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龙泉青瓷|鉴赏精美的青瓷文物










明朝景德镇窑青釉划花缠枝莲纹碗 上海博物馆藏


南宋龙泉青釉胆瓶 老窑瓷博物馆藏


北宋耀州窑青釉刻花菊花纹钵 老窑瓷博物馆藏



        据考古研究发现,中国最早的青瓷成品,出现在商代中期。自诞生以来,青瓷一直是陶瓷史上的一颗灿烂明珠,素以其独特魅力恒久地吸引着古今中外世人的眼球。远古青瓷,经汉晋唐宋,其发展进入了巅峰期。时至今日,青瓷因其独特风采仍使得古往今来无数崇慕者如痴如醉,甚至疯狂执迷。究其原因,当首推其釉色之美。


战国青釉兽首鼎 上海博物馆藏


        青瓷釉色的美源于自然。在老一辈中,蓝色和绿色统称的青色。古代南方青釉, 是瓷器最早的颜色釉。所谓“青釉”,颜色并不是纯粹的青,有月白、天青、粉青、梅子青、豆青、豆绿、翠青等,但多少总能泛出一点青绿色。同时,古人往往将青、绿、蓝三种颜色,一统称为“青色”。


南宋龙泉青釉划花四系瓶 老窑瓷博物馆藏


        我国历代的青釉都以铁为主要着色元素,以氧化钙为主要助熔剂,加了氧化铁的色釉,在氧化焰里烧成黄色,经过还原焰才成为青色。《中国工艺美术大词典》中对“ 青瓷” 的阐释是: 在坯体上施以青釉(以铁为着色剂的青绿色釉)并在还原气氛中烧制而成的。我国历代所称的缥瓷、千峰翠色、艾色、翠青、粉青等瓷都是指这种瓷器。


宋元青釉双系罐 老窑瓷博物馆藏


        在烧制过程中,釉内氧化铁含量的多少,对釉的成色有很大关系。青色是在可见光谱中介于绿色和蓝色之间的颜色,波长大约为470纳米,类似于天空的颜色,是宇宙三原色之一。而铁元素在地球上占百分之八十以上,所以青色的出现,可能纯属巧合。尤其在缺乏科学技术精深分析的古代,不像当代釉色的控制已成为青瓷工艺中一门普通的科学。故说青瓷釉色之美,大半源于天然。


清朝粉青釉尊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从青瓷发展的历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历代窑匠总是在釉色上孜孜追求,俾使青瓷的釉色等同或接近山水之色和自然界其他的青绿色。因为人们懂得,真正永恒的、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是大自然主色——青色。因为人们懂得,真正永恒的、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是大自然主色——青色。


宋代青釉三兽足香薰 老窑瓷博物馆藏


        青瓷釉色温润,晶莹透亮,或清淡素雅,或似翡翠冰花,或如万里星辰,或施釉肥厚若堆脂,或釉薄如纸,流光四溢半透明。釉面滋润透亮,色泽翠青,美艳奇绝。青瓷是闻名遐迩的艺术品,举凡见过、上手过,即便是不懂瓷器的人,也能领悟到一种“青翠玉色,久而弥彰”的自然美感,进而燃起一种企盼与古人与青瓷艺人穿越时空进行心灵交流的欲望。


北朝青釉莲瓣纹壶 上海博物馆藏


        青瓷晶莹滴翠的釉色,赏心悦目,独具神韵。它是青山绿水的背影,是千古春色的记忆,是旺盛生命力的象征。古代青瓷的釉色还是古人生活的拷贝,是古工艺人的活化石。青瓷釉色充满着神幻斑斓的美学意蕴。青瓷釉色如诗如画,如玉如兰。温润如君子,豪迈似丈夫,风流像词客,飘逸若仙子。穷造化之精神,尽万类之美态,钟集青山绿水之神秀。


元代青釉划花婴戏纹碗一对 老窑瓷博物馆藏


        青瓷釉色的素雅、恬淡、纯洁、青春,凝聚了儒家、道家、禅宗的思想精髓,从而体现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深层积淀。青瓷釉色的温润可比仁爱,闪烁亮丽可比智慧、睿智、聪明,其锐利反射之光可比明镜与正义,内敛的光泽可比谦和。观赏青瓷可以获得自我精神的沉淀与洗礼。


南宋龙泉青釉贯耳瓶 老窑瓷博物馆藏


        自然的苍葱与润泽,以温润如玉的釉色,古朴端庄的造型誉满全球。龙泉窑始烧于南朝,距今有1500多年的历史。龙泉金村窑五代时就为吴越钱氏烧“秘色 瓷”。南宋时龙泉人利用丰富的自然资源,把土、水、火的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成功地创烧出粉青、梅子青釉色瓷器,使青瓷的釉色达到巅峰。自宋代起,龙泉青瓷便远销亚、非、欧许多国家和地区。




(来源于:全球博物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2.pinlue.com/mmbiz_jpg/ORIOkY3c0m9qkosJZmUr0pdpxr8qqUGw7naUt7QTibVAd7QQcYajTAfpdxgkE5S7SKZESicGcxLxNvSME7jDBFw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