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宋尚节:(64) 国难前后(1937)(之三)

《灵历集光》第五 章神独自引领(1934-1940)

  (6) 国难前后(1937)(之三)

四月十五日早上晨更会,仍有很多人想要我赠送圣经节──神的应许,锦华的外甥帮助我又写许多圣经节发出去。晨更会上依然有很多人作见证。有一个癞者本来准备自杀,今蒙主医治,解开衣服,让会众看他全身如何得到洁净。一九二九年与我同作主工的戴美泰这次被选为总团长。他对别人说,我讲的都是过去讲过的旧题目,但这次有奇妙不同于过去的能力。


    早上八点半启行,有四、五百人等候相送。有许多代表会后要步行返家。

    当天下午到厦门,我对王美琼姊妹谈:“回想过去三年在兴化工作,无异于以色列民在旷野漂流三十八年,如今圣灵同工,八天效果胜过三年。要数点在兴化与蒙恩者拍照的人数,实在不易,有一千九百多人悔改。”

    (附:福建林弟兄写了以下的回忆:

    一九三七年,主仆宋尚节在莆田主领奋兴会。奋兴会最后一天,父亲从涵江带我进了莆田城,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进城。在一座三千多人的大教堂中,走廊、甬道、楼梯、台阶,全坐满了人,台上没有扩音设备,但他的声音仍然清晰可闻。他从台上这端走到那端,听众的头、颈、目光跟着他或左或右,跟着他唱,或举手,或跪下。

    接着为病人按手祷告,病人排着长队,从大门口一直排到圣台前,全体信徒祷告声、呼求声、赞美声,此起彼伏,声震屋宇。不少人睁着眼睛要看神迹,我也是一个,由于才十三岁,因为大家都站起来,我就像撒该一样,拼命钻到楼上的栏杆往下看。有人拉着瞎子,有架拐杖的瘸子,有担架抬的瘫子。听人们说,有的的确痊愈了,有的半愈,有的未愈。但我亲自目睹更衣室门口,扔着一堆拐杖、担架等。听说有一个瘸子,被按手祷告完了,跳起来喊“哈利路亚!”走了几步,忽然想起说:“我的拐杖呢?”眼睛往后找,于是脚又软下去了,再也站不起来。

    下午,爸爸带我去见主仆宋尚节,他拉我的手,摸我的头,问我读经祷告的情况。我问他:“为什么被按手的,有人痊愈?有人不愈?”他坦然说:“因为被按手人的信心不同,所得的医治也不同。”爸爸请他为我祷告,他祷告毕,我们告辞而去。)

    四月十六日离开厦门返回上海。厦门江声报记者登船,他一直注视我,我在船上看许多人的见证,许多见证实在感动我心。总结这一段工作:在潮安,肯虚心,故大得胜。在揭阳痛责长老会的人太厉害,以致伤了感情。在汕头由于拦阻募捐,以致伤了感情。在福清责骂人太厉害,招来忿怒。因此我认识在一九三七年,神要我学习跑爱心的道路,即使为病人祷告,也需要圣灵赐给爱心。

    到家后,见到才新生不久的男孩,为他起名天旨。在家期间,与妻子一起查经,劝她追求属灵的美丽。

    竺规身牧师来家,他感到自己近来失去起初的能力。我与他谈:(1)传道人需要被圣灵充满;(2)不追求外面的表现,当追求走圣洁的道路;(3)顺服与所得的灵力成正比例,劝他不可灰心。

    四月二十五日,两位来自槟城的护士来家中,她们提及黄德成得了麻风病,没人理他,要自杀三次而不能成功。临死时,他母亲劝他悔改,如今好了,奉献自己到麻风岛作工;请我为之代祷。接贾玉铭牧师快信,希望我五月十日能到南京商量开办灵修院事。

    五月二日中午,兴化同乡们请我去文姬楼午餐,我告诉他们家乡这次奋兴会实况,各处人慕道之热忱,述说自己与主灵交的经验,只有清心者可以见神。劝大家不可忘记神,作浪子远离神。神所爱的,神必用苦难叫他回头。告诉他们我在慕尔堂领会的时间,请他们带家人来听道。黄某表示佩服,方某表示赞成。

    五月四日讲哥林多后书第七章。用第一节领大家唱:“洁净自己,除掉一切污秽,完全顺服主上帝,得以成为圣洁。”调用“信靠顺服”诗。在慕尔堂为病人祷告时,有一女,其母亲将死,她取巾来,请抹油在其巾上,我也为她代祷。

    五月十日早上,感到自己体弱无力。南京会期又到,到车站,在候车时,劝汪兆翔牧师勿过于重视灵恩,太过未免出危险。当天下午与贾玉铭、竺规身、汪兆翔、毕咏琴、刘苏琴、寥恩荣、张周新、林兴年把灵修院章程通过。为各地布道团培养人才,不偏重灵恩与仪式,念两年半课程,半年实习,训练传道人既要有圣经真理的知识,又有从圣灵得来的能力。

    贾牧师带我去参观未来的校址地皮。我过去以为贾牧师是灵恩派,不敢与他合作。参加了他们百余人的祷告会,祷告精神极佳,许多人还禁食祷告,学生爱主之心热切感人。我述说近来九处工作经过,特别指出工作不是靠血气,而是靠祷告与撒但打仗。内地会重视布道工作,但轻视人才之造就;美以美会恰好与内地会相反。我答应给各地布道团长写信,介绍愿终生事奉主作传道的人,来南京灵修学院受造就。

    这次南京各教会(圣公会不在内)请我在城中会堂讲道。南京教会冷淡到如此地步,令我为之流泪。蒙恩者只有四百多人。

    舒邦铎牧师由镇江来南京,他想要知道领奋兴会必讲的题目,我告诉他:(1)在生命改变方面,要讲悔改,天堂与地狱,十字架宝血。悔改必须真正悔改,像撒该一样,赔补偿还。(2)在成圣方面:要恨罪入骨,完全的奉献。(3)关于圣灵充满方面:一个圣灵充满的人,根据每人信心的大小,有天兵相随,有的有一万天兵,有的几千,有的两个跟着他。(4)走十字架的道路:要过信心的生活,还要有爱心,不是所有的人都作布道家,老姊妹可照顾忧伤的病人,唱诗给病人听,流露出主的爱来,也是走爱心的十字架道路。此外过满有盼望的生活,会促使我们为主努力工作。走十字架的道路,必须有信,有爱,有望。

    美以美会的牧师原来反对我在他的教会讲道,目睹他们教会信徒疾病经过主奇妙的医治,对我的态度变为赞成与合作。

    五月十九日离开南京,回上海只住一夜,又赶赴杭州。次日早上领会时,自觉精神疲弱,里面枯干,只有呼求神赐下活水来,在讲道时运用爱心来勉励安慰,活水泉又涌起来。讲道中有人投砖,拼命讲下去,当时想的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五月二十二日收福建家乡女校学生来信说,她们当初纯粹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来听道,圣灵大作工,经我责备后如今彻底认罪蒙了大恩。看通问报后,方知江阴吴荣坤弟兄参加上海灵修会后,回到家中,心中快乐,大唱哈利路亚,大笑后而去世。

    这次在杭州领会,不再责备教会领袖,运用爱心,彼此勉励劝慰,果然西人、小群,都欢聚一堂。有六百九十一人蒙恩,为二百二十二位病人祷告,聋者聪,盲着明,血流者止,会打人的疯子已安静。

    五月二十八日回到上海,只在家中吃顿午饭,随即赴徐州。火车上没有座位,到了无锡,才能坐下。作一首诗,“顺旨负架,奔跑前程,有主同在可放心;前面波浪,滚滚而来,仰望耶稣必得胜。”调用“主必领我”。在火车以唱诗为乐。这天晚上,整夜不得安睡。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到达徐州葛大夫家。原来这天是徐州布道团员的退修会,十一点来了六、七百人,要求我对布道团员讲话。我述及赴台湾、南洋、闽南布道之经过。我也听弟兄姊妹谈到徐州乡下教会大复兴的佳音。

    与徐州弟兄姊妹告别后,当天晚上八点到达海州。海州正闹蝗虫灾,居民忙于捕捉,防范。此地有土匪。本来夜间没有聚会,在此地工作十分艰难,但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九十四位男女青年奉献一生事奉神,二百七十三人悔改。军政界的来宾相当矜持,到最后一天才谦卑俯伏下来。

    六月八日途经许多危险的峡谷,早上七点到达洛阳。九点三刻立刻向六百听众讲道,二百人左右留下,我帮助他们认罪悔改。午餐时,方知洛阳大旱一年半,许多人吃石头粉而死,前三天才下雨。农民穷苦,但乡下来赴会者竟有五百人。食宿虽然简陋,饭都吃不饱。高弟兄代我传译,竟然饿昏了,临时请吉执事代译。但圣灵大作工,帮助五百一十九人祷告。

    洛阳有一个女乞丐,手枯足瘸。有一位弟兄给她一个铜元叫她来听道,她一听,就被主的灵抓住了,不顾一切爬行到台前来听道。她不要饭了,宁可挨饿听道,教会的人看她如此饥渴,给她饭吃。没几天,她的面貌变了,你若不看她的手足,光看她的脸,不能不惊奇受感,因为她蒙恩了,生命改变了。我为她祷告后,手能动了,脚还是瘸,但她说:“够了,我得了主,已经心满意足,肉体算不得什么!”后来某孤儿院,死了一个孤儿,她便补上这个缺。有一个瞎子作见证说:“你们在祷告时闭了眼睛,我却在祷告中睁开了眼睛,重见光明。”

    洛阳会后,到百家村的南关桃,那里有可容一千二百人的大礼拜堂。附近几十县的代表齐集,病人尤其多。这地西牧与我同心合作,他的女儿嫁给华籍厨子。这次女儿、女婿都来听道,此西牧接待他们同桌吃饭,其谦恭、和蔼、圣洁、仁慈之品德,感我至深。

    (附:有一位何姊妹,当年在南关桃协助女病人近前按手祷告。她回忆当时不论是病人,或是没病的人,无不欢呼主耶和华实在是又真又活的真神。何姊妹和她的丈夫多年在新疆为主辛勤工作。)

    (附:主仆人在一九三八年二月在上海领会时讲:

    南关桃会毕,赴山西太原,有位医生招待我,他对我讲:“当你在山东滕县领会时,我儿子在那里念高中,我在太原生病。当你为病人祷告时,他充当在太原生病我的替身。我在太原突然好了。一礼拜后,接到儿子来信,证明我病忽然好的时候,正是你为我儿子按手的时候。”我明白了,天兵奉神差遣到太原医治好这位医生。多么奇妙呀!)

    太原的西教士为深入的传福音,汉服汉食,与华人共同生活,他们也来我住处,请求代祷,那种克己虚己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动,也使我惭愧。

    有一哑吧远道赶到太原,会已结束,牧师求我怜悯他,我说:“主用我,难道不能用你?”牧师说:“能”。我说:“那么你为他祷告好了”。牧师极其恳切为这哑吧祷告,哑吧开口称颂神,见证主恩。

    从太原返回上海,北平要我在那里举办第三届全国查经大会,神的指示:“有患难,有阻挡。”我仅答应七月上旬领会十天,可是他们非要开一个月,不久“七七事变”。我到上海之日,北平早已战云弥漫,上海亦告风声鹤唳,福建也人心惶惶。我以为查经会开不成了,谁知福州来信说:一切筹备就绪,美会会督能供应三百名传道人来赴会,华南、华东、华中已有九省代表报名,听众约有一千五百名,因此我凭信心前往福州。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召开华南区基督徒布道团查经大会。这次九省代表均能先后到齐,闽北各县的传道人几乎都到齐,只有少数有徇人情面或奉命而来的,北方代表较为热诚。大会开始时,报纸有所抨击,后因战事紧急,才无暇过问。让各地布道团团长作见证,使代表能开扩眼界,避免故步自封作井中蛙,或自高自大不求长进。孙迪化弟兄由闽北来赴查经会,他作见证说:“有一次我到大田去布道,会完回家时,遇到土匪。同行的几乎全被土匪杀尽,我逃到树林里,跪在树下祷告说:-神啊!愿你的旨意成就,我原是顺从你的指引出来,现在求你把我隐藏起来,你若要接我回天家,就是遇害也在所不惜。我愿顺服至死!-真奇妙!两、三个土匪从我身边走过,找来找去,找不到我。土匪走远了以后,我起来平平安安地回本地去。”感谢神乐意垂听顺服他旨意者在患难中的呼救。

    我感到很多人有热心而无知识,有人有知识而无能力。在一千六百多人中获得证书的一千○二名,发给华南区基督徒布道团查经大会纪念证,经念证中为大会全体留影,上书“能力”、“知识”、“热心”,下右写“黑夜已深,白昼将近!神赐你良机,参加此次查经大会,当不忘追求圣洁,顺旨、负架;把这半个月所得的,造就自己,辅导他人,使凡仰慕救主再临者得蒙灵恩,同沾永福。”有赠经言,以留纪念。下中有经文,下左:主的仆人宋尚节(加盖印章)谨赠。




宋尚节:灵历集光 1-55回顾

宋尚节:(56)走向国外(1935)(中+3)

宋尚节:(57) 南下,北上,走向国外(1935)(中+4)

宋尚节:(58) 台湾之行,第二届全国查经大会(1936)(之一)

宋尚节:(58) 台湾之行,第二届全国查经大会(1936)(之二)

宋尚节:(59) 台湾之行,第二届全国查经大会(1936)(之三)

宋尚节:(60) 再次南渡(1936)(之一)

宋尚节: (61) 再次南渡(1936)(之二)

宋尚节:(62)国难前后 1937 (之一)

宋尚节:(63) 国难前后(1937)(之三)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7.pinlue.com/thumb/img_jpg/1dsxPaicZYz6a3ibxlTZLnQ1GOdeMPqFfl7xicHVLaAIUn3Zk7VCIdKxneodQ1C3Qa7sHMKhn19oicRCpJ4kthfSj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