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强盛的大宋是怎么失去燕云十六州的 ?

古人云:以史为鉴,可以明志。

两宋的羸弱,如果说要找出罪魁祸首,大多数史学家都会摊开地图,指在北京、山西、河北这三省北部的长城内外。如图所示,这里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燕云十六州”。

 

因为,失去了燕云十六州,不但让长城天险被北方游牧民族所共有,就连良种马都成为稀缺的硬通货,直接导致了两宋以降中华民族多次被战马精良的游牧民族问鼎中原。

 

众所周知,赵宋是承命于后周之上的。

而祸根,早已经在公元958年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之前,就已经悄然种下。

 

五代十国,军阀混战。公元936年夏,后唐天平节度使石敬瑭在龙城太原起兵,攻打后唐末帝李从珂。由于实力悬殊、折戟沉沙,无奈之下,石敬瑭动起了歪脑筋——派谋臣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联络请求支援。其开出的条件就是:1.只要能将后唐攻破,石敬瑭就尊奉契丹国君为“父皇帝”;2.割让燕州、蓟州、河东节度使所辖制区域内的十六州给契丹。

 

结果,契丹君主欣然应约,派出强大的军队将龙城的官军包围并击破,“册封”石敬瑭为“晋皇帝”。在1年后,有了起兵资本的石敬瑭率领大军直取洛阳、问鼎中原之后,居然信守承诺:于938年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每年还进贡给契丹绢布三十万匹。

 

 

 

石敬瑭也许不知道,他的这次割让,让汉人再度踏上燕云十六州只能推到430年后的明朝建立(1368年)。

 

燕云十六州,其实不只是“燕州”(北京宛平)和“云州”(山西大同),只是因为这两州区域最大,所以合称为之。此地一失,逾十二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让敌人牧马不说,更让中国北方长城、燕山、太行山的险要地形化为泡影,更让游牧民族的铁蹄不费吹灰之力地踏破中原、直抵黄河。日后的北宋、南宋、明等中原政权,由于失去了山河险峻的屏障,不得不在北部边境长期布置重兵,以应对游牧民族的南侵。

 

当然,古人也能看出此战略要地收复的必要性和全局性。

 

因此北宋甫一建立,为了腾出手全力对付北方强大的宿敌,制订了“先南后北”的统一计划:首先收复南方的后蜀国、南汉、南唐、吴越等兵力弱小但经济富庶的政权,然后集中兵力北伐,攻破盘踞在太原的北汉,再一鼓作气收复燕云十六州。

 

因此,建国头十年之间,北宋基本完成了对中原和南方地区的统一。公元976年,宋太祖赵匡胤神秘去世,只留下了一个成语“烛光斧影”,北伐的重任就交棒给太宗赵光义了。

 

赵光义继位以后,厉兵秣马、枕戈待旦,改元“太平兴国”(976年)(取“太平天下,兴国兴军”之意)。在三年后,北宋旗开得胜终于攻破了太原,消灭了割据北方、勾连契丹(当时已经是辽国)的北汉。随后乘胜追击,但因为战线太长、尾大不掉,被辽军诱敌深入、重兵围困。结果损兵折将,宋太宗本人也身重流矢,落荒而逃。

 

初战告“劫”,让北宋元气大伤。在休养生息多年以后,赵光义心心念要收复北方。于是趁着辽国少年皇帝继位、人心不稳的机会,再度兴师北伐。主将曹彬又一次孤军深入,在河北涿州被辽军算计,结果“血流成河”,易州也被辽军趁势占领。

 

这一次,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经此大败,北宋只能转入防御。

 

多年征战、劳民伤财、损兵折将、锐气大挫,这就是北宋前四十年两代皇帝折腾后的战果。辽国也不是省油的灯,多年以来被南方的宋军搞得焦头烂额,早就想蓄势待发、反咬一口了。终于在公元1004年等来了这个机会。

这一年,宋太宗驾崩已经七年。长大后的辽圣宗忘不了当年被赵光义“将的一军”,这一次他御驾亲征,带领二十万精兵南下。由于无燕山、太行山、长城阻隔之虞,大军一口气冲到了黄河北岸的檀州。

 

越过了黄河,就是北宋。北宋名将寇准亲率大军与敌对峙,也只能换来暂时的和平。在1005年,双方达成了著名的“檀渊之盟”:宋辽各自退回到雁门关-瓦桥关一线,宋不得再图谋燕云十六州,辽也不得南下。宋纳岁币银10万两、绢布20万匹。两国结为兄弟国,各自承认对方的合法性。

 

不可否认,对宋来说,与其花费更多的钱备战,倒不如缴一点儿“岁币”来得实在。的确,在金钱利益面前,和平局面能够得以延续150年。

 

但是,悬在汉民族正北方的燕云十六州的诅咒,并没有就此破除。辽军占领险要地形,宋军只能就势派兵防守。再加上李元昊在宁夏建立大夏国,宋军面临的军事压力丝毫不亚于前苏联百万大军压境时期的中国。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实行募兵制的北宋,平时只能备足庞大的兵力,战时才能有备无患。从宋太祖到宋徽宗年间,宋军员额从20万飙升到125万,足足膨胀了六倍!事实上,冗兵只能给中央政权造成过大的经济压力,并不能有效提升战斗力。

 

军人不行,还得靠岁币。

 

中国历史上,一朝往往是在国运衰退、军事收缩中被灭的。但吊诡的是,北宋末年不是这样。大家可不要以为宋徽宗赵佶只会舞文弄墨、书法字画。他居然在亡国的前七年——宣和二年(1120年)越海勾连金国,只为了图谋联合金国收复燕云十六州!双方划定了南北战线:长城以北,金国负责攻打辽国上京与中京;长城以南,北宋负责收复南京(燕京)和西京(云州)。

 

这一次,只怪宋徽宗心太大。

 

宣和四年(1122年),宦官童贯率领15万宋军出师不利,在白沟被辽军优势兵力守株待兔、各个击退。童贯军事指挥无能,吹牛的本领一流。他暗中向金国求援,允诺“只要城不要钱”,终于收回了一座空城:燕京。

 

不光如此,童贯对宋徽宗大言不惭:北伐大捷!宋徽宗心花怒放,过河拆桥——竟然索要在燕云十六州之外的平州。这无异于背信弃义,当然让金国咬牙切齿。

 

靖康二年,金国卷土南下。

 

公元1127年,汴梁城破,北宋亡。

 

燕云十六州诅咒兑现,徽宗、钦宗踏上了燕京之地,只不过是被押送的阶下囚。

 

其实,宋徽宗是有实力北伐的。只不过他错误地预判了形势,高估了宋军的实力、低估了辽军。事实证明,100多年的和平时期,让125万北宋官军文恬武嬉、斗志涣散。它只是一个虚胖的病人,在辽国这个老人面前,尚且占不到便宜,更拿新生的金国为之奈何?

 

一个朝代,本来可以永远昌盛于“清明上河图”中的,可是当宋徽宗看到了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的时候,也许他胸中激荡的是急于恢复北国的神圣使命和一位文艺大师的浪漫想象吧。

一个文人,固然可以放纵他的浪漫;

 

一个国家,却不可以放纵他的浪漫。

 

多年以后,

 

从宋徽宗的瘦金体中可以看出,

 

那瘦骨嶙峋的是收复北方的刀枪剑戟;

 

从宋徽宗的山水画中可以窥见,

 

那飘渺飞散的是图谋燕云的回光返照。

 

可是,历史从来就没有假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8.pinlue.com/img3/tu_png/aMXMm0PnWJwvMsNqay4nZ8jyGQ2oEwpFOnDHNnCDgjrmytprJpQyg30Ow63ox2ZkLjau49fibSXmMIZibspOIM4w/640.pn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