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秦惠文王明知商鞅冤枉,为何还将商鞅车裂,原因很简单!

 

在商鞅之前,秦国是一个任人欺辱的弱国,所以秦孝公才在流芳千古的《招贤令》中说:

 

诸侯卑秦,丑莫大焉。

然而到商鞅之后,经过商鞅一系列努力,秦国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强国,逼得以前的老敌人、一直看不起秦国的魏国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很委屈的割地求和。

历史上也有这样的公论:秦穆公以后,秦国一个非常重要的君王就是秦孝公,而秦孝公之所以重要,之所以为之后秦统一六国打下坚实的基础,与商鞅的功劳是分不开的。

于此而言,商鞅之于秦国,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功臣,秦国如果没有商鞅,没有商鞅的变法,以后的强大自然无从谈起。可就这样的人,秦孝公一死,秦惠文王继位,他也不想想这个“王”是怎么来的,上任伊始,就将商鞅车裂,并夷三族,给予了极为严厉的惩罚。

杀了商鞅,就意味着商鞅错了,可秦惠文王呢,杀了商鞅之后并不妨碍他“不改商君”之法,不改商君之法就等于承认商鞅的功劳,承认商鞅的功劳却将人处以车裂的极刑。

互相矛盾的两种做法在秦惠文王手里居然高度统一,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呢?

史书上说:公子虔之徒告商君欲反

因为公子虔、甘龙、杜挚等辈告商鞅谋反,秦惠文王担心王位不保,所以处死商鞅?

然而就这个说法,别说后人不服,就是秦惠文王本人也是不相信的,《战国策》中有这么一段记载:

 

 

孝公行之八年,疾且不起,欲传商君,辞不受。

秦孝公病危的时候,因担心秦国改革半途而废,所以曾打算将君位传给商鞅,但商鞅却坚辞不受。

秦孝公想光明正大的传位给商鞅,商鞅都坚辞不受,倒反而在秦孝公死后偷偷摸摸的造反,当然也有人说,商鞅之所以坚辞不受,是因为知道,没有接受君位的实力。

那么,秦孝公活着的时候没有实力,死了以后就有了。

种种证据可以说明,商鞅根本没有造反之心,秦惠文王也是一代英主,他不至于那么糊涂,他也是不相信商鞅会造反的,可问题是,知道商鞅不会造反,那公子虔、甘龙、杜挚等人的说法就是站不住脚的,既然站不住脚,为什么还以造反的罪名将商鞅诛杀。

明知商鞅冤枉,还将商鞅车裂,秦惠文王之所以这么做,原因其实很简单,但也很无情。

公子虔、甘龙、杜挚等人是谁?

秦国老贵族,有盘根错节的势力,秦国秦怀公、秦灵公、秦简公、秦出公、秦献公时期五代朝政混乱甚至君王更替都是由秦国老贵族一手操纵。

势力之大已经可想而知。

秦孝公父亲秦献公时期,已经着手仿照魏国改革,可就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初租禾”,承认土地私有,便触及了旧贵族的利益,引起旧贵族的反对,所以非但不敢深入,而且还将打败韩、魏两国之后夺得的土地分给旧贵族,以博得他们的欢心。

同时为了摆脱旧贵族的控制,还专门将国都从雍城迁到栎阳。

当时秦国旧贵族的势力就这么大,大到可以影响国家决策,大到连君王都得忍让三分。

秦献公就小小改革一下,便费了那么大周折,那商鞅呢,奖军功、废井田、郡县制等等,都是从根本上否定贵族特权,要将他们的利益连根铲除。

也就是说,在商鞅手里,旧贵族与商鞅之间已是不可调和的生死矛盾了。

这样的矛盾,秦孝公活着的时候他还可以设法平衡,但秦孝公一死,新继位的秦惠文王没那么大能力,这时候以公子虔、甘龙、杜挚等为首的旧贵族就开始发难,污蔑商鞅造反,等于掀开了矛盾的锅子,让秦惠文王和商鞅之间做个取舍。

那么,二者之间该选择谁呢?

秦惠文王是一代英主,所以他深深的明白:

 

 

商鞅的作用在于商鞅之法,如今商鞅的改革已经完成,商鞅之法已经深入人心,留着他也没什么用处,却会引起旧贵族的一致反对,从而给秦国造成混乱。

这样一来,秦惠文王便已成竹在胸,如果两方必须舍弃一个的话,那就只能是已经57岁,对秦国没什么大用的商鞅了。

原因就是这么简单,这么无情。

于是,为了秦国的利益,秦惠文王明知商鞅冤枉,但还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将商鞅车裂,夷三族,以平息旧贵族的怨愤。

商鞅就这样死掉,如同一根嚼的没味的甘蔗,可商君之法,商君精神却得以千古流传,所以,他还是幸运的。

参考资料:史记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8.pinlue.com/img3/tu_jpg/ia84TzrYlj0teN7eDMks46jWXbDu5M2PFicywpXQm6tUqiawk8VdhBdsB43zMqpk8BRZMVB4ZYgKEPYKV2zxibkNgQ/64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