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艺术巨匠”:徽宗画事


点开图片即可扫描关注微博


宋徽宗 赵佶


一代帝王,钟情绘事。

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

艺术上的天才,治国上的庸才。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赵佶(1082—1135),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早年被封为端王,后因哲宗病死而继帝位。其早年即无心于政事,而是对文艺诸事兴趣浓厚。《铁围山丛谈》所谓“国朝诸王弟多嗜富贵,独祜陵在藩时玩好不凡,所事者惟笔研、丹青、图史、射御而己”。待登上帝位之后,在政治上宠信奸臣,终落个“靖康之变”的结局。


赵佶虽然在政治上无所作为,但在文艺方面却才华横溢,成就非凡,举凡诗词、书画、音律、演艺、蹴鞠、茶道、金石学、棋艺,无一不精。所谓“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


宋 赵佶(传)《听琴图》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从崇宁大观年间开始到政和、宣和年间,画院有新的发展。画院成为科举制度的一部分,叫作“画学”,分为佛道、人物、山水、鸟兽、花竹、屋木六科。画家经过考试入学以后,按照家庭出身分为“士流”(士大夫出身)与“杂流”(商人及非剥削阶级出身)。考中入学后,除了学习绘画以外,也要学习说文、尔雅、方言、释名等古文字学的书籍。学习期间有考试,按照考试成绩决定等级升迁。
画院画家的职位有:画学正、艺学、祗候、待诏、供奉及画学生等名目。
“画学”入学有考试,平时也有考试。考试的标准是:不模仿前人,描绘对象的“情态形色”达到很自然的效果,笔墨简洁。古代书籍中有关于画院考试的记载,可以具体地看出画院的要求和画家的才能。考试内容如:“嫩绿枝头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很多画家要表现春天的诱人的风光,多是竭力描绘春天的花卉,但有一个画家画远处在绿荫掩映中的一座楼,楼上一个红衣美女凭栏而立。原来诗句拈出了红绿两种动人的对比的颜色,画中利用了人的题材,这两种颜色的感情内容因生活联系而更直接,就更强烈、浓郁了。

“乱山藏古寺”。为了表现古诗是“藏”在深山之间,所以画面上不能画出来,但要使观者知道在看不见的地方有古寺。画家运用的方法是在荒山之间画出幡竿,幡竿是佛寺的标志。

“踏花归去马蹄香”。香是不可能画出的。画家的表现办法是画了几只飞舞的蝴蝶围绕了奔驰中的马蹄。


宋 赵佶《桃鸠图页》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此册页在传为宋徽宗的作品中比较特别。桃花与枝叶钩勒精工,栖鸠动态自然而生动,用生漆点睛,卓有神采,整体色彩华丽,瘦金书稍稚嫩。这样的风格被认为是徽宗早年的画笔,传其为画家二十六岁时的作品。此图流传日本已久,长期以来被作为徽宗的真迹,受到良好的保护,现在是日本的国宝级文物。本图有“大观丁亥御笔天”的题记,丁亥年是1107年,这一年徽宗26岁,是画家早期的作品。


此外还有两项轶事可以看出赵佶对绘画的要求。

有一座殿修筑完成,名手画家们绘制的全部壁画都没有引起赵佶的重视,他只注意某殿前柱廊栱眼中,一个年轻画家画的斜枝月季花。他认为这斜枝月季花最好,因为月季花四时朝暮,花蕊叶都不相同,而这枝月季花是表现春季中午时候的姿态。

又一次赵佶叫画家们画孔雀升墩屏障,画了几次都不满意,问他为什么?他指出:孔雀升墩一定先举左脚,而画家们画的都是举右脚。


同时他还注重画学学生的书法修养,定“书学”为画学学生之必修课。此外,赵佶本人也颇具文人气息,其绘画创作讲究诗、书、画结合。可以说,在文人画诗、书、画、印一体化的进程中,宋徽宗是一个关键人物,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赵佶此类存世花鸟画画迹有《芙蓉锦鸡图》、《腊梅山禽图》等。


宋 赵佶(传)《芙蓉锦鸡图》


《芙蓉锦鸡图》是一组八幅御制画中的其中一幅,图中左侧伸出芙蓉两枝,一只锦鸡栖息于上,举头瞩目右上方飞舞的两只蛱蝶,画幅左下角补有白菊花一丛。若除去画幅上的题字与钤印,我们可以看到,此图为典型的“S”形构图。作为宣和院体代表作,花鸟造型写实,细节刻画清晰,勾线流畅严谨,设色富丽精工。画右上空白处用“瘦金体”题日:“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己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鹭。”体现了中国画诗、书、画“三绝”的艺术特色,为明清中国画诗、书、画、印一体化的进程奠定了坚实基础。此图右下角虽款书“宣和殿御制并书”,有“天下一人”花押,但有学者认为此画并不一定是宋徽宗的亲笔,很可能是宣和画院高手捉刀,后经徽宗签款配诗的御题画。


《芙蓉锦鸡图》是一组八幅御制画中的其中一幅,图中左侧伸出芙蓉两枝,一只锦鸡栖息于上,举头瞩目右上方飞舞的两只蛱蝶,画幅左下角补有白菊花一丛。若除去画幅上的题字与钤印,我们可以看到,此图为典型的“S”形构图。作为宣和院体代表作,花鸟造型写实,细节刻画清晰,勾线流畅严谨,设色富丽精工。画右上空白处用“瘦金体”题诗日:“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己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鹭。”典型地体现了中国画诗、书、画“三绝”的艺术特色,为明清中国画诗、书、画、印一体化的进程奠定了坚实基础。此图右下角虽款书“宣和殿御制并书”,有“天下一人”花押,但有学者认为此画并不一定是宋徽宗的亲笔,很可能是宣和画院高手捉刀,后经徽宗签款配诗的御题画。


宋 赵佶《腊梅山禽图》


《腊梅山禽图》的题名有误,“腊梅”为误题,因为图中画的植物,并非腊梅,而“山禽”一词也所指不明。据画史记载,此图与《芙蓉锦鸡图》一样,为八幅御制画的其中之一。宋徽宗在画面左下角题诗云:“山禽矜逸态,梅粉弄轻柔。已有丹青约,千秋指白头。”末句“白头”一词为双关之语,不仅指出了图上山禽的正名为白头鸟,而且也道出了赵佶的心腹之言。他不愿做万人朝贺的千古帝王,而只愿做逍遥自在的“矜逸”之士:他不愿处理繁琐异常的日常公文,而只愿与怡情养性的丹青相约,纵使为之白头,亦无怨无悔。


宋 赵佶 《竹禽图》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竹禽图》局部


《竹禽图》也是赵佶花鸟画的代表作之一,图中画两只小黄鸟相望于翠竹之上,黄鸟系用生漆来点睛,与画史中的相关记录吻合。这幅画一个显著特色是,融合了双勾填彩的工细和水墨写意的简易,小黄鸟与竹子用双勾填彩,精工异常:而崖石用枯笔写意画法,粗疏潇洒。整个画面可谓有精有粗,有密有疏,皇家的富贵气象与山林的荒寒趣味,在此图中达到了完美的融合与体现,这也证实了宋徽宗在花鸟画方面的确是个千古难见的多面手。

除上述者之外。在宋徽宗存世的花鸟画中另有一幅精彩之作,那就是由庞莱臣捐赠给南京博物院的《鸲鹆图》,图上画鸲鹆三只,其中左下角两只鸲鹆缠斗得正不可开交,从空中飘落的羽毛可知争斗的过程是何等激烈,另一只鸲鹆则驻足在松干上俯身鸣叫,像是一位裁判在提醒搏斗双方注意“比赛”规则,也像是一位“观众”在大声地呐喊助威。三只鸲鹆虽无双勾而用墨笔直接写出,但却造型准确,质感逼真,松树的画法亦是法度森严,尤其是松针的画法,更能体现宣和院体花鸟画的严谨风格。


宋 赵佶《鸲鹆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赵佶的花鸟画,另有《柳鸦芦雁图》与《瑞鹤图》值得介绍。《柳鸦芦雁图》中的柳鸦芦雁采用没骨画法,柳以双勾法绘出,粗壮的柳根、细嫩的枝条、姿貌丰腴的栖鸦、芦雁皆精细工整。栖鸦双双栖息嬉戏,芦雁饮水啄食,形态自在安详。点睛用生漆,更显得神采奕奕。此图在黑白对比和疏密穿插上取得了很大成功,整个画面恬静雅致、神静气闲,体现了赵佶作为一位修养全面的文人画家的审美追求。


宋 赵佶《瑞鹤图》

辽宁省博物馆藏

此画是宋徽宗赵佶30岁时作品,《瑞鹤图》是公认的宋徽宗存世工笔写实类花鸟画真迹,为存世绝少的宋徽宗“御笔画”。右图左书,设色绘彩云弥漫的天空中现出一座宫殿的屋顶及斗拱,十八只丹顶鹤飞翔于宫殿上空,另有二鹤立于殿脊鸱尾上。

画后瘦金书题诗并记,款署“御制御画并书”,并有“天下一人”签押及“御书”印。从书法风格及款印可知此卷书画皆为宋徽宗赵佶所作,赵佶能书擅画,传世作品颇多,但多为“代笔”及“御题画”,此卷作为其“亲笔”弥足珍贵。从形制看此卷或为散佚的《宣和睿览册》之一。


据《画继》记载.赵佶曾写有《筠庄纵鹤图》,图中的鹤“或戏上林,或饮太液,翔风跃龙之形,擎露舞风之态,引吭唳天,以极其思,刷羽清泉,以致其洁,并立而不争,独行而不倚,闲暇之格,清迥之姿,寓于缣素之上,各极其妙”。《筠庄纵鹤图》今已不传,但我们可以在《瑞鹤图》中体验赵佶画鹤的高超技艺。《瑞鹤图》画面两侧各露出宫殿一角,其上祥云缭绕,映衬了宫殿的雄伟与高大。十八只神态各异的丹顶鹤,在宫殿上空翱翔盘旋,另有两只站立在殿脊的鸱吻之上,回首相望,天空及宫殿周围的祥云平涂渲染,更烘托出仙鹤动飞之势和曼妙体态。画幅左侧的瘦金书题跋与赞诗,记录了作者创作此图的缘起,也暗示了气氛的祥和与吉庆。

除上述者之外,赵佶的花鸟画作品尚有《五色鹦鹉图》、《祥龙石图》、《桃鸠图》、《腊梅双禽图》与《枇杷山鸟图》等。


宋 赵佶《五色鹦鹉图》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请右转手机 跨屏欣赏大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7.pinlue.com/thumb/img_jpg/XhiarVRtlSrWmoLh9r1YUxib5H5ibhGibz1srNmu29awpTC5ia9ePhXcPYlNRv8TicUibhWeFdCjU2glsx994IKIkiasMQ/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