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秦始皇和太子丹的关系之谜:从两小无猜到势不两立

燕国的王族姓姬,排起家谱来,燕王家族和周王朝的王室是一脉相承的实在亲戚。因此太子丹的全名应该叫作姬丹。姬丹是燕王姬喜的儿子,后来被立为燕国的太子。太子这种职业在和平年代听起来很风光,但是在战国那个战火不断的乱世,太子实在是一种压力很大、风险很高的“职业”。

战国时代诸侯国之间为了实现联盟的关系,很多国家只好把太子抵押给盟友国家作为保证,比如楚顷襄王熊横和楚考烈王熊完父子。太子丹的命运与熊横和熊完很相似,在他年轻的时候先是被抵押给赵国,后来又被抵押给秦国。当太子丹在赵国充当抵押人质的时候,他遇到了那位后来统一六国的千古大帝秦始皇。那时候秦国王子子楚当时在赵国当人质,在赵国期间生下了嬴政,也就是后来的秦始皇。

在邯郸的那段岁月里,两个遭遇相似的孩子同病相怜,他们一起游戏、一起聊天,一起慢慢地长大。

造化弄人,随着时光的推移,当时两个童年亲密无间的孩子后来迎来了截然不同的命运。嬴政后来跟随父亲回到了秦国,在吕不韦的精心策划下,嬴政的父亲当上了秦国的国王,他就是秦庄襄王。秦庄襄王是一位短命的国王,他在位了三年以后就死去了。就这样少年嬴政登上了秦国的王位,那一年嬴政十三岁。

大约在嬴政登上王位后十几年,燕王喜为了争取秦国的支持,把自己的儿子太子丹送到了秦国抵押。自从嬴政跟随父亲离开邯郸以后,嬴政和太子丹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此时的秦王嬴政和太子丹都已经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了。即将见到阔别多年的儿时玩伴,太子丹喜出望外,两小无猜的小哥们现在已经是秦国的国王了,太子丹有理由相信自己在秦国的日子应该是开心和滋润的。

然而事实证明友谊这种珍贵的资源往往会因为地位的变化而变化,尤其对于太子丹和嬴政这种出身王室家庭的孩子更是如此。

此时的嬴政已经是秦国的国王,他不仅掌握着当时最强大的军队和国家机器,还肩负着几代秦王为之奋斗的、统一天下的历史重任。然而此时太子丹的身份和在赵国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他不仅没有得到权力,甚至没有人身自由和独立人格,他仍然是一件“抵押物”。

                          (图)秦始皇(前259年—前210年),嬴姓,赵氏,名政。

高居在王座上的秦始皇冷漠地注视着站在下面仰望自己的太子丹,不仅没有表现出久别重逢的高兴,反而向自己昔日的伙伴展现了帝王特有的冷酷。

太子丹很受刺激,虽然燕国是一个小国,不过太子丹和荆轲一样,都是自尊心很强的青年。如果太子丹从来不认识那个高高在上的秦始皇,或许他也不会这么痛苦,往日一起朝夕相处、分享快乐的小伙伴现在不仅可以主宰天下的命运,而且还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尤其让太子丹伤心的是,自己过去的小哥们儿不仅没有善待自己,甚至有意地在增加太子丹身为人质的屈辱和痛苦,仿佛太子丹不是自己以前的朋友,倒像是他的仇人。太子丹疑惑了很久,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秦始皇,事实上在邯郸的时候嬴政只是一个人质王子的儿子,这样的身份是不容易被得罪的。

不管太子丹有没有得罪过秦始皇,反正现在秦始皇得罪了太子丹,因为他对太子丹很不好,让太子丹很受伤。太子丹咽不下这口恶气,他后来找了一个机会逃回了燕国。

《史记•刺客列传》:“燕太子丹者,故尝质于赵,而秦王政生于赵,其少时与丹欢。及政立为秦王,而丹质于秦。秦王之遇燕太子丹不善,故丹怨而亡归。”

从《史记》的这段记载来看,形容儿时的秦始皇和太子丹的关系是一个字“欢”,而当太子丹来到秦国以后,秦始皇对待他的态度是两个字“不善”,前后反差如此悬殊很值得琢磨。

虽然秦始皇以冷酷无情著称,不过他对待太子丹的态度仍然有些不合情理。抛开两个人过去的感情不说,从事业角度出发秦始皇也不该这样对待燕国的太子。实际上当时的燕国和太子丹还不是秦始皇直接的对手,当时秦始皇最大的敌人是与秦国东边接壤的三晋之国(赵、韩、魏),以及与秦国在南边接壤的楚国。燕国和秦国之间隔着三晋之国,因此根据秦国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统一战略,从国家最高利益出发,此时秦始皇应该善待太子丹才合理。如果秦始皇善待这位昔日与自己感情深厚的小兄弟,至少可以降低燕国与三晋之国联合抗秦的风险,日后也不会出现在秦国大殿上荆轲刺秦王的惊心动魄。如果秦始皇的统战工作做得好,燕国在太子丹的领导下举国接受秦国的整编,促使秦始皇完成和平统一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不过秦始皇偏偏这样既不近人情又违反统一战略地刺激了太子丹,最后终于把太子丹彻底推向了坚决反秦的阵营。说通俗一点,秦始皇对待儿时的朋友太子丹有点“变态”,不过一个人是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就变态的,正如秦始皇不可能在一天之内统一六国。秦始皇对待太子丹的变态态度或许跟他的身世有关,而太子丹正是他痛苦的回忆当中的一个重要坐标。《史记•吕不韦列传》上明确记载了吕不韦把怀上了自己孩子的美女送给了当时在赵国当人质的秦国王子子楚,后来这位美女生下了嬴政,而子楚后来成为秦庄襄王。这样的说法既然写进了《史记》,在当时的邯郸当然不会没有人知道,而太子丹正是在那个时期与童年的嬴政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后来在秦始皇登上王位以后,那位吕不韦“过户”给秦庄襄王的美女就当上了太后。虽然当上了太后,不过当时这位创造了历史的美女仍然年轻,因此太后和吕不韦仍然藕断丝连。吕不韦知道这样的不轨之恋是在玩火,为了避免自己身败名裂,吕不韦就想给自己找一个替身,于是他推荐了一位著名的“猛男”嫪毐给太后。后来太后把这位“猛男”接到了宫里同居,然后生下了两个孩子,论起来这两个孩子应该管秦始皇叫大哥。不过当时已经贵为大国君主的秦始皇听说自己多了这么两个弟弟心情非常抑郁,然而作为儿子,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自己的老爸死得早呢。

如果嫪毐的活动范围仅仅局限在太后的后宫,秦始皇也许还能和自己母亲的男朋友相安无事,毕竟这种事在开放而混乱的战国时代并不罕见,比如苏秦就是燕易王母亲的男朋友,而燕易王在得知了母亲和苏秦的恋情后反而对苏秦非常厚待。然而嫪毐偏偏不是一个只甘心吃软饭的“小白脸”,而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猛男”。“猛男”嫪毐很会搞政治,他不仅利用太后的宠爱在朝中结党营私,甚至与太后密谋一旦秦始皇去世就立自己和太后生的儿子当秦王。当时的形势非常明显,“猛男”嫪毐已经不甘心只做太后的情人了,他要成为未来的秦王之父,照这样发展下去嫪毐必然谋反,他的计划就是害死秦始皇,然后让自己的儿子当秦王。

年轻的秦始皇当然不会给嫪毐这个机会,否则后来中国的历史只好改写,在公元前238年的某一天,秦始皇突下杀手逮捕、诛灭了“猛男”嫪毐及其党羽,连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弟都没有放过。

(图)吕不韦(前292年—前235年),姜姓,吕氏,名不韦,卫国濮阳(今河南省安阳市滑县)人。

秦始皇诛灭嫪毐发生在他登上王位的第九年(公元前238年),三年后,也就是秦始皇十二年(公元前235年),吕不韦饮下了自己亲儿子送来的毒酒。燕国太子丹从秦国逃亡回到燕国发生在吕不韦被毒死以后的第三年,也就是秦始皇十五年(公元前232年),从这一系列的事件发生的时间来看,太子丹来到秦国当人质正好是秦始皇铲除嫪毐和吕不韦之后不久。可以想象生活在这样一个混乱而淫荡的家庭,年轻的秦始皇遭受了怎样的心灵摧残和折磨,而此时的秦始皇刚亲手干掉了自己老妈的男朋友、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即使是强大的千古一帝,此时的秦始皇也很难保证不出现抑郁、狂躁、多疑、脆弱的心理问题。

太子丹的出现让那些秦始皇正在努力淡忘的痛苦和耻辱再次出现在了年轻帝王的眼前,眼前儿时的玩伴提醒高高在上的秦始皇,他本来不过是邯郸城一个商人和歌伎的私生子,他的身上流淌的根本不是高贵的王族血液。

这或许就是“秦王之遇燕太子丹不善”的真正原因,当然这只是扶栏客的一家之言,或许这样分析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秦始皇和太子丹之间复杂和微妙的关系,以及后来两人之间势不两立的矛盾。

(点评:太子丹对秦始皇的仇恨绝非一般的国家之间的矛盾,扶栏客的解读并不是权威的结论,却为这桩千年公案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历史不是利害计算下的简单推进,历史当中人的情绪和感情掺杂其中,增加了历史的复杂性、偶然性,也增加了研究历史的趣味性。)

《史记》中并没有详细记载秦始皇是怎样对太子丹“不善”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秦始皇的态度让太子丹遭受了终生难忘的耻辱和痛苦,从此以后太子丹与秦始皇这两个儿时的好朋友变成了一对不共戴天的仇人。

太子丹回到燕国以后时刻没有忘记自己在秦国遭受的耻辱,他一定要让秦始皇感受一下自己曾经遭受的耻辱和痛苦。然而燕国毕竟是一个小国,如果采取常规手段太子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报复秦始皇的,而且只要秦国不主动威胁燕国的安全,当时太子丹的父亲燕王喜也绝没有胆量招惹那个虎狼之国的君主。后来随着秦国征服和统一的脚步逐渐逼近燕国,太子丹复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pinlue.com/index.php?url=http://mmbiz.qpic.cn/mmbiz/p1NDk2IZ4vKf3DCTgibPOwhVEsoUhjv2dx9BkiaBO9GhnyJoUicZgGuqVsoiaAuaR9RhLJxp0iaFPTMwkOjmD6pgM4Q/0?wx_fmt=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