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巨流河。清晨远方薄雾里的汽笛声。

巨流河

by齐邦媛






作品简介

《巨流河》


从大陆巨流河写到台湾哑口海


写出了纵贯百年、


横跨两岸的


大时代的变迁




后感,写于2010年

2010年,好朋友推荐了《巨流河》这本书。她说看这本书,她受了很大的刺激,激发了她为了理想而孤注一掷的不顾一切的偏执情绪。于是我想,这本书一定是一开篇就叙述波澜壮阔的故事和宏大的人生。于是,我就带着这样的寻找心态看书。一直看,一直看,从齐邦媛出生到她的大飞哥与她永别是那个场景,我都没有找到我想要的“转角点”。


然而,联系近来的生活,我却恍然大悟!生活的波澜壮阔不正是在波澜不惊的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一颦一笑!而我也不能为了去寻找惊喜而寻找惊喜,而错过了沿途的风景,忽略了生活中的小感动。还是那句经典的老话:生活的幸福确实地存在于已经选择的别无选择的结果里。


波德莱尔说4月是最残忍的季节,的的确确4月是很残忍,没有3月的和风细雨,也没有5月的烈日骄阳。


…… 戛然而止~


在齐邦媛书里的大飞哥是飞虎队的一名非典型的军人,对于一个云南人来说,关于飞虎队的故事从来都是百听不厌的,所以增加了对《巨流河》的喜爱程度。另外,书中写到的乐山,我也去过,和一个生命里非常重要的人一同前往,也是在乐山师院,我与他喘着粗气、爬着大坡,讨论着书中的情节。印象非常深刻,住在嘉州酒店,第二天早上很早被吵醒,拉开窗帘,清晨岷江的汽笛声让我想到《饥饿的女儿》。


宽广的大江是笼罩着雾气,江中穿梭的船近似云南农村的拖拉机,早起到集市上卖菜的、上学的、上班的人挤满了整艘船,当时突然就担心要是掉在水里怎么办,一想,这个想法是多余的顾虑,以乐山人民的性情来说,不会水性的可能性很小,即便是不会水性的人掉进水里,肯定马上有好多个热心的朋友跳进去把人拉到船上。


大概是在去年的某天,梦里梦回了乐山师院门口的河,梦中我就坐在河边把脚伸进水里荡啊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7.pinlue.com/thumb/img_jpg/911FC5jnk1wIicBlYOciagQ1aSqMbwnXObjWkJ4zYfdNDlbyEPWdjglmhMrPlCepxJl4C8ia9GF3icLOWUXR3iakMbQ/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