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三年来外贸增速首次转正 2018两位数增长难度较大

根据海关总署1月12日公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7.79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4.2%。这扭转了此前连续两年下降的局面。

这一增速是国际市场整体回暖背景下的恢复性增长:此前两年中国外贸持续低迷,这造成了较低的基数,一年半前开始的外需回暖使中国外贸进入了复苏通道;而2016年底的汇率贬值以及多年来中国外贸稳增长政策的累积效益也为外贸增长增添了动力。

然而,随着基数的抬高和汇率的升值,中国外贸的恢复性增长正在不断放缓:尽管2017年进出口值在逐季提升,但同比增速却在逐季趋缓:2017年四个季度的外贸同比增速分别是21.3%、17.2%、11.9%和8.6%。

2017年12月更是出现明显回落:当月进口、出口的增速数据分别为0.9%、7.4%,而11月份这一数字分别为15.6%和10.3%。12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也较上月回落0.7至41.1.2018年的中国外贸面临更多压力与不确定性,两位数的快速增长恐难再现。

恢复性增长逐渐放缓

1月12日,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口15.33万亿元,增长10.8%;进口12.46万亿元,增长18.7%;贸易顺差2.87万亿元,收窄14.2%。

2017年的中国外贸结束了连续两年的负增长态势,并且实现了两位数的高速增长。

在当天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指出,这主要得益于全球经济的温和复苏,以及由此而来的市场需求回暖和大宗商品价格明显回升,同时,中国外贸稳增长的政策效应以及相对较低的基数,也为增速扩大提供了条件。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1月12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基数与汇率两大技术性因素对于2017年外贸增速的明显反弹起到了重要作用。

从基数上来看,由于过去两年进口和出口都是负增长,尤其是2016年上半年各月外贸增速下降较为明显,由于基数较低,2017年上半年中国外贸出现了大幅度的恢复性增长。汇率方面,白明指出,2016年底人民币相对美元出现过一轮较为明显的贬值,这对2017年上半年的外贸有提振作用。

“从内因上看,在过去两年间,中国在外贸稳增长,促进外贸转型升级方面出台了很多政策措施,这些政策从出台到落地并见到效果需要一段时间,经历了前两年的低迷之后,不断积聚的政策效应在2017年开始显现。”

尽管2017年进出口值在逐季提升,但同比增速却在逐季趋缓。2017年四个季度的进出口同比增速分别是21.3%、17.2%、11.9%和8.6%。

白明表示,这说明中国外贸的恢复性增长正在不断放缓,已经接近尾声,未来将是外贸实实在在的增长。其背后的原因在于上述两大技术性因素都在消逝。

首先,中国的外贸复苏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这抬高了2017年下半年的同比基数,而2017年上半年外贸的大幅反弹会使今年的外贸持续承压。其次,人民币汇率在2017年上半年已经结束了贬值,下半年更是出现了一轮大幅的升值,“以人民币计价原来是对数据起提振作用的,现在却正好相反。”

在白明看来,中国未来需淡化对规模和增速的强调,而更加注重增长的质量和结构优化。

外贸先导指数回落

12月,中国的进出口增速双双出现了明显的回落:以人民币计价,中国12月进口同比增速为 0.9%,而11月份这一数字曾高达15.6%;当月中国出口同比增长7.4%,而11月份这一数字为10.3%。

在白明看来,12月增速的回落可能是2016年的汇率低谷与2017年的汇率高峰在12月份出现了叠加。“2016年12月人民币的汇率逼近破7的边缘,在6.98上下徘徊,而2017年12月汇率大幅升至6.5左后,汇率的两个极端碰到一起,使数据出现了较大波动,以美元计算这一波动可能会小一些。”

剔除汇率因素,12月的进口依旧出现了大幅下滑:当月进口1771.01亿美元,同比增长4.5%,增速比上个月下降13.2个百分点。

交行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1月12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季节性因素及基数上升是导致12月进口增速下降的主要原因。“年末生产放缓,是季节性需求淡季。而国内环保限产影响到高能耗产业对上游产品的需求,资源能源初级产品进口有所走弱。由于2017年同期大量进口产品价格持续上升,抬升了同比基数,对当前进口增速形成抑制。”

2017年中国外贸的复苏,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量价齐升的大宗商品进口来带动的。

海关数据显示,2017年铁矿砂、原油、大豆、天然气进口量分别增长5%、10.1%、13.9%、26.9%。进口价格总体上涨了9.4%,铁矿砂、原油、天然气进口均价分别上涨了28.6%、29.6%、13.9%。

今年的大宗商品走势如何?白明认为,从需求上看,中国经济有放缓的迹象,从供给上看,美国页岩革命仍在持续,不过OPEC和非OPEC产油国已经达成延长减产的协议,加上美元的波动,今年中国的大宗商品进口可能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刘学智则表示,由于国内投资需求有所走弱,今年大宗商品价格和工业初级产品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不大,进口价格对进口增速的抬升作用将会减弱。不过2018年大量消费品进口关税大幅下降,将带动部分消费进口增长加快。实施积极的进口促进政策将使产业转型升级所需的先进技术、先进设备和稀缺资源加大进口力度,预计2018年进口增长12%左右。

今年一季度中国的出口面临一定压力。海关当天公布的12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为41.1,较上月回落0.7。其中,出口经理人指数为44.2,较上月回落0.6;新增出口订单指数、出口经理人信心指数分别回落0.4、1.2至48.3、50,出口企业综合成本指数回升0.4至20.5。

黄颂平认为,2018年世界经济有望继续复苏,中国经济将延续稳中向好,这对中国外贸较为有利。但受国际环境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等影响,加上2017基数较大,外贸维持两位数较快增长的难度会比较大。

刘学智表示,在美国、欧洲等发达经济体以及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继续复苏的带动下,今年出口形势整体向好,预计2018年出口增长10%左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