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我爱那殉道者最后的微笑

原标题:我爱那殉道者最后的微笑

(《斯拉法下雪秀》的最终,舞台卷起千万堆雪,席卷整个剧院)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善良?温柔?幽默?博学?乐观?有责任感?高大帅气?

前段时间被人问到我为什么喜欢他,当时脱口而出的是「你长得好看摸起来又爽」,后来改为「你有个人魅力而我们相处愉悦」,但心里明白那最打动我的,并不是这么泛泛而论谁都能套的句式。

后来仔细琢磨总结了很久,发现我喜欢的人,身上都有殉道的气质。

是有信念的人,知行合一的人,赤诚而坚定的人,热爱所做事业的人,永远有一口气提着的人,沧海横流不改本色的人,在被侮辱与被损害中竭力挺起胸膛的人。

像是那个在水坑里捡起一条条小鱼扔向大海口中说着「这条小鱼在乎」的男孩儿。

大多数人是漏洞百出经不起一点推敲的,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道。

听到这个语录好像很有道理,看到那个主义又似乎没什么问题,什么能让他们的现在看起来酷一点过得好一点,他们就挥舞起什么旗子,等到有人要他们为这个观点负责时,他们又突然把旗子一扔,变成哭泣的受害者了。他们看似永远在输出观点,其实只是在寻找理由。

但我说的这种人,是浑然的,有自我,有体系,有人格的。

你看到他的一个片段,就能知道他堂堂正正的一生。

他时有忧虑,而无怨言,偶尔疑问,却不矛盾,思考「是什么」,而不问「凭什么」。

原来人真正可以这样毫无借口地生活。

可以为一种东西去死,也可以为它好好活着。可以为这种东西去受尽尘世之苦,但只有某样貌似的徒劳才能使他的内心得到平和。

他是与天与命与世界对抗的人,他是顺应本心自由自在的人,他是用自我意识与社会规则交手的人,他是相信自己所说每一句话的人。

殉道者,道有之,殉有之。

前段时间很喜欢某个影视角色,剧终了都念念不忘,后来看到有个评论这样说他:「这个人,人生走下坡路,他个人内里却不断成长,人生的重石越来越沉,而他却越来越挺直腰背,死也未必不是好结局,他个人能力有限。」

这段话使我释然。

小人物亦有自己的向死而生。苦是必经。

他注定会摒弃一些捷径,放弃一些机会,选择那条在旁人看来「何必呢」的道路,可能会没那么有钱,不怎么注意打扮,享不了子孙儿女福,赢不得生前身后名。

人们需要他时,他是智者和勇士,人们不需要他时,他变为小丑和怪人。

更多的时刻里,他是一个「神经病」。

河流宽阔,道阻且长。

那会不会超级苦大仇深呢,不会。反倒因为拥有圆融完整的三观(才不是大多数人成天吆喝的那种东西),而跋山涉水地自在其中。

有人说:「赚钱不难啊,可温饱都解决了,再去为数字而拼命,没意思啊。」

有人说:「不会退休的,只恨生命不够久,一辈子都不够我做事。」

有人说:「骗就骗吧,飞蛾就这么傻。」

有人说:「可我偏偏不喜欢。」

有人说:「我偏要勉强。」

死就死了。来,笑一下。

很久之前有朋友问我,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你可以为之放弃一切的?

我被吓到了,笑场,然后说,爱与自由。

朋友一脸见鬼的表情。

当时笑着说出的那四个字是没经过大脑的,两年后的此刻再想,原来我在下意识里对我的灵魂进行了告白。

我不会活在你对于爱的判断里,我要在我的爱里得到自由,即使那并不能让我「占有」你,可那能让我找到自己。

爱是力量,不止男女之间。

我不去绑架,不去胁迫,不去装作宽容,我要去成全。

我会尽我所能让更多人感受到爱的能力,情感的能力,内心的能力,做不到很多很多的话,至少就去好好爱身边的人,让他们不委屈,不疑问,不自责,少伤悲。

人活着有种种无可奈何,但在我的道里,我绝不无可奈何。

终于成为了被自己喜欢的人,我很满意。

你呢。

依然不开留言

各位飞鸽传书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