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毕志飞与“史上最烂片导演”称号的斗争

“当时我就觉得我的职业生涯完蛋了。”1月5日,毕志飞坐在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一家烤串店告诉记者,这是他被封为“豆瓣史上最烂片导演”后的第一反应。时间回到去年的9月22日,这是毕志飞执导的电影《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以下简称《纯洁心灵》)上映的首日。刚过零点,毕志飞就去豆瓣网上搜了下《纯洁心灵》的评分。一个硕大的“2.0”赫然在目。

根据豆瓣的评分规则,2分意味着几乎每位为它打分的网友都给出了一星的最低评价。“豆瓣最烂片”由此诞生。因为口碑太差影响到了票房,《纯洁心灵》上映四天后就紧急撤档。接受记者采访时,这部电影刚刚宣布将在今年大年初一重新上映。

此时的毕志飞对这些骂声早已免疫,“很多网友就是抱着这种凑热闹的心态,他希望你有事,你要没事他就没劲了。”毕志飞喝了一口茶,然后提起茶壶准备给记者倒上一杯。整个采访过程中,他都认真而自信,总能把话题绕到说《纯洁心灵》不好的传言上,然后开始大段大段地辩解。

被豆瓣毁掉的青年导演?

《纯洁心灵》讲述了一个表演班17名学生闯荡演艺圈的故事。整部电影有11条线,分别讲述了每个学生以及由毕志飞饰演的班主任的人生经历。故事素材来源于毕志飞本人的硕博生活。2001年,从北方工业大学的工业设计专业毕业后,他去北京电影学院旁听了一年,期间还为了两万元的学费和父母绝食抗议。很快地,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硕士。

2005年毕业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大宋提刑官2》的副导演,但是在开机前被炒了鱿鱼。也正是从这时起,他开始筹备《纯洁心灵》,并同时备考北京大学的影视学博士。两年后,他终于考上北京大学,并在这里认识了家境富裕的妻子。

2012年8月,为了拍《纯洁心灵》,毕志飞向岳父滕威林借了10万元开了家公司。毕志飞的家境并不富裕,母亲是工人,父亲是普通干部,只有经营房地产的岳父滕威林还算有钱。滕威林是金地集团的高级顾问,曾任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目前专注于投资度假养老地产。为了女婿这部电影,滕威林先后投入了一百多万,还利用人脉帮他拉来了不少投资。《纯洁心灵》的拍摄地也是滕威林的地产项目“钻石海岸”赞助的。

2014年春节,《纯洁心灵》在海南三亚正式开机。一个月的拍摄结束后,《纯洁心灵》进入了漫长的后期制作,期间改档三次,终于在2017年9月正式公映。9月22日,当怀抱着满腔电影梦的毕志飞第一次在豆瓣上看到2.0这个分数时,他一下子懵了。那时的他还不清楚2.0究竟有多低,只觉得不敢相信,他赶紧问下了身边的朋友。朋友大惊:“从来没在豆瓣上见过2分,这是最低分啊!”毕志飞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从2005年就开始构思,“花了十二年心血”的电影竟会得到一致的差评。他安慰自己,或许等白天观影人数多了,评分就能上来了呢?

没想到,一直到当天下午四点,《纯洁心灵》的分数依然定格在2.0,且显示有100%的网友打了一星。“我到现在都没研究透。不可能是100%吧,你说呢?它从理论上讲是一个不大可能的分数,你说哪个电影没几个支持者?”毕志飞疑惑地问记者,他觉得电影至少有6到8分。但当记者问他在豆瓣上给《纯洁心灵》打了几颗星时,他立刻回答:“没有打,没什么意义。”

上映第一天,有位投资了电影的沧州股东在股东群里反映,他找人到“沧州最好影响力最大”的影院要求看《纯洁心灵》,结果影院以豆瓣评分太低为由拒不排片。

怒火一下子点燃了整个群的股东,大家都嚷嚷着让毕志飞做出点行动。毕志飞和工作人员一起,写了一篇控诉豆瓣的文章,声称:“一个青年导演花十二年心血认认真真给中国拍电影,被豆瓣一天毁了!”

女主角不敢承认自己演过

正是这篇文章激怒了大量网友。“詹姆斯·卡梅隆十年拍出阿凡达,你这12年………跑去挖煤了吗?”“这其实是烂片的一种营销手段!本来默默无闻的2.0烂片,故意把脏水泼到豆瓣身上后就火了!”铺天盖地的差评让毕志飞始料不及。女主角张芷榕甚至“不敢承认自己在电影里出演过”。

张芷榕在《纯洁心灵》中扮演一个为求上位主动要求潜规则的女演员,拍这部戏时正在上海戏剧学院上大三。因为初入行机会不多,所以当毕志飞来学校挑中了她的资料后,她便欣然前往。刚好人物设定是美籍华人,还可以发挥她英文娴熟的优势。

电影中的她浓妆艳抹,表情做作,以至于有网友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得罪了化妆师”。生活中她的喜欢画画和写毛笔字,坚信只有热爱表演才能在这个行业里获得安全感。“之前试映时我看过电影,觉得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现在大家的评价和我当初想的差不多。”在被问到如何评价《纯洁心灵》时,张芷榕先是说“保留意见”,过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始吐槽。电影上映后她去广州参加一个活动,一起吃饭的几名不知道她演过这部电影的同事恰好提到这部“绝世烂片”,这让她感到非常尴尬,她没有说话,只是低头默默吃?饭。

“他就是不管对错,对什么事都很坚持,一定要按自己的想法来。”说起毕志飞,张芷榕的第一反应就是“坚持”。电影中有一场戏是张芷榕饰演的冷成枫讽刺另一个女孩,说她认真学习表演没用,得靠“大哥”和“干爹”。毕志飞觉得她讽刺完后那一回头的眼神太狠,应该带点暧昧和温柔的感觉。张芷榕虽然不同意他的看法,但最后还是妥协了。一个月的拍摄下来,她隐隐觉得这部电影的质量堪忧,“因为很多次我都觉得没演好,但导演却说可以过了。有时候我觉得这样演比较好,他又觉得不对。”

“你不能再这样了!”到了拍摄的倒数第二天,张芷榕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说要罢拍。整个剧组的人都在一旁观看她和毕志飞吵架,面面相觑。为了节省资金,毕志飞请来的演员大多是表演系学生,片酬只有“象征性的两千块钱”。拍摄时正值2014年春节期间,每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大家早已不堪忍受。毕志飞记得,当时因为有几场戏拍到了夜里三点多,甚至有演员经受不住压力偷偷跑掉。“正巧合同也到期了,大家就都不干了,说必须得增加酬金要不然不拍。”毕志飞说。

“大家反应这么大,有没有想过可能是自己的问题?”记者问道。

“对,你说得有道理,我肯定有自己的不足,这是肯定的。”毕志飞迅速回答,但并没有进一步阐释,而是兴致勃勃地数落起演员的问题来:演员年龄小,不能吃苦,无法了解情绪上的细微差别……末了,毕志飞收起抱怨,用家长教育孩子的语气总结道,“大家年龄都很小,我作为导演比人家大那么多,还是应该多照顾一下。”

最后在全剧组的压力下,他借了15万,完成了后续拍摄。

要做伟大的导演

1月8日,《纯洁心灵》发布了新海报。海报中,毕志飞手持玫瑰,笑着站在一个悬空的横杆上,背景是层层叠叠的云朵。尽管依然简陋,但比起上一张定档海报,这张的槽点要少得多。上张海报由毕志飞亲自设计,海报上方写着“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几个大字,中部则用红笔写着“大年初一,欢乐上映”,右下角是毕志飞本人的签名和日期。

如此简单的手写海报,花了毕志飞四五个小时。“我画了十几稿,每个字都写得很认真,稍微歪了一点就得重新写。”毕志飞说。当然,促使他手写海报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因为钱,“顶级设计师做一张海报都是30万起,我们没钱请。”

《纯洁心灵》还有另一版海报,是一家会展公司送的。海报色彩艳丽,设计粗糙,文案里的“倾情打造”还被写成了“亲情打造”。毕志飞本人的照片被做成水印,在画面中若隐若现。“我是想让这个老师体现出一种幕后的感觉。因为戏里我演一个老师,带着学生拍一部电影,它有点戏中戏的味道。”毕志飞一再强调他的设计理念是好的,是制作上出了问题,“修改了几次以后人家罢工,说没时间做了,要不就用这个,要不就算了。”

“罢工”是毕志飞在采访中频频提到的一个词。和他合作的演员闹过罢工,做海报的设计师罢过工,后期请的营销团队也和他不欢而散。

毕志飞不肯透露这家营销公司的名字,只说是因为自己公司的员工经验不足,和对方沟通不畅。截至目前,《纯洁心灵》已经没有了营销团队,只剩他和零星的几个员工每天发发官方微博。“现在公司有多少人?”记者问道。“最多的时候有15个人。”毕志飞说。但他始终不愿透露具体的人数,只说是因为资金的问题“压缩了编制”。

这一切没有打碎毕志飞的导演梦。在遭到群嘲后,他重新为电影主题曲填了一版歌词,歌词写道:“逐梦逐梦逐梦演艺圈,我要做伟大的导演……”在这首歌曲的MV中,毕志飞戴着耳机,陶醉地在演播间唱着,时而闭眼,时而手舞足蹈。在提到这首同样被骂得很惨的歌时,毕志飞挠了挠头,再次露出疑惑的表情说:“这个歌其实也没那么难听吧。好多人说听了十秒钟就关了,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觉得不是很可能。”

报名戛纳电影节

“八年剧本创作,全程海南拍摄。三年后期制作,五千万元投入。”这是《纯洁心灵》预告片里打出的宣传语。“其实我们整个电影的制作成本是2500万。写5000万是因为当时我们准备再做一笔融资,追加三四千万的宣发费用。”提起电影的投资额,毕志飞并不讳言。为了拍这部电影,他向亲戚朋友借了五六百万,最后又通过多次众筹,拉来了一百多位股东共1900多万的宣发费。

对此,做了七年电影发行和营销的小欧(化名)表示怀疑,“一般一部影片宣发费占总投资的三分之一就很不错了。像《狼图腾》就是两亿投资,五千万宣发费。《纯洁心灵》没卡司,没大型活动,发行成本又都是硬成本,没有价格浮动。他的钱都花哪了?”小欧恰好看过《纯洁心灵》,他吐槽这部电影“简直像是用诺基亚拍的,连90年的代电视剧都不如”。

毕志飞自称已经跑遍了各大院线的推介会。“业内人士都知道我是一个挺勤奋的人,因为他们见我推了好几次。”他认为自己的推广是卓有成效的,至少业内人士不会被“《纯洁心灵》粗制滥造”这样的“谣言”误导。“他们都知道《纯洁心灵》是很下工夫做的东西,也吃了很多的苦。”

这种谦和在他和记者约定采访地点时就看得出来。接到本刊记者的采访邀约后,毕志飞把采访地点定在了一家咖啡馆。当记者以咖啡馆太吵为由提出到他的公司进行采访时,毕志飞犹豫了一下,没有答应,“那附近也有很多店的,去了再看吧!到了采访那天,他提前半小时就到了约定的咖啡馆附近,然后在四周巡视了一番,终于选定了一家人少且安静的烤串店。他登上一个人都没有的二楼,找到一个靠近插座的位置,点了一壶茶,一边喝茶一边给他那屏幕上有裂痕、磨损严重的手机充电,记者赶到时,他迅速起身倒了一杯茶,“先歇一会儿,不用急着开始采?访。”

整个采访过程中,毕志飞一再强调自己已经慢慢适应了差评的出现。但在1月22日,他突然宣布起诉豆瓣,要求豆瓣对“锁定史上最低分2.0”这一现象做出解释,并删除平台上所有对《纯洁心灵》造谣诽谤的言论,甚至还要豆瓣提供这些“造谣”用户的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

“别挣扎了,早就过气了。”有网友讽刺他。毕志飞生气地回复,“呵呵,难道我们真是为了炒作吗?”但相比一开始的愤怒和不理解,他的确心态好了很多,甚至和嘲讽他的网友开起了玩笑。有网友说他“已经凉了”,他会幽默地回应,“点一首《凉凉》送给咱俩”。

一个“过气网红”为求票房做出的最后挣扎能见效吗?很难说。事实上,毕志飞本人也不敢对票房有太高预期,“我现在其实很放松,也不去想那么多。尽量做到最好就够了,剩下的你就不断努力吧。”这段时间,他准备重新剪辑一版预告片,再发一些他觉得能客观介绍电影的文章。同时,他也在不断接受媒体采访,希望能起到正面宣传的作用。目前《纯洁心灵》的票房有226万,而在前年和中影发行打官司时,他对票房的预期还是三?亿。

对此记者采访了影院经营者小欧,他表示票房前景很不乐观,“今年堪称近年春节档竞争最激烈的一年,各种类型大制作都有。《纯洁心灵》这样的放映口碑,除非片方自行包场,否则很难见到排片,极有可能会看到零排片的城市和省份。”

“今后还有拍电影的计划吗?”采访快结束时,记者问了毕志飞一个问题。“我是想。说白了你学了那么久,总想展示自己,总得做点事情吧。”毕志飞哈哈大笑起来。他很想接着“逐梦演艺圈”,但经历了这些事件后,还能不能继续逐梦,恐怕不由他说了算。

但身为业内人士的小欧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评价,“推介会一开始根本就没有他。他付钱给主办方买了时段,自己上去哇哇哇说了一堆,底下的人都是蒙的……”小欧讲了一个他和几位同行吃饭时聊起的段子,最后总结道,“我们都觉得他精神上可能不太健康。”

除了在国内宣传,毕志飞还将目光投向了海外。他在网上“海投”世界各地的电影节,无论规模大小都报名,“如果能在小电影节上有所斩获,你慢慢就可能获得一些大电影节的关注。这么着投了一二十个,大部分都杳无音讯。”毕志飞说。最终入围的两个电影节,也被网友嘲笑是见者有份的“野鸡奖”。但毕志飞并不灰心,他下巴一抬,目光坚定起来,“我们电影明年肯定要报戛纳,毫无疑问,必须的。”

事实上,不仅是宣传,《纯洁心灵》从发行之初就一直受挫。这部电影曾在2016年2月与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发行公司(以下简称“中影发行”)签订发行协议,但随后中影发行单方面解约。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是因为签订协议时电影尚未制作完毕,制作完成后,中影的领导看过片后认为该片有很多问题,不适合中影发行。愤怒的毕志飞把中影发行告上了法庭,并索赔两千万。

官司最终以双方和解而告终,但毕志飞的打官司之路才刚刚开始。

“就像讽刺小说里的角色”

2016年3月,《纯洁心灵》邀请SNH48组合录制了主题曲MV,但随后SNH48组合也单方面解约,拒绝完成后续拍摄。“主要是因为我们在未告知他们的情况下,又邀请了Sunshine组合录制了另一个版本。”毕志飞说。几次催促未果后,历史再一次重演:毕志飞起诉了SNH48所在的经纪公司,并索赔三百万。

“SNH48一看这个歌这么‘牛’,有些后悔了,片方立刻强势发函。唱不唱,唱不唱!不唱就赔三百万哦。”唱不唱,唱不唱!不唱就赔三百万哦。”公众号“桃桃淘电影”曾经详细写下其中的过程。

但毕志飞否认了这种说法。“这个公众号就是故意制造噱头。其实不可能,不会因为难听不唱,也不会说因为三百万后来不得不唱,不是这种状况,不是这回事。”整个采访过程中,毕志飞总是主动提起说《纯洁心灵》不好的传言,然后用一连串的“不”字拼命否?认。

除了“桃桃淘电影”,其他影视类公众号也相继加入了批评这部电影的队伍。其中公众号“枪稿”的撰稿人灰狼找到毕志飞的博士论文,说毕志飞是“百度百科搬运工”。毕志飞非常生气,他告诉记者,“其实我那篇论文在当时评价还不错,属于良,当时应该是没有人拿优。”“那良应该是最高评价了?”记者问道。“不是,咱也不这么引导,免得……”毕志飞话锋一转,“我的论文是踏踏实实做的。”

对于“桃桃淘电影”和“枪稿”的行为,毕志飞用两纸律师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1月12日,毕志飞起诉“枪稿”侵犯名誉权的案件在北京开庭,此后他加诉了文章作者灰狼,案件将再次开庭处理。而对批评《纯洁心灵》是烂片的“桃桃淘电影”,毕志飞表示已与对方和解。“后来我了解网络特性后就知道,这些小号就是为了博流量吸引眼球,他不光针对我们,他对很多人都这样。”

记者采访了“桃桃淘电影”的创始人桃桃林林,他对记者说:“本来是希望现场对质,让观众来评理。后来觉得有点刻意审丑,而且也没时间,就放弃了。”直到今天,桃桃林林依然认为《纯洁心灵》是部大烂片,而对毕志飞,他甚至有些同情,“他就像讽刺小说里的角色,是被各种意外推出来的,背后每个环节都有问题。”

“点一首《凉凉》送给咱俩”

“我就是不怕问题,你要暴露就全暴露,就跟办研讨会一样。”毕志飞眉毛一扬,大手一挥,做出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尽管他四处打官司,也喜欢在网上和别人争论,但他一直觉得自己其实“很Open”。在和别人辩解时,他也客客气气的,从不暴跳如雷,更不会破口大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