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为什么唐朝在安史之乱开始衰退 汉朝在七国之乱后走向兴盛

这个差别,其实可以用医学上的情况来形容下:一种是患有浮肿疾病,为了治疗主动进行大手术。一种则是养痈遗患,最终病痛以猝不及防的模式大爆发,却选择了最保守的方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而堪称“养痈遗患”的,就是唐朝的安史之乱。

为什么会爆发安史之乱?通常说到安史之乱的原因,经常都归结到唐玄宗李隆基身上,基本都指责唐玄宗晚年昏聩无能,错用野心家安禄山,导致了终结盛唐辉煌的意外叛乱。但事实上,就像一个人染病,往往是有长期积累一样,安史之乱的灾难,也同样是唐朝数十年制度设计挖的坑。

首先比较知名的一点,就是唐朝传统府兵制的崩溃,建立在唐朝均田制土地制度下的府兵制,确保了唐朝开国后强大的战斗力,手里有地的富裕农民,可以轻松展开高强度军事训练,作战成本也大大降低。但是到了盛唐年代,甚嚣尘上的土地兼并,早已叫府兵制名存实亡。天宝年间的府兵就剩了空壳子,于是只能用募兵制来取代。边境的国防,也只能用简单粗暴的节度使制度:赋予节度使权力来征募管理士兵。以政治军事成本说,也确实这种办法最有效率。

但这种有效率的办法,问题也确实都看得见:节度使掌握一方大权,必然就造成割据一方的局面。但在盛唐时代,这个事情还不算问题,各个节度使之间,有着相互制衡的关系,大家彼此实力差不多,谁也无法一家独大,因此表面上还是太平稳定!

但是另一个潜在的问题,却是安史之乱的又一重要诱因:大唐王朝的阶层固化。虽然唐朝确立了科举制度,但是在整个唐朝历史上,平民阶层通过科举入仕的机会少之又少。比如大诗人杜甫参加科举时,就曾遇到李林甫把持科举,以至于一个考生都不录取的雷景象。如此一来,大批寒门人士没有上升空间,也必然会流入地方节度使地区。事实上,安史之乱里,那些给安史叛军出谋划策的谋士,比如严庄等人,基本都是这种情况!

所以,综合这些因素,安史之乱也就不出意外的爆发了。但是比起后人对这场动乱的痛惜来,如果仔细看看叛乱前后,其实这次动乱本身,绝非一场可以给唐朝大放血的叛乱。在安禄山起兵几个月后,唐朝的各级军事力量就纷纷启动,安禄山的老窝范阳也被郭子仪威逼。如果不是唐玄宗临阵犯糊涂,强令哥舒翰提前出击陷入埋伏,导致战局瞬间反转。这场动乱其实就已经提前平定。

哪怕唐玄宗已经躲到了四川,唐肃宗火线即位后,安史之乱也依然有提前终结的机会:唐肃宗的谋士李泌,为唐肃宗设计了经典的平叛谋略,把整个关中平原作为口袋,吸引叛军主力,然后唐军从河北入境,直接端掉叛军后方。但这个方略即将成功时,又是唐肃宗瞎指挥,擅自更改战略改为攻打长安,反而一下导致唐军再度失败。原本可以一年平定的叛乱,活活拖到八年。

而最后所谓“平叛”的结果,其实也成了病上加病。原本可以彻底剿灭叛军,这下为了剿灭叛军,七年里不停设立新的藩镇,等于是以毒攻毒,除掉了安史叛军,新的藩镇又滋生起来。唐朝,也就成了一个大病愈合后身体虚弱的病人,之后的一百年里,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而汉朝“七国之乱”,最大的不同就在这里,这是一场主动的大手术。

西汉诸侯割据的隐患,其实早在汉文帝时期,就由名士贾谊提出来,以贾谊的形容,这好比是人的大腿与腰一样粗,汉朝就成了这样一个浮肿的病人。到了汉景帝年间,名臣晁错更是看出了这一点:为了能够解除隐患,不惜要发起一场大战。这才有了晁错近乎零容忍的削藩,和一场震动天下的七国之乱。

很多人都指责晁错为西汉招灾,但仔细看看的话,七国之乱的发起,其实是非常仓促的,尽管吴王刘濞为叛乱准备了三十年,但叛乱爆发后,其他六个参加叛乱的诸侯,决心并不坚定,绝非唐朝安史叛军那样的造反团队。以战斗力说,比起唐朝安史叛军的边境精兵,汉朝七国之乱的叛军,更多是一些杂牌武装。所以当西汉集中力量猛打后,叛乱就迅速平定。

而且和唐朝皇帝不同的是,虽然汉景帝做出了杀晁错的事情,但是在平叛战争的进程里,他却给予了前线主帅周亚夫绝对的自决权,一代名将周亚夫这才得以放开手脚,以最高效的方式平定叛乱。而在叛乱之后,汉朝更以严厉的方式打压地方诸侯,中央的事权从此彻底统一,接下来汉武帝的反击匈奴,也就再无掣肘!

被动的治疗与主动的根除,差距到底有多大?汉朝七国之乱对比唐朝安史之乱,就是这么个意味深长的健康常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2.pinlue.com/mmbiz_jpg/wicKuudx3bk3ia62pOxkWU1h5I6ZAdEuWgptAMpPh8LVFv0LiczXFzJnZ07RydgSY8uLjN6577w3whl4KCDRXkdfA/0?wx_fmt=.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