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名人墨宝】从《百哀诗》中看时俗(三)



“九月初九日”正是重阳节。据《帝京岁时纪胜》记载:北京重阳节的有关节俗活动主要有:(1)登高。(2)吃花糕。(3)赏菊。(4)九皇会。


 

但我们在《后点名》中看不到丝毫节日的氛围,只看到作者一个人怀着悲愤的心情(“未能提剑歼渠寇,只为耽书误此生”),孤零零地徒步走在前往翰林院点名的路上,通衢看到的是“百尺龙楼标敌帜,两行銮驾导夷兵”,如果不是作者在标题旁注“九月初九日”五字,仅看标题《后点名》及其内容,我们根本想不到这一天是重阳节。作者只说这一天是“九月初九日”,而诗中没有任何与“重阳节”有关的文字,这大概是要告诉我们,国难当头,传统节日没法过了,且大家也没心情过,过不过“节”没啥区别。

 


对于北京的冬至节俗,《帝京岁时纪胜》载:“冬至长至南郊大祀,次旦百官进表朝贺,为国大典。绅耆庶士,奔走往来,家置一簿,题名满幅。传自正统己巳之变,此礼顿废。然在京仕宦流寓极多,尚皆拜贺。预日为冬夜,祀祖羹饭之外,以细肉馅包角儿奉献。谚所谓‘冬至馄饨夏至面’之遗意也。”


是时困居京城的吴鲁,写有题为《冬至》一诗:“紫髯绿眼黑氊衣,矫捷西兵胡马肥。人历时危增定识,天于岁暮转生机。声翻乐府三弦断,[旁注:洋兵在前门大街听盲词。]烬入葭灰六琯飞。好待阳和回北陆,枯根劲节报春晖。”诗中既没有北方人喜欢吃的馄饨,也没有家乡人过冬节的应节食品冬节丸,但作者借“冬至阳气起”的传统观念,抒发了自己对局势发展的乐观和信心。“人历时危增定识,天于岁暮转生机”“好待阳和回北陆,枯根劲节报春晖。”


除夕与元旦是辞旧迎新的新旧年之关节点,春节是我国传统节日中最重要的节日。《帝京岁时纪胜》把除夕归入“岁暮杂务”条综述:“除夕为尊亲师长辞岁归而盥沐,祀祖祀神接灶,早贴春联挂钱,悬门神屏对,插脂麻秸,立将军炭,合家团拜。更尽分岁,散黄钱金银锞锭,亲宾幼辈来辞岁者留饮啜,答以宫制荷包,盛以金银锞饰。出门听人言之吉凶,卜来年之休咎,名曰听谶语。炉内焚松枝、柏叶、南苍术、吉祥丹,名曰□岁。合家吃荤素细馅水饺儿,内包金银小锞。食着者,主来年顺利。高烧银烛,畅饮松醪,坐以待旦,名曰守岁,以兆延年。”对“元旦”则列专条叙述:“除夕之次,夜子初交,门外宝炬争辉,玉珂竞响。肩舆簇簇,车马辚辚。百官趋朝,贺元旦也。闻爆竹声如击浪轰雷,遍乎朝野,彻夜无停。”


(来源:晋江史志2013.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7.pinlue.com/thumb/img_jpg/EKfoz7zicdOicvmRGwGOE4DsCcT0u5mic37ib5TZrITia3b6KoRKmv4ObqS7UfQRIr1P7w8DoAJGxISkNTT6ztCKspA/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