吐蕃军很快打到长安城下,吓得唐代宗立马逃到陕州避难。于是,吐蕃兵占领了长安,并像安史叛军一样纵兵烧杀抢掠,把长安洗劫一空。此外吐蕃人还把唐宗室广武王李承宏扶立为伪皇帝,假署百官,当作自己的“金边”伪政权加以利用。

在贼兵即将逼近攻陷京城之时,唐代宗在没有其他御敌之计的情况下,才急忙下诏起用被宦官进谗言靠边站的郭子仪,拜郭子仪为关内副元帅。郭子仪自相州失利罢军职后手里早就没兵,接到皇帝诏令时,他自己手上只有骑兵20人,捉襟见肘、惨不忍睹,等于是光杆司令一名。郭子仪心急火燎赶到咸阳的时候,蕃军已过渭水。

其日,唐代宗仓皇逃到陕州避难。郭子仪知道皇上做了范跑跑,痛哭流涕又火速赶回京师,那时皇帝早已没踪影,想拦也拦不住了。射生将王献忠从驾,沿路遂以四百骑发动叛乱,逼丰王等诸王欲投于贼,被郭子仪碰到,责骂了他一顿,并把诸王保护起来。郭子仪沿途收兵,到了武关才收拾武关防兵及六军散卒4000余人。直到陕西蓝田时,各路勤王之师才相继到达,军威大振。于是大家为了雪国耻收京城,各路大军都表示愿意接受郭子仪的统辖,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大阅兵,威振关中。

接下来,郭子仪遣六军兵马使张知节、乌崇福、羽林军使长孙全绪等将兵万人为前锋,扎营于韩公堆。

鉴于蕃兵力量远胜于我方,采取强打硬攻只会是以卵击石,于是浑身是计的郭子仪采取李世民雁门勤王时的“树上开花”的疑兵之计,史曰:“击鼓欢山,张旗帜,夜丛万炬,以疑贼”(《新唐书·郭子仪传》)。也就是采取声东击西、虚张声势之计。据说他先派羽林军使长孙全绪带领200轻骑到蓝田城北面,白天擂鼓呐喊,夜晚燃起万炬,火光通天,让敌人疑惧慌乱进而牵制吐蕃兵力,以便浑水摸鱼。然后郭子仪又佯装进攻蓝田城东,暗地里却亲率主力杀向蓝田城西,比二战时盟军登陆诺曼底还诡异,让敌人如坠五里云雾之中,被耍得团团转。

与此同时,长孙全绪遣禁军旧将王甫潜入长安,阴结京城少年豪侠以为内应。等敌人军心散乱时,郭子仪迅速集结优势兵力,向西奋勇杀敌,打得吐蕃措手不及。其时上当受骗的吐蕃兵直向蓝田城东冲杀,原来是中了计,扑了个空,于是灰溜溜地回转不知如何是好。

趁着敌人搞不清状况,京城中的内应某一天夜里突然齐声击鼓于朱雀街,虚张声势地高呼:“郭令公亲率王师来了!” 陷入四面楚歌之中的吐蕃军一听,真以为是唐朝大军入城了,草木皆兵的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也立马惶骇而去,做了范跑跑,不战而溃也。随着吐蕃兵的慌忙撤退,陷落了15天的长安又被神勇的郭子仪收复,郭子仪又一次挽狂澜于既倒,再次救驾,其功可昭日月。

于是郭子仪派大将李忠义先屯兵苑中,渭北节度使王仲升守朝堂。子仪以大军续进,至浐西。其时,射生将王抚自封为京兆尹,聚兵二千人,扰乱京城,郭子仪便把叛乱的王抚给杀了。唐代宗听到长安光复,于是下诏让郭子仪为京城留守。

话说自从吐蕃趁唐朝平叛内部空虚轻而易举攻下长安后,唐代宗仓皇车驾东逃,于是朝臣皆归咎于专权的内官程元振,大臣谏官们多次向皇帝参他一本力主办了这个祸害。等到智勇双全的郭子仪又收复长安,战功赫赫,程元振心中更加惧怕失势,于是死活不想让天子回京,还千方百计游说唐代宗定都洛阳,说这样就可以避开吐蕃的入寇和侵害,糊涂虫唐代宗居然也同意了。

好好的国际大都市长安,令多少外人想破头地向往,馋涎欲滴得要流口水的样子,居然因为一个得宠太监的自保而被废了国都资格,简直是咄咄怪事,一言丧邦啊。很多人更是议论纷纷,皇帝下迁都诏书多日之后,从来都是保持清醒头脑的郭子仪就有点坐不住了,这算哪门子邪门之事啊?

于是忧国忧民的他,不顾自己的前途命运斗胆上书皇帝,说了一大堆定都长安的好处,这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充分的理由,奏曰:“雍州古称天府,右陇、蜀,左崤、函,襟冯终南、太华之险,背负清渭、浊河之固,地方数千里,带甲十馀万,兵强士勇,真用武之国,秦、汉所以成帝业也。后或处而泰、去而亡者不一姓,故高祖先入关定天下,太宗以来居洛阳者亦鲜。先帝兴朔方,诛庆绪,陛下席西土,戮朝义,虽天道助顺,亦地势则然。比吐蕃冯陵而不能抗者,臣能言其略。夫六军皆市井人,窜虚名,逃实赋,一日驱以就战,有百奔无一前;又宦竖掩迷,庶政荒夺,遂令陛下彷徨暴露,越在陕服。斯委任失人,岂秦地非良哉!”

大意也就是说长安古称天府,右控陇、蜀,左扼崤、函二关;前有终南、太华的险峻,后有清渭、浊河的坚固,腹地广阔,方圆数千里,带甲之兵十余万,兵强士勇,雄视八方,易守难攻,历来就是王气十足,万方之都,乃兵家必争之地也。先帝都是定都长安,现在皇上却因吐蕃的入侵被迫逃离长安(自从李隆基开了皇帝逃跑先河后,他的孙子也得了逃跑症了),退居于陕郡。那并不是说秦地不好,而是宦官蒙蔽蛊惑圣上,使陛下用人失察,朝政荒废,加上长安守军又都是乌合之众,全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主,没有多少战斗力,一真刀真枪干起来也就只能望风而逃了,哪是长安不好守啊?

呀,老郭简直就是对皇帝一针见血的一顿臭扁,毫不留情的样子,还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估计也只有郭子仪这样的猛人才敢如此炮轰油炸皇帝了,不怕脑袋搬家惹来杀身之祸啊?居然当面指责皇帝昏庸无道耶。

这还没完,接下来郭子仪还历数洛阳的不是,认为洛阳绝对不适合作为正式国都,可能是陛下忧虑长安遭到严重烧杀抢掠,国用不足,才动迁都之心的吧?这个根本不是问题,最后还给了非常得分的治国方略,也就是“臣愿陛下斥素餐,去冗食,抑阉寺,任直臣,薄征弛役,恤隐抚鳏,委宰相以简贤任能,付臣以训兵御侮,则中兴之功,日月可冀。惟时迈亟还,见宗庙,谒园陵,再造王家,以幸天下。”只要减轻赋税徭役,让人民安居乐业休养生息,抑制权宦,任用正直之臣,简选贤才,托付老臣练兵御侮,那么国家中兴指日可待,云云。伟大人物当然有其伟大之处。

反正唐代宗看过奏折之后,认为言之成理,居然感动得眼泪哇啦啦地流,这才是忠臣直子,真爱我大唐之人也。

于是,皇帝饱哭一餐之后,动情地对左右侍从说;“子仪忠心爱国,是真正的社稷良臣。就冲着他的一番肺腑之言,我西回长安之心已决。”说完之后皇帝的车驾立马从陕州班师还长安,郭子仪一见到皇上,于是毕恭毕敬地伏地顿首请罪,唐代宗也特地停车慰劳老郭道:“朕没有及早重用爱卿为国效劳,所以才弄到这种地步,后悔莫及啊。”言罢便赐给他免死金牌,还在凌烟阁里为他画像,以表彰他的再造唐朝之丰功伟绩,能在凌烟阁立像的都是开国元勋和对唐有殊功的人,当然是一种十分荣耀的事。

也正是因为郭子仪屡次救国于危难之中,所以成为再造唐朝的一柱擎天式人物大多数人都没有异议也,至少在李光弼抑郁死后几乎是他在独力支撑战乱频发狼烟四起的岌岌可危的残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7.pinlue.com/thumb/img_jpg/lsqJmQk88VzwaSIlYibKcgTVRIYqOjw3iasRXXQRnUBsHrn597z8GB078kMib1TA409focfXtwcEDc4r55aUjr3B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