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操国旗的人还有理了

文/张立军


1969年,正值越南战争期间,美国一个叫斯德特的年青人对这场战争非常不满,于是在自己T恤衫的星条旗图案上写了一个大字——“操(fuck)”,然后穿着这件艺术品招摇过市。很快,经“大量用户投诉”,斯德特被拘捕,涉嫌“亵渎国旗”罪。

斯德特不服,官司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斯德特的辩护律师认为自己的当事人无罪,因为“Fuck”一词在美国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上至总统,下至平民,说这个词都是家常便饭。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该律师在最高法院的神圣法庭上,当着大法官们的面大声说“操”。

之后律师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说此举并非是对法官不敬,而是向世人表明说此脏字并非大逆不道,即便是在最高法院说出来也用不着大惊小怪。

此案最后的结果是斯德特无罪,最高法院认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亵渎国旗虽是一种行动,但这是在以行动表达一种心情而已,而用文字表达心情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受第一修正案的保护。

这个判例确立了一个原则——任何州不得因人非议国旗而对其刑事处罚。按此判例,公民的言论和行为只要不构成明确和即刻的危险,都受美国《宪法》的保护。

官司虽然赢了,毕竟虚惊一场。这也要怪英语比较单调,如果是汉语的话,同样的意思却有许多字眼备选。我一个远嫁米国的朋友,有时和她的洋鬼子夫君交流“操”的中英文表达方法,听得洋夫目瞪口呆,大展我汉语言的强大威力,犯我强汉者虽远必干!


斯德特的律师辩护理由是“那个所谓的脏字是全社会的常用语,因此不构成亵渎”,其实还可以按照周小平同志“我待祖国如暖男”的逻辑,fuck国旗更不失为一种暖男行为,能体现“心许国家身许你”的真谛。

瞪着鼻子就上脸,在“操”国旗的斯德特案做出无罪判决十多年后,1984年德克萨斯州的约翰逊在一场游行后焚烧了一面美国国旗,被指控违反了德克萨斯州法律,亵渎了庄重之物,并且得到州上诉法院的确认。然而,德克萨斯刑事上诉法院认为,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在此种情况下,州不得因焚烧国旗而处罚约翰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7.pinlue.com/thumb/img_jpg/SqNfGcoSukdGcpIQpvHERKOrZmk1IbHSV9JLOJpYDGjJRtT9zc5gibibT42dnVkNvZOKVKBXIygzSPcowqTD7iaX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