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妹妹来家里做客,老公半夜回家进错了房间

G市VS国际酒店。

白无心从电梯中走出,她身穿低胸抹裙,露出锁骨和香肩,性感又诱惑。

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拿出一看,老鬼发来的信息:1703。

四个数字,白无心一目了然,蓝天浩正在1703号房中。

老鬼是个有名的私家侦探,虽然价钱贵,但绝对物有所值。

白无心一路往左走去,在1703号房间前,停了下来。

豪华套间?白无心冷笑了下。

蓝天浩这个寄人篱下的渣男,出差可过的真是好。

真看不懂秦雨嘉是看上了他哪一点,也许,就因为蓝天浩曾经是她白无心的未婚夫吧。

从小秦雨嘉就喜欢白无心的东西,不是抢就是偷,要么就用手段。

秦家给她的伤害,从今天开始,她要一一报复回来。

白无心伸手触碰了门把,门竟然是虚掩的?

她微微皱眉,随即想到了原因。

以蓝天浩的人渣本性,一个人到了G市出差,必然耐不住寂寞,这个门缝,就是留给卖春女人的。

白无心嘴角一笑,推开了房门,踏入了1703号房。

这样的好机会她绝不会放过,只要制造出秦家女婿招嫖被抓的新闻,足够秦家人难受一阵子了。

白无心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却没有注意到,她包里的手机亮了一下,一条短信进来了。

老鬼:调查失误,蓝天浩原本预定豪华套房1703号,因为另一个有背景的人,提前一个小时入驻,他被迫换到1511号房中,只是酒店系统,并没有及时作出更改,导致调查出现误差……

白无心随手关上了门。

房间里本就没有开灯,门一关,顿然一片昏暗。

只有浴室的方向,有不太透亮的光芒泄出,却没办法照亮屋子。

浴室里有哗啦啦洗澡的声音,白无心打量着四周。

凭着自己多年来的杀手经验,她闭眼几秒,很快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

房间一片漆黑,不知道是不是属于蓝天浩的个人癖好。

白无心保持着警惕感,不乱动任何东西。

白无心想,蓝天浩想要关着灯也好,更容易她一下出手,把他给制服。

似乎听到了她在房间的动静,浴室里面传来询问的口气:“黑蝴蝶。”

声音好听的让白无心一颤,愣住了。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完全不是白无心想象中蓝天浩会有的声音。

虽然一愣,但是白无心还是立马回答了:“是。”

黑蝴蝶?看来蓝天浩找的女伴,称呼还挺特别的。

黑蝴蝶,不要最后变成黑寡妇就好。

白无心的手,扶在了墙面上,在她回答了是之后好几秒,她往里屋走去。

在她没有察觉到任何动静的时候,一只手从背后冒出来,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按在了墙面上。

白无心出于杀手的本能,另一只手直朝着对方的咽喉刺去。

对方却在她的刚行动的那一秒,抓住了白无心的另一只手,将她完全按在了墙面上。

白无心一惊,她好歹是个身经百战的杀手了。

可是,她不仅没有听到蓝天浩从浴室走出来的动静,连他什么时候冒到自己身后,她都不知道。

更诡异的是,对于她的出手,他竟然能够先发制人的扣住了她。

如果是在一招制敌的过程中,白无心已经犯下了死罪。

白无心疑惑,蓝天浩什么时候是个练家子了!

老鬼给的资料中,蓝天浩是一个普通人,并无任何特别。

难道老鬼的资料有误?不,老鬼是要么不给,给了就不会有错。

既然是老鬼收集给她的资料,那就不会有错。

黑暗之中,她只能看到他隐约的轮廓,并没有办法看清楚蓝天浩的五官。

白无心只能感觉到他深邃冰冷的眼神,仿佛和黑夜浑然天成。

像有一股魔力,吸引着她泥足深陷。

白无心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她还没来得及收住视线,他已经俯下身,脸凑了过来。

薄凉而又柔软的嘴唇,贴到了她的唇上。

唇唇想贴,相互缠绕。

白无心还来不及做何反应,便感觉到咽喉有一个小小的硬物,是被他用舌尖推入她口中的。

他抽离开嘴唇,将她下颌一闭,一抬。

白无心还没反应过来,东西被她吞进了肚子里。

“咳咳咳……咳咳咳……”白无心摸着自己的咽喉,质问,“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白无心伸手就要掐自己的咽喉,想要把她咽喉里面的东西,给催吐出来。

但是,他抓住了白无心的手,在她没能催吐的时候,将自己身子下围住的浴袍,缠绕住了白无心的双手。

然后,将她抱起来,扔到了床铺上。

白无心在床铺上挣扎着,但是他捆在她手上的浴巾,有着特殊的捆绑法。

白无心越挣扎,捆绑得越紧。

白无心脑袋哐当一下,震惊了。

她不用想,也知道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催情的药物……

他的头埋在了白无心的脖颈处说:“你吃的东西,让你更快进入状态。”

“你……”白无心开始迷糊了,为什么蓝天浩身手比她还厉害,能够控制她。

为什么他的身上有药物,还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让她毫无准备的吞下去。

他到底是什么人!

药物效果非常的块,白无心的双眼迷离,大脑涣散,身体开始发热。

“你这个混蛋……”白无心骂到。

她只有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是个冷血、警惕、冷静的杀手。

而今天一切的计划,也只是让一个普通的蓝天浩,落入她的圈套而已。

所以,她刻意的把自己杀手的习惯改掉。

毕竟,自己今天来是诱惑他的,白无心就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太过火,动粗过头。

却没想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栽倒了。

他邪魅的冷笑说:“混蛋?你似乎搞错了……”

白无心无论怎么挣扎,从没有办法从他的禁锢中挣脱。

她的计划,不过是想要在不是失身的情况下,让蓝天浩栽跟头,却没想到……自己掉入坑中。

白无心心脏狂跳,大口呼吸着。

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很燥热,很冲动,想要一把扯掉自己身上已经成为累赘的衣服。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陷入了混沌之中。

他嘴角上扬,俯身亲吻而下……

微风透过窗吹进房间,给床上相互缠绕的两人的火热,带来了一丝的清凉。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的夜晚……

一夜承欢,身体中的狂热退下,被兴奋所冲击的大脑,渐渐清醒。

凌晨三点左右,白无心猛的睁开眼睛。

风吹得一丝不挂的自己有点冷,白无心打了一个激灵,全身酸痛感袭来。

头还有点晕,是被下药后的后遗症。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蓝天浩环抱着。

他的手绕着她的腰,将她揉在了他的怀抱中。

白无心一阵恶寒,一点点的从他的怀抱中移出。

她看着一丝不挂的自己,眉头紧皱,身体上的猩红点点,都像是对她的嘲笑和侮辱。

该死的,自己居然给人上了。

而罪魁祸首正躺在自己的身边,好整以暇的沉睡着。

奇怪,为什么她放料的狗仔媒体没有来,是他们都不来,还是被什么人给阻拦了?

自己都失身了,难倒要计划成空?

不,就算媒体的计划落空,还可以用手机拍下他们两个人的罪证。

白无心咬牙切齿,带着怒意的看着身边的人。

想到他给她下药,害得她失身,她就头脑发热的想直接了结了他,好在理性占了上风。

依稀的光亮中,白无心模糊的看到了对方的五官……

等等,怎么有点不对劲?

白无心的眉头蹙起,感觉到丝丝奇怪。

为了看得更清楚,她的脸贴了过去,将他的五官尽收眼里。

无论怎么看,他都不是蓝天浩的样子。

白无心的脑袋一下子空了,她……上错了人?

不可能,这里明明就是1703,是蓝天浩所在的地方,怎么突然换了人。

白无心脑袋发麻,不敢相信自己出现了失误。

她转过身,准备打开点灯,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场错误。

就在白无心转身,手即将触碰到开关的时候,身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低沉带着磁Xing般的魔力:“我不喜欢开灯。”

明明是闭着眼睛,好像在睡觉,但他却知道她要开灯,知道她的任何的举动和心思。

他在保持着时刻的警惕和猜忌。

白无心根本不管他说什么,他不喜欢开灯,她偏偏要开灯。

她只想要打开灯,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啪的一下,白无心打开了床头控制的室内灯,白亮的光线,瞬间照耀了屋内。

白无心终于看清楚了躺在自己身边男人的模样,是一个完全凌驾于蓝天浩之上的男人。

刚毅的线条,如同刀工鬼斧般的轮廓,完全是一张具有侵略Xing的面孔。

漆黑如墨的眼睛,仿佛就像是一片星辰般迷人,薄凉的唇角,透露出丝丝的邪恶。

白无心看呆了!

眼前这个不是蓝天浩的男人,到底是谁?

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白无心还要感叹,居然有个绝品的男人,在自己眼前。

可是,现在的场合不合时宜,她的计划因为她的失误,出现了偏差。

怪不得白无心从一开始就觉得他有点不对劲,身手了得,浑身透露出一种与众不同的危险气息。

或许他和自己一样,是一个杀手?

白无心诧异的说道:“你……你……你不是蓝天浩!”

他眉头一紧,也听出了白无心话中的意思,她把他错认为了蓝天浩。

他小声的说道:“蓝天浩?”

白无心用被单包裹着自己的身体,从床铺上跳下来。

该死,她居然进错房,看错人,上错男!

“你是三合会的人?”他撑着身子,一身紧瘦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在了白无心的眼前。

古铜色的肌肤,八块腹肌,身材极具诱惑力。

“什么三合会?”听到对方说道三合会,白无心的心跳了下。

她不会那么衰,惹到了道上的人吧。

不过,白无心还是沉着冷静的应对着,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是蓝天浩,你也不是黑蝴蝶。”他一幅这是一场误会的表情,让白无心火大。

“我还黑寡妇咧,蝴蝶个头。”白无心无语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不是黑蝴蝶,为什么还对我……”下药!

“有何不行。是你自己要进入我的房,是你自己说是黑蝴蝶。何况……只有我想不想上,还没有我不敢上的女人。”

虽然,是她自己瞎了眼,进错了房间,把他误认为是蓝天浩。

但是,他居然不由分说的下药,夺走了她的身,现在更是口出狂言的放话。

“是吗,那我就让你知道,老娘不是你想上就可以上的人。”

白无心将床单缠绕在自己的身上,一个扫腿,就往他的身上攻击而去。

此刻,白无心冷下了脸,杀意明显。

她是一个杀手,要不是因为她此次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完全收敛了自己的能力,也不会想今天这样的错误。

白无心必须立马停止这场荒唐的错。

白无心完全恢复了她的状态,身体在房间中,完全的舒展开来,如同振翅的蝶。

他看到白无心的动作,眼睛一亮,似乎没想到白无心的身手。

他一个翻身,躲开了白无心的攻击。

白无心一腿直蹬,一腿弯曲的蹲在床铺上,在他闪躲开白无心动作的时候,她立马站起来,飞踢腿往他的脖子而去。

他反应敏捷,身体一扬,躲开了白无心的飞踢。

白无心的腿攻击无效,她转了一个身,拳头往他脸上挥舞而去。

他这次没有躲闪,直接扣住了她的手腕,往后一拧,将白无心反扣在了胸前。

他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紊乱,说道:“练家子,你到底什么人!”

白无心弯腰一转,滑开了他的反手扣:“我到底什么人,和你无关,我要对付的也不是你。”

他讥诮道:“确实不是我,是你口中的蓝天浩吧。可惜你要对付他,却上的是我的床。”

白无心没想到,自己居然摊上了一个大Ma烦。

这个人的身手,绝对和自己有的一拼,并且在体力上,他更占据优势。

她本想给他一点教训,反而僵持下来。

从她进入到1703就是一个错误,此地不宜久留,跑。

白无心佯装要攻击他,在他闪躲的时刻,立马朝门口飞奔而去。

才跑了两步,白无心的手,就被他抓住一拉,整个人倒了回来。

他再次将她给扣住了。

“放开我。”白无心大叫。

他邪魅一笑:“想跑?你以为我的房间,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既然我是认错了人,你也认错了人。当做是我吃亏好了,到此为止。”白无心认为自己可能是缠上一个麻烦人,当务之急不能在此逗留。

对方嘴角微微上扬一笑,“你吃亏?你想到此为止?我却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无心眉心一蹙,弯下了腰,脚用力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

她踏上身后墙面,在身体弯曲扭转的过程中,他意识到了危险松开。

白无心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脚从上而下的劈下。

还好他及时躲开,否则绝对一招晕倒。

他看着白无心,眼神闪烁着,这个女的不简单。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化被动为主动,直直的一个勾手,往她的脖子攻击去。

白无心反射Xing的一挡,他却顺势抓着她的手腕,将她反过身,用她的手当工具,勒住了白无心自己的脖子。

“女生……那么粗鲁可不好。”他贴着白无心的背,声音从她的耳后根传来,“哦……我都忘了,你已经不是女生……而是女人了。”

白无心顿时面红耳赤,不用他来提醒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全因为自己的一时放松,才让他有了可乘之机。

有史以来的失误,却让她没有了清白。

看来,她真是好几年没有度过刀口舔血的日子,手脚也迟钝了。

白无心使了下力气,挣脱不了,左手被他抓着,嘞着自己的咽喉。

右手被他抓在着背后,前后都有力量限制着,加上他男Xing独有的力气,白无心的逃脱,有点吃力。

可恶的男人,他像是完全没有使出全力,转来转去,不停的扣着她。

白无心咬牙切齿,在手勒着自己咽喉的时候,她用另一只手,借力打力的攻击了他的腹部。

再一个转身,朝他的下身,用力踢去。

白无心只是想要挣脱开他的禁锢,借着自己踢他的时候,让他松开手。

她觉得凭着他的身手,要挡掉她的攻击易如反掌。

没想到,他似乎松懈了,白无心这一招奏效了。

果然面对无赖,只能用这招传统而又时效的——猴子偷桃。

因为,她非常用力的踢中了他的命根。

她看到他的脸,瞬间黑了。

他靠在墙上往下滑去,白无心眼疾手快,一个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被白无心的一巴掌,打在了地上。

在他倒在地上吃疼的此刻,白无心往地上一把抓起自己的衣服和小包,冲出了1703号房。

他看着她狂奔离去的背影,心中怒骂道,该死的女人。

他身边美女如云,哪一个不是围着他团团转。

她被他宠幸,是她的荣幸。

何况,是她自己进错了房门,认错了人,爬上了他的床,居然还敢对他动手。

更该死的是……他居然在和她的过招当中,让她给溜了。

更可恶的是,她居然敢打他。

哼,好一个一巴掌,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动他呢。

他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他瞪着她离开的方向,忍着痛掏出手机:“冷鹰,看到那个女人从我房间跑出去了吗。”

“看到了。”电话那头传来面无表情的声音,冰冷而机械。

“你没有把她给拦下吗!”

“主人并没有吩咐我将她给拦下。”冷鹰回答道。

“她现在人在哪里,你还看得到吗。”

“已经不见踪迹。”

“你……冷木头,你真是木头,看到女人从我房间跑了,你都不会拦住。”他气不到一处来。

可恶,居然让那个女人给逃了。

如果是冷鹰的身手,说不定那个女人逃不了。

冷鹰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的房间里经常有女人离开,没有你的吩咐,我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他真是没办法和冷鹰沟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太无趣了。

他有气无力的说道,“快来我房间,我被那个女人打伤了。”

“是。”

“黑蝴蝶的身手,你试过了吗,怎么样。”他站起来,问道。

“很差,至少她是没有能力把你给打伤的。”

明明像是开玩笑的嘲笑他,但是从冷鹰的话中说出来,却变了一个味道,完全是一本正经的在阐述这个事实。

“把黑蝴蝶给放了,然后将今天晚上的那群狗仔,一个个盘问清楚,他们到底来干什么,谁让他们来的。还有调出VS的所有监控,将那个女人的图片和消息,给我放出去,谁能提供确实信息,一百万的奖励,能够亲手把她抓到我面前的,一千万的酬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找出来。”

“是。”

他挂断电话,一副要和她杠上的架势。

他其实知道她安排的记者,也知道她不是黑蝴蝶。

他以为她是三合会派来他身边的人,他就看看她玩什么把戏,却没想到她是走错房的女人。

他仔细琢摸着,她要对付的人是蓝天浩?

蓝天浩!那个女人和秦家有什么关系?

关于她安排的狗仔,在十二点要到1703号房的时候,在路口就被一窝蜂的黑衣人,将他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那群记者,只是想拍点**新闻,怎么像是挖人祖坟了似的。

他们还没搞懂怎么回事,个个都被控制住了。

其实,白无心在一开始记者没有到来的时候,就应该有所察觉。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栽了。

白无心从1703号房跑出来,有一个视线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分钟,让她全身的神经,都紧张起来。

她左闪又躲,从安全通道往下走了两层。

更换好衣服,再乘坐酒店的仓库大型电梯到一楼,驱车离开了VS国际酒店。

今天的计划失败,自己还弄的如此狼狈,计划暂时取消。

她以为今夜逃走了,一切都会结束,却没想到,这是是刚刚开始而已。

保持着习惯,加上从1703出门后的那个视线,白无心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住所。

而是绕了几个弯,花了两个小时,才回到自己所呆的小旅馆的门口,天色已经大亮。

新的一天开始了,而新的问题还蛰伏在暗处,在她毫无察觉的时候,等待着她。

她完全没有想到,1703的男人给她下了通牒。

短短的几分钟,关于她的事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所有人都在赏金的趋势下,对她的挖掘遍布四周。

她的车子,停在旅馆口的路边停车位,总觉得旅馆口有些许的不自然感。

但是白无心没去想太多,计划失败,她必须赶快整理东西,赶到A市。

那是她的故土,是她土生土长,也带着怀念和恨意的地方。

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也是她要结束的地方。

白无心下车,低着头大步流星的往旅馆走去。

从车子到旅馆的五十步,白无心发现……旅馆周围被蹲点监视了!

白无心瞬间想到了昨夜1703的神秘男人,老鬼的第一次出错,他的身手,四周的警戒……

白无心疑问,她到底惹到了什么个主。

从昨夜到现在清晨快七点,她离开1703,也就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为什么她的住所周围,明显的不正常。

她一下车,四周蠢蠢欲动的人,一直聚焦在她身上的视线。

还有几个白痴,手机对着她拍照,居然开着声音。

想让她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也是不可能。

那群人一看就不专业,但是也能瞥到是群不太正经的人,应该是地痞流氓无所事事之类的人。

如果是因为那个神秘男人,导致她现在被攻击,只能说明……那个神秘男人的势力非常大。

才短短两个小时,就就可以让人蹲点在她所在的小公寓。

要知道她才回国没多久,她从国外回来,在G市没有背景,没有人脉,更没有认识的人。

在这里她举目无亲,无人知道关于她的任何线索。

没有人会调查她,除了昨夜她错惹到的1703的神秘男人,她想不到第二个人会针对她。

也只有那个身手了得,似乎有点道上背景的男人,让白无心都感觉到危险的人,会有这样的能耐吧。

可是,他如果能够做到这样,能耐也太大了,完全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人。

白无心啐了几声,她是女人,失身的是她,有损害的也是她。

她连自己的第一次,都献出去了!

1703的神秘男人,有什么损失?

难不成损失了自己成千上亿的未来儿子啊,有必要弄得如此大费周章吗。

白无心愤恨的想,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1703的男人,就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神经病。

白无心快速的走到旅馆里面,旅馆的老板娘,看到白无心回来,脸色怪异。

她虽然不说话,却神情紧张,站在柜台前,不自然的东翻西找,想要掩饰什么。

白无心瞥了她一眼,快速走楼梯到了二楼。

虽然有那么多的问题,但是白无心没办法不上楼。

虽然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机、银行卡都在自己的身上,不在旅馆里。

但是,她的行李中除了衣物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很重要——她拜托老鬼调查的,关于A市秦家的所有的资料。

那些资料是唯一不能弄丢的,所有的资料,都是她制定计划的依据。

她倾尽一切的回来,就是为了对付秦家。

不见了、弄丢了也就算了,但是被人拿走……拿走的人又是个有心人的话……

白无心想想都着急。

所以,不管现在的旅馆到底危不危险,不管下面跟踪的人会不会上来,她只能带着警惕,往自己所住的208号房走去。

离自己的房间,还有几步的时候,白无心就看到了自己房门被打开,留有了缝隙,分明是有人进去过。

白无心眉头紧锁,心中怒火燃烧。

他们还真不只是监视那么简单,既然连她住在这里都知道,肯定是翻找过她所住的地方。

白无心真的很想问为什么,太多的疑问,纠结在自己的心头。

为什么渣男要这样对付她,就因为睡了他吗,不,应该是他睡了她!

白无心靠在墙面,深吸几口气,心中谩骂着1703的渣男。

白无心怀疑房间里面有人,为了避免发出声音,她在门外,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

轻轻推开了门,白无心全身都紧绷着,张头探脑的观察着房间。

在排查了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后,白无心才松了一口气。

她赶紧将房间门关上反锁,再仔细环顾自己的房间。

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惨不忍睹。

她带回来的行李,哪里还叫行李!

行李箱都变成了两半,里面的礼服东一件,西一件,很多件都被撕扯坏了。

好歹还剩了一两件简单的T恤,和一件休闲裤。

而她行李里面,关于秦家的资料……全部都不见了。

白无心都可以想象到,1703的渣男,看到她手里的秦家资料,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邪佞的笑容。

被白无心说中,同一个时间的另一边,一个带着浓厚黑暗沉重气息的场所。

关于1703的男人,他此刻正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子中,桌台的背景是一张画着黑龙的图腾。

拿着白无心资料的他,正坐在主座上,看着资料,脸色凝重起来。

他打了一个响指,黑暗中无声的冒出一个人。

“少主,有何吩咐。”

“那个女人的资料,调查清楚了吗?”

“还在努力调查当中。”

已经几个小时,她的背景调查进度却那么慢。

他倒是越来越好奇,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今天下午之前,把她所有的资料,都给我找来。”他眉心凝重。

没有想到她针对的不是什么蓝天浩,而是秦海,是海盛集团。

“是。”冷鹰转过身,准备离开。

他再次开口:“等下,给我放出消息,所有的酬金相同数字,全部变成美金!”

刚开始,他只是为了那一巴掌,但是现在他倒是有了新的计划。

她身手不错,如果她的背景没有任何问题,又有对付秦海的计划,看来是个不错的人选……

小旅馆的那头,白无心咬牙切齿。

可恶的渣男,他是杠上自己,那么找到这些东西,应该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他的主要目的是自己。

白无心当机立断,拿着地上还算完整的T恤和休闲裤换上。

在自己床头柜的最底缝摸抓着,终于摸到了她贴在床头柜缝隙的迷你**。

白无心一笑,果然他们没有搜到这里。

白无心换完了衣服,手机、银行卡等证件放在口袋里,**放在裤腿的袜子里,绑着一个马尾,将头发藏在了帽子里。

站在旅馆门口,白无心扫射了四周……算下来还不到十个人,有胜算。

快步离开了宾馆,也不退房,也不退押金。

在周围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从他们面前一溜烟的走过。

不过,白无心还是低估了周围那些眼尖的地痞流氓人。

她已经从他们面前走过,3-5秒之后,就听到身后的人絮絮叨叨。

“她……她就是那个女的……就是图片上那个女的……”

“她换了衣服而已……”

白无心在心里念道,那群人眼睛也太厉害了。

不过,原本她就没有遮遮掩掩,也是希望对方能够认出她来。

白无心没有立马冲到自己的车里,而是引着那群地痞流氓,往死胡同走。

那盯着白无心的人,看到她往死胡同走,更是兴奋不已。

以为她人生地不熟,强龙都压不过地头蛇,何况一个女人呢。

这小街小巷要怎么走,他们比她更清楚。

怀揣着对金钱的贪婪,他们脚步加快,一个转弯将要围堵住白无心。

七个人一窝蜂的围堵住死胡同的瞬间,所有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原本以为的一千万,就在他们眼前,他们却发现死胡同里面没有人。

那个女人……不见了!

其实并没有不见,不过是他们没有看到而已。

白无心此刻,攀在了侧面墙面的高处。

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无心猛的松开了手,膝盖飞凸将一个人给放倒。

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白无心一个扫腿,打晕一个人。

一个腹部中冲,倒下一个男人。

接连几次的攻击,已经有四个男人倒在地上,没有回击之力。

三个男人看到眼前的行动,完全震惊了。

慢了好半拍,他们慌张而又惊恐的掏出棍子、小刀等武器,对着白无心。

白无心冷笑一下,脚尖一蹬,做出自由搏击的动作。

一个黄头发拿着木棍的人,结结巴巴的说:“我们……我们三个一块上,还怕抓不到她吗。”

理想很丰满,现实倒是很骨感。

三个人一块上的过程中,白无心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一下子撂倒两个人。

最后,只剩下黄头发的木棍男。

看到所有人都打不过那女人,他吓得要跑,却被白无心用手腕从背后扼住了他的咽喉。

“饶命……饶命……壮汉……饶命……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过一时财迷心窍,一时胆大包天,才动了歪念头,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

白无心勒着他脖子的手,松了开来,给了他喘息的机会。

白无心一拳打在了黄毛木棍男的脑袋上:“你说什么壮汉,我是壮汉啊,你见过我这样的壮汉!”

“不……不是……美女……美女……女侠!”黄毛木棍男语无伦次。

“这还差不多。”白无心点点头,从壮汉变成美女,这个称呼才行。

白无心把他们引到这个死胡同,不仅是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还可以尽情的拷问他们。

同时,也不用怕他们的叫嚷声,吸引到什么人。

白无心在他的脑袋上打了一个暴栗:“说!为什么追杀我!”

黄毛木棍男惊恐的说:“我们没有想要杀你……怎么会想要杀你呢,我们不过是想要……”

黄毛木棍男说道关键的地方,顿时停顿了下来。

白无心问道:“不过是想要什么,说!”

黄毛木棍男结结巴巴的说:“想要钱而已。”

“要钱?你别和我说,你是为了打劫我身上的钱,才盯上我的吧。给我快点说,说实话。不然……虽然我不会杀了你,但是我会把你的手指,一根根的掰断。”白无心凶狠的说。

“你就是钱……道上放出消息,能够提供你消息,给一百万。能够抓到你,给一千万。而且刚刚给出消息,是美金,美金啊!”黄毛木棍男也不管那么多,只为了活命,一股脑的说出所有的事情。

“你们知道我的行踪,甚至知道我这个人!”白无心锐利的问道。

“有视频和图片,道上的人几乎人手一份。我也是……无意和旅馆老板娘说道你,没想到老板娘就认出你来了。不能怪我,要怪你就怪老板娘,是那个旅馆老板娘出卖你的。”黄毛木棍男推卸责任。

白无心冷笑,她完全不在意黄毛木棍男说的老板娘出卖她的事情。

白无心说:“把你手上的视频和图片拿给我看。”

“……”

白无心再次用力:“拿啊。”

黄毛木棍男无奈的说:“美女……我两只手被你抓着……我怎么拿啊……”

白无心并没有因为黄毛木棍男的话,而松开他的手指。

既然他说要放开他,他来拿给她看,那么就表示东西在他的身上。

白无心伸手就往他的裤兜里掏去。

黄毛木棍男吓傻了:“你干什么……你以为是掏鸟蛋啊……我自己来……自己来……”

黄毛木棍男说话的说,白无心已经把他口袋里的手机给拿到手。

她再次敲了黄毛木棍男的脑袋瓜子说:“掏什么鸟蛋,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子。再说话,小心我阉了你。”

白无心打开手机,赫然看到了一张截图。

是她昨夜在VS酒店的正面截图,不得不说,酒店的高清监控,拍摄的还真是清楚。

似乎为了能够让人更多的了解到白无心,手机里还有很多关于白无心在酒店里的行动片段。

看到这里,就更加可以肯定,要对付白无心的人,就是昨夜那个在1703的渣男。

“可恶!”白无心谩骂着。

黄毛木棍男吓得以为她在说自己,生怕自己小命不保。

“那个放出消息,说要给一百万,一千万抓到我的人是谁。”

黄毛木棍男没有说话。

“说啊。”白无心用力的扭动着他的大拇指。

黄毛木棍男哎呦呦的叫起来:“哎呀……你不是不让我说话的吗。”

“我叫你不要说话你就不说,我让你跳楼你就跳吗。”白无心呵斥道。

“……”黄毛木棍男感觉怎么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现在我在问你话,到底是谁。”白无心凶狠的问道。

1703的渣男,有能耐将她的小旅馆变成这样。

但是,自己对他倒是一无所知。

她倒要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黄毛木棍男吓了一跳,不敢怠慢的说道:“是,是国内两大帮派之一……黑龙帮的少主……上官……上官辰。是他亲自在道上放出的消息……我们也只是一时贪财才……”

上官辰!白无心神色凝重。

没想到1703房的渣男,居然是这个身份。

白无心回国才几天,惹上的却是这样一个人有着黑道背景的男人。

她要从他手里逃脱,根本就不可能。

掌控着国内黑帮,和三合会形成了国内黑道势力割据的两大帮派。

白无心咬着牙,眉头紧皱,她果真惹到了一个不应该惹的人。

而她关于收集到的秦家资料,也落到了上官辰的手中。

白无心想想都头大。

“知道上官辰的消息吗。”

黄毛木棍男完全傻眼:“我怎么会知道,那个可是黑龙帮的少主,我可不知道。我就知道他要抓一个女人,然后我们有了视频和图片,都在为了钱而费九牛二虎之力。”

白无心凝眉念叨:“黑龙帮少主……”

黄毛男接着说:“没想到误打误撞让我发现了踪迹,还以为是天上掉钱下来,一个弱女子要很容易,没想到……被黑龙帮少主看上的女人,果真没那么简单。”

白无心啪的一下,又打了黄毛木棍男一个爆头:“你给我胡说什么,什么被黑龙帮少主看上的女人,小心我揍你。”

黄毛木棍男立马闭嘴。

白无心思索起来,他那么费尽心机的找自己是为什么。

对于在国内无亲无故的自己,如果能够有一个强而有力的依附者。

黑龙帮少主上官辰,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他凭什么会无条件的帮自己呢,肯定不可能。

何况他要抓她,就不会有什么好事。

“你还有没有隐瞒的,说。”

“没……没有……姑NaiNai,我哪里还敢隐瞒,我现在小命都在你手里了。”黄毛木棍男欲哭无泪。

“你是什么时候,得到这个通缉令的。”

“差不多今天四五点的时候吧。估计道上的人都有了!”

可恶,这样的话,她的目标就大了,要躲过那么多人的眼睛和身手。

越想到这样的处境,就越想把上官辰给碎尸万段。

这个时候,白无心听到了外面的一些动静。

好几辆车子的刹车声,细微的杂乱脚步和细碎的说话声。

白无心揪着黄毛木棍男,往着声源处走去。

走到离小旅馆一段的距离,站在小巷通道的拐角处,白无心看到了许多的车辆停在那里。

里面走下辆车的黑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人高马大。

看起来就和白无心对付的那群地痞流氓,不是一个等级。

肯定是上官辰派人到旅馆来抓她了。

可恶的渣男!

白无心回国没多久,秦家的事情还没开始,怎么麻烦接踵不断。

白无心还在捉摸着怎么撂倒他们,从他们的口中获得到情报的时候,被白无心抓着的黄毛木棍男,突然冲着黑衣男人大吼:“在这里……你们要抓的女人在这里,她在这里。”

一声嘶吼,瞬间将不远处的黑衣男人的视线,全部吸引了过来……


更多后续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7.pinlue.com/thumb/img_jpg/mz98KMgcsYXBurzwhWRwtNWicQnxInHxRoz5OZXQyuqhUJfMZh4xvQlBr6qXGdYeicD3zJPgnCynp7HibbJOIQCzQ/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