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王个簃:日常生活处处可入画

原标题:王个簃:日常生活处处可入画

他是吴昌硕晚年的亲授弟子,深受吴昌硕的影响,又形成了自己隽秀、清润的艺术风格。擅长写意花卉,常以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山石、葡萄、石榴、松、柏、水仙等为创作题材。

沙孟海先生称他“游刃从容,不假矫饰,烟云舒卷,莫可方物”。以及“下笔开生面,垂名动万年”。

王个簃

王个簃(1897~1988),原名王能贤,后省去“能”字,易名王贤,字启之。个簃是他的号,后以号行。斋名有“霜荼阁”、“暂闲楼”、“千岁之堂”等。祖籍江苏省海门市。现代著名书画家、篆刻家、艺术教育家。

他自幼笃好诗文、金石、书画。青年时代就读于南通中学,毕业后在城北高等小学教书,常与喜爱美术的同道及母校同事一起做诗、习字、刻印、作画、抚琴。尤喜爱吴昌硕的绘画和篆刻,便携带自刻印谱,求教于南通书画家李苦李,后又托诸贞长携印稿给吴昌硕看,得到赏识,并在每方印拓边上详细地加上评语和赞语。

29岁时,他带着书画,抱一古琴,离开南通来到上海,向吴昌硕习艺问道,并在吴家担任了家庭教师,为昌硕孙儿授业。吴昌硕往往喜欢在夜籁人静时,和王个簃交谈,征询当天所画作品的意见。王个簃还陪吴昌硕游历浙江塘栖、杭州等地,师生之间朝夕相处,得益遂多。

民国17年8月,和王一亭、张大千、钱瘦铁等人出访日本。民国19年与王一亭、诸闻韵、诸乐三等共同创办上海昌明艺专。

王个簃十分关心家乡建设,晚年常在书画作品中写上“海门王个簃”。1984年6月,在阔别40年的,以他87岁高龄,率儿孙回故里省亲,向县政府赠送他的代表书画作品,江苏省海门中学、海门电影院等数十个单位得其真迹。

王个簃对祖国的和平统一极为关切。1988年10月,江苏省举办“海峡两岸江苏书画家作品展览”,他抱病写下“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的根迹。表达海峡两岸书法家的共同心愿。著作颇多,先后出版《个簃印谱》、《王个簃画集》、《个簃印存》、《需茶阁诗抄》、《个簃题画诗选》以及《王个簃随想录》等。

1983年在他86岁高龄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88年12月18日,因病在沪逝世。他生前的220幅书画、54件藏品、34件遗物,珍藏于南通市个簃艺术馆。

王个簃(左)与吴昌硕

六十年来的艺术实践,对于如何继承和发展中国画的传统艺术,我有了一些自己的感受和看法:

第一,既要重视传统,又要不为所囿。

多临摹、观看前人的作品,这是需要的。但看后要思考,要研究,才能决定扬弃取舍。

第二,深入生活要以我为主。

事物是千变万化的,要仔细观察又要善于取舍。生活中有四朵花,我只要三朵,生活中有几种花,我只要选择一种或两种。如果拘泥于生活,见一样画一样,平铺直叙,那就会堕入自然主义的泥坑,即使画得再好也不能成其为艺术珍品。传统京剧艺术中的“千军万马”只有几个人就能在小小的舞台上表演出有声有色、波澜壮阔的场面,这叫做舍繁就简,以少胜多。

第三,“外师造化”,但又要高于造化。

观察生活要仔细,要凝神思考,但创作时要选取本质特征,进行概括提炼。反映现实需要再创造,才能别开生面,达到炼形提神、形神交融的完美境界。昌硕先生晚年笔精墨妙已入化境。他画的牡丹,刘海粟先生谓“看似无瓣,实际有瓣”,誉为传神之笔。艺术来源于生活真实,而又高于生活真实,这是艺术的真谛。

第四,创作要有自己的强烈的主观意念,接受传统,又要丢掉传统,观察生活,又要丢掉生活。

这个“丢”字不是说从此不要传统不要生活了,而是从胸有成竹——生活中来——到胸无成竹,进入创作的忘我境界,神与物游,追求意境。

这或许可以概括这样的公式:

生活——思考——创作——挫折——再创作

这就是我创作的过程。创作,要允许尝试,允许失败,直至成功。

“尝试——失败——成功。”

这也是创作的一条规律。以后第二次第三次或数次创作同一个题材,也要按这些过程,规律循环往复,在前面绘画的基础上精益求精,不断提高。

第五,一幅画的构图要有全局观点。

要“造险”、制造矛盾,从矛盾中求统一求协调。创作过程,不是一成不变的,要一变再变到无限的变,最后变成我自己的有独特意义的创作。

第六,大画当作小画画,可以放笔随意挥洒,小画当作大画画,可以“心细”,小中见大,天地空阔。

昌硕先生也一贯强调:“苦铁画气不画形”。欣赏他画的画,确实感到自有气势在。大画小画章法结构都要有大的风貌和气韵,使作品形成特有的气质和雄健奔放的气势。

第七,一幅画的布局、用笔、用墨以至于题字钤印都有一个虚、实、轻、重问题。

虚中见重,虚中见实,轻中见重,重中见轻。它们是互为影响互为联系的。怎样理解“重、拙、大”这一艺术特征?我以为,“重”指用笔厚重,是对轻灵而言,没有轻就没有重,“拙”是不着意修饰,求自然含蓄之趣,是与巧相言,没有巧就没有拙,“大”是指大气磅礴,是对小而言,没有小就没有大,要处理好局部细节和整体气势的关系。这些都是辩证的统一,需要两者结合、互为映衬。

第八,中国画讲究线条。

线条要有提按、徐疾、顿挫、干湿、浓淡、虚实的变化。剑兰、棕榈是直线,葡萄、紫藤是曲线,要善于运用线条表现艺术美。笔法与墨法要结合得自然流畅,要富有气韵即富有类似音乐、舞蹈与书法的旋律和节奏感。

如前所谈到的,我画的那幅《祝寿图》都用线条组成,线条之所以美,就因为注意虚实结合、浓淡结合、轻重结合、干湿结合。虚处——空白处,是无形的线条,烘托出有形的线条,这叫做知白守黑,以味补味,画中有画。

第九,融诗、书、画于一炉,如果都臻上乘,历史上称为三绝。

苏轼对王维的诗誉之为“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元代以后大开这个风气。明清以迄近代更有发展。昌硕先生加上治印,成为四绝,使人从一幅画中欣赏到诗、书、画、印四种艺术有机结合的美感。因此,国画艺术创作需要有多方面的艺术修养。其中除诗文、书法、金石之外,还需要懂得一点绘画以外的艺术,例如音乐、舞蹈、戏剧,甚至太极拳等。还要读一点中外文艺理论,以提高自己的欣赏能力,丰富自己的艺术素养。昌硕先生喜爱昆曲,自己能谱能唱。杰出的京剧表演艺术大师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都能画一手好画。我的老朋友俞振飞善书善画,诗文并茂,因而他的表演艺术被人们誉为有书卷气。我爱弹古琴,从那悠扬顿挫的旋律中悟出了作画写字的韵律和节奏。从舞蹈、太极拳的优美姿态中,悟出了绘画中的动静关系。

篆刻拓片 1965年 62×46 cm

各种艺术是相通的。这就需要不断充实、提高多方面的艺术素养。

我以为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才是自己的,印象才会深刻,运用才会自如。步前人的足迹,不会有新的创造。

“铤险医全局,途歧戒猛驱”。这是昌硕先生关于刻印艺术应该遵循的名言。刻印是我国一门独特的传统艺术,它与书法尤其是篆书相辅相成,不可或离。

我从事篆刻六十年来,坚持书写石鼓,参以琅琊台石刻、古籀文意,并其他金石文字,旁及行、隶,未敢或辍,以求得用笔熟中生、拙中奇,凝炼浑朴,气势厚重。我以为刻印要从汉印入手。在印面方寸之间,铺陈排列、章法经营,要从容自然,奏刀要注重气势,能入能出,平正中见险劲,波磔中求自然,不以怪诞霸气取胜,不以娇妍媚俗。这是我毕生所追求的目标。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八十三岁那年所刻“献身四化”等四巨印,力求达到铺陈空阔、流畅自然的境界,而力有未逮,为可憾耳。门人刘伯年谓我此作大气磅礴,可谓传世之作,未免过誉。

铸凿摹拟贵劲挺,巧拙参差在屈律。

所谓钝刀非着意,妙在藏锋传其神。

经营位置考繁简,钻研骨法权轻重。

无法驰骋生有法,刻意推敲日日新。

这是我自己对刻印实践与经验的总结。我深感刻印虽雕虫小技,犹大有可为。

个簃作品欣赏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