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桃花石(小说)/湖北 武穴市 欢心(664)

原标题:桃花石(小说)/湖北 武穴市 欢心(664)

第664期

桃花石

作者/欢心

刘大佑是武穴市一位小有名气的外科医生,今年三十有五,却还是个单身贵族。这小子一八米的瘦高个,加上清秀俊朗的面容,这么优越的外在条件自然引得医院里漂亮的小护士们的频送秋波。可这个刘大佑好似棵千年铁树,就是不开花,人们便给他取了个绰号“刘一刀。

说句心里话,刘一刀并不是个不解风情的人,只是到目前还真没有一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女性。他是个极度完美主义者,对待爱情的态度是宁缺毋滥,加之他是个事业心强的男人,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手术时一站上十个小时那是家常便饭。为了减轻工作上的压力,刘一刀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在休假的时候背着相机满匡山的拍摄采风。刘一刀喜欢把自己静静地溶入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是个狂热的摄影爱好者,这种宁静致远的意境是他心里推崇的生活模式。

就是这个刘一刀,自从上了一趟匡山后,居然神神秘秘地恋爱起来,并很快结了婚,让人大惑不解。

阳春三月,本应杨柳迢迢,莺歌燕舞,可今年的春天却一直阴雨绵绵。刘一刀接连一个星期的手术已是身心俱疲,今天休息又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他决定要好好的犒劳犒劳并放松一下自己。

天刚微亮,刘一刀已经洗漱完毕。今天他打算到桃花岭拍一组桃花绽放的美图。刘一刀吹着欢快的口哨,换上一套干净的红黑相间的登山服,背上小情人一般的摄像机,气宇昂扬地跨上他那辆火红的雅玛哈摩托坐骑。按打火开关,“嗡、嗡嗡”……连打数次,摩托车发出老牛般沉重的叹息声,然后又蔫蔫地败下阵来。刘一刀一直把这辆代步工具当作心爱的小红马一样爱护着,一有空就把它擦洗的光鲜光鲜的,今天怎么就突然和他闹别扭了呢!

"难道是接连的阴雨天车内开关受潮了?"刘一刀有点心急地拍拍小红马的马头,自言自语道。当他再一次拧动开关,摩托车居然“嗡"都冇嗡一声,坐骑如一头倔犟的小牛犊般无声的与刘一刀对抗着。刘一刀抬头看了看已经鱼白的天空,只好作罢,他有点气恼地把车子推进车库,然后直奔车站。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目的地——桃花岭。刘一刀长胳膊长腿地缩在公汽班车逼仄的座位里的确受罪。到站后,他站起身,伸了一个大懒腰,顿觉轻松很多,三步并着两步走下车去,暖洋洋的阳光劈头盖脸照在刘一刀的身上。他眯缝着眼,仰着脸接受着日光浴,空气里氤氲着淡淡的青草香,这香味最让刘一刀沉醉。他深深地把这香甜的气息吸入鼻腔吸入肺经乃至心经,那种清新美妙的感觉无与伦比。每每融入大自然,刘一刀就似个贪奶的小屁孩,大口大口地吮吸着大地母亲香甜的乳汁。

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桃花岭的山脚下、山腰处全是郁郁葱葱的大毛竹,居然没有一株桃树,而一片烂漫的桃花林却盛放在山顶的一片开阔地上。刘一刀顺手摘下路边一朵黄灿灿的格桑花,凑到鼻前嗅嗅,清雅的淡香让他满足地咧嘴一笑,随手又把这朵黄花别在耳朵上,哼着小曲继续前行。连续攀爬了一个小时,刘一刀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嗓子眼里干渴的有点冒青烟的感觉。蓦然,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绕着山路“叮叮咚咚”地向山下奔流,刘一刀飞扑过去,用手掬起一捧泉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吞下肚,这甘露般泉水似美酒般沁入心田,刘一刀顿觉神清气爽。

刘一刀喜欢一个人出来采风,甘愿做个自由自在的独行者。奔走在幽幽的山路上,刘一刀全然放松自己,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仿佛整个身心都得到了净化。此时的刘一刀就像这条小溪般澄明。漫山遍野的桃花林印入眼帘,一缕微风扫过,淡淡粉粉的花瓣随风翻摇,落英纷纷,覆盖在一方巨石上。刘一刀走上前,用手拂去上面的落英,只见上面写着“桃花石”三个大字。他忙拿出相机,“咔嚓咔嚓”拍过不停。折腾了大半天,刘一刀觉得一阵困意涌上来,于是一屁股坐到桃花石上,四脚八叉地仰面躺着沐浴着这春天的阳光,竟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恋恋,恋恋不舍”……刘一刀梦呓着伸出右手,仿佛要抓紧什么。一只喜鹊扑楞着翅膀调皮地停在刘一刀的额上,“喳喳”地鸣叫。刘一刀从梦境里蓦然惊醒,揉了揉惺松的睡眼,恍若隔世。而梦中,那个芳名恋恋的女子哪去了呢?刘一刀清晰地记得梦中那个女孩,有着一头瀑布般的乌发,一袭白衣白裙飘飘欲仙。是的,她欣长的背影,亭亭玉立,依在桃花林下。刘一刀情不自禁地靠近女孩,那女孩纤纤玉指,正拢着一捧粉嫩花瓣,婉婉低唱“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突见一陌生男子,惊的双手蒙面,一捧带着女孩体温的花瓣雨缓缓坠落。刘一刀万般柔情,触摸到女孩的指尖,轻轻地呼唤着“恋恋,恋恋”……女孩慢慢地松开蒙面的素手,用眼角快速地瞄了刘一刀一眼,低头浅笑,两片菲红飞上脸颊,继而露出一对可爱的小梨涡。

刘一刀想,这是梦吗?是梦么又如此真切?!一阵山风打着卷儿“呼呼”吹过,刘一刀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痛痛的。他这才明白自己是真做了一场美梦。

刘一刀刚到桃花岭下,一辆公交班车正缓缓开动。“等等!等等师傅”!司机听见叫声忙探出脑袋大声说:“老兄真够幸运哈,再晚一分钟就没有回城的车了!”刘一刀一路狂奔,气喘吁吁登上车厢,车厢里一白衣女子抬头冲满头大汗的刘一刀,四目以对,嫣然一笑,刘一刀惊的目瞪口呆。这!这不是刚刚梦中所见那女子吗?!车厢里播放着那首熟悉的歌曲“夭夭桃花凉,前世你怎舍下,这一海心茫茫,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

刘一刀走到女孩身边,掩饰不住兴奋,他稳稳神,仍以绅士的口吻问:“敢问芳名?” “恋恋。”女孩仰起脸,星星似的眼睛注视着刘一刀大方的回答。刘一刀再次震惊,姻缘这就样不期而至!这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自己梦中的梦寐以求的人生伴侣!通过交流、约会、恋爱,半年后,举国同庆的日子,刘一刀挽着身穿洁白婚纱的恋恋,带着亲人朋友的满满祝福,跨入了婚姻的殿堂。在婚礼上,同事们纷纷要求新郎介绍恋爱起因。刘一刀挽着漂亮的新娘子,故意卖个关子,笑道,“我的月佬来自桃花石上的一场梦。”

“桃花石?”“还有梦?什么梦?” 宾客吵吵嚷嚷,十分感兴趣。

刘一刀便讲了这么个故事。大家听后,称为神奇。那些楞头青听了这个爱情故事,心里痒痒的,都巴不得去匡山桃花石上去躺躺,做个美良缘梦呢。

作者简介 程晓祥,女,网名欢心,祖籍鄂州市,现居武穴市。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省民协《匡山故事》杂志社副主编、武穴市民协驻会副秘书长,作品散见各级报刊,并有作品获奖。

澴川文学社主编的《澴川文学》季刊,系湖北省新闻出版局批准,孝南区文联主管的合法刊物。内设刊首语、名家有约、经典看台、文心雕龙、沧浪诗话、梦溪笔谈、企业之窗、澴川文讯八大板块,文体不限,原创首发,欢迎投稿!

管用和

澴川文学社主编

陈圣芳

澴川文学社作品皆原创 转载请与本社主编联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